新華網 正文
原告被告串通謀利,揭秘虛假訴訟新花樣
2018-08-13 16:15:16 來源: 《瞭望》新聞周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題:揭秘虛假訴訟新花樣

  2014年底,《瞭望》新聞周刊曾對“廣州史上最大貪賄案”白雲農工商係列腐敗案進行深度報道。被判死緩的該案主角張新華“自己與自己打官司”,通過虛假訴訟、低價評估造成1億余元國有資産流失。今年5月,廣州市白雲區人民法院裁定撤銷支付令,挽回國有資産損失。

  這是廣東檢察機關審查、監督虛假訴訟工作的成果之一。2015年至2017年,廣東檢察機關共審查虛假訴訟案件176件,已查實並向法院提出監督106件。

  多位受訪者建議,通過大數據應用加大對虛假訴訟線索的甄別力度,健全公檢法共同防范和查處虛假訴訟的協調配合機制,將虛假訴訟監督工作納入社會誠信體係建設,加強對虛假訴訟參與人的懲治力度。

  假借款鯨吞上億國資

  十多年前,廣州市國營白雲農工商聯合公司(下稱“白雲公司”)經營不善,多處資産被法院查封。該公司主要負責人張新華與高層商議成立廣田置業有限公司(下稱“廣田公司”),目的是轉移白雲公司及下屬公司的資産,主要方式之一就是虛假訴訟。

  2004年到2005年,廣田公司分別與白雲公司下屬的元下田果園場和雙燕公司簽訂假借款協議。債務到期後,廣田公司均以對方不還款為由向法院申請支付令。在執行和解之後,白雲公司所有的36套房産被以物抵債給廣田公司,造成1.09億余元巨額國有資産流失。

  原白雲公司總經理助理、廣田公司董事兼總經理章國春2013年接受檢察機關詢問時承認,元下田果園場與廣田公司關于借款1600萬元的協議是“虛假借款協議”,廣田公司與白雲雙燕公司簽訂的251.846萬元借款合同也是“虛假借款合同”。

  章國春還説,與元下田果園場的虛假借款合同用了雙燕公司的物業做擔保,合同到期後由律師到法院申請執行上述物業。“反正借款是假的,主要目的是把雙燕公司的物業拿到手,所以元下田公司不還款,通過法院將雙燕實業名下的物業為元下田的借款做擔保、以物抵債。”

  廣州市白雲區人民檢察院提供的司法文書顯示,廣田公司和白雲雙燕公司、元下田果園場的借款均屬于惡意串通、虛構債務,所謂“借款”就是“瞞天過海”。廣田公司轉入元下田果園場的1600萬元借款到賬後幾天內又返回該公司賬戶,而廣田公司借給白雲雙燕公司的251.846萬元也主要來源于該公司代管的白雲公司資金。

  白雲農工商腐敗案中出現的假合同、假借條並非孤例。《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從廣東省人民檢察院獲悉,虛假訴訟主要通過虛構交易、借款等方式實現,近年來廣東檢察機關查處的虛假訴訟案件至少三成會同時出現兩種以上的造假手段。

  茂名市人民檢察院2017年向茂名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抗訴的一起虛構債務侵吞國有資産案中,涉案人彭某為獲取當地農科所的20畝土地,就使用了假合同、假借條、假抵押、假憑證等多種手段。

  “以當事人自治為主的調解程序具有效率高、成本低的特點,因此也被虛假訴訟當事人作為常用手段。”廣東省人民檢察院民事行政檢察處副處長黃小雨介紹説,廣東檢察機關近三年審查的176宗虛假訴訟案件中,有100件含虛假調解內容,佔56.8%,“韶關市人民檢察院辦理了一宗虛假民間借貸調解案,從立案、調解到參與執行分配僅用了3天時間。”

  警惕虛假訴訟多領域爆發

  民間借貸領域是虛假訴訟高發的“重災區”。廣東省多位受訪辦案檢察官介紹説,民間借貸案件立案的證據要求很低,偽造借據後款項可快速匯入、匯出制造借款假象,極難辨識。

  近年來,廣東檢察機關不斷加大打擊虛假民間借貸訴訟的力度,重點圍繞借款能力、借款用途、支付方式以及款項去向等細節進行審查。2015年至2017年審查的176件虛假訴訟案件中,民間借貸糾紛為131件,佔比超過七成。

  深圳、河源、梅州等多地檢察機關均辦理過虛假民間借貸糾紛案。這些案件行為人主要通過虛構借貸關係、達成“以房抵債”調解協議,最終達到房産過戶、規避限購政策及應繳稅費的目的。

  例如,為轉讓一處農村城市化歷史遺留違法建築,香港旭某制衣廠董事長袁某青與肖某展虛構了“2007年制衣廠向肖某展借款370萬元”的事實,由肖某展起訴至深圳市龍崗區人民法院並以調解方式結案。執行中,雙方又迅速達成和解,房産實現“合法轉讓”。

  “這是一起典型的規避法律、國家政策的虛假訴訟。”深圳市龍崗區人民檢察院辦案檢察官説,雙方通過虛構借款事實,通過“以房抵債”規避房産轉讓的法律規定、違法轉讓房産,檢察機關已向法院提出再審檢察建議,案件正在審理中。

  “以往虛假訴訟主要集中在民間借貸糾紛、房地産權屬糾紛、離婚涉財糾紛、追索勞動報酬、企業破産等領域,近年來一些新領域虛假訴訟案件逐漸增多,呈蔓延擴大之勢。”廣東省人民檢察院民事行政檢察處副處長朱沛東舉例説,在機動車輛保險、醫療保險、企業財險等領域,有人虛構訴訟主體、法律關係,捏造或誇大損害事實,通過訴訟騙取判決書或調解書,套取保險金。

  而在自主性、保密性、快捷性較強的仲裁領域,通過虛假仲裁謀取非法利益的行為也層出不窮。例如,廣州海珠區人民檢察院辦理的一起財産保全損害責任糾紛案中,王某與案外人虛構房産交易,通過仲裁確定王某需向案外人雙倍返還定金,進而再向張某主張財産保全損害,非法獲益近70萬元。

  朱沛東説,有的不法分子甚至通過虛構不真實交易,以訴訟形式將債權、交易合法化,最終達成“洗錢”目的。

  表面打官司背後搞同盟

  目前,公檢法三家均積極開展虛假訴訟查辦工作。法院主要是依據民訴法相關規定及對審判中發現的虛假訴訟予以懲戒來辦理案件,公安機關依據《刑法修正案(九)》將虛假訴訟作為犯罪進行偵查打擊,檢察機關則主要通過訴訟監督來促使法院再審改變或撤銷原判決、調解。

  廣東公檢法等部門對虛假訴訟案件的防范、發現、移送、偵查、處理等已形成較大共識,對虛假訴訟的理解分歧逐步消除,初步形成打擊合力。

  雲浮市人民檢察院辦理的廣東世某公司虛假買賣合同糾紛案中,檢察機關民行部門就是在公安機關幫助下獲取到當事人的詢問筆錄,查明交易虛構的事實,向法院提出抗訴。

  在三部門聯合打擊的高壓態勢下,虛假訴訟為何仍有發生,未得到根本遏制?

  本刊記者從多位辦案人員處了解到,關鍵原因在于虛假訴訟雙方當事人多為親戚、朋友或關聯企業、上下級單位等親密關係,雙方表面對立,但實質利益攸關,容易相互串通、形成攻守同盟,一方對另一方的主張以及證據均會無條件確認。

  特別是在一些國有企業或集體企業內,虛假訴訟行為人內外勾結虛構交易、借貸等事實,不僅非法侵佔財産,而且往往直接損害國家、集體利益。

  例如,廣州市荔灣區人民檢察院辦理的一宗虛假買賣合同糾紛案中,金某公司為逃避債務、與鴻某公司虛構貨物買賣事實,避開正在審理其股權糾紛的某區法院,拿著舊名稱、舊印章參與荔灣區人民法院訴訟,騙取法院判決、搶先申請查封爭議股權,侵害案外人的合法權益。

  “這些造假手段種類繁多,虛虛實實、避實就虛、虛實並用,增大了案件查辦難度。”黃小雨説,虛假訴訟通常在案件審理過程中難以識破,很多是在進入執行程序後有利益受損者提出異議,才使虛假訴訟暴露,很難及時有效打擊。

  監督需主動源頭要治理

  “虛假訴訟嚴重損害國家、社會公共利益和司法機關公信力。”廣東省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黃文艾表示,檢察機關將進一步加大對虛假訴訟的監督力度,健全與公安機關、審判機關共同防范和查處虛假訴訟的協調配合機制,形成防范和打擊虛假訴訟合力。

  受訪人士建議,可依托大數據構建虛假訴訟檢察監督平臺,通過數據接入自動識別推送線索,增強發現打擊虛假訴訟的主動性,同時將虛假訴訟監督工作納入社會誠信體係建設,加強對虛假訴訟的源頭防范和治理。

  廣州市南沙區人民法院去年就出臺了《關于虛假訴訟失信人制度的規定(試行)》,提出經辦法官應將訴訟參與人虛假訴訟相關信息及時納入虛假訴訟失信人名單信息庫。虛假訴訟失信人如果再到法院訴訟,立案時會被審判係統自動標識,庭審中會有虛假訴訟風險提示。

  “正常的訴訟對抗性應該很強、雙方一般要唇槍舌劍針鋒相對,但虛假訴訟往往就沒什麼對抗表現,而是快速審結,絕大多數虛假訴訟幾天就走完程序,而且結果和訴訟請求高度重合。”黃小雨説,檢察機關需要據此加大對虛假訴訟線索的甄別力度,重點對民間借貸、合同糾紛案件進行審查,特別對那些原、被告之間存在特殊關係、訴訟中沒有實際對抗的民事調解書進行審查,防范虛假民事訴訟的發生。

  2015年實施的《刑法修正案(九)》已增設“虛假訴訟罪”,但目前實踐中適用此罪名的案件數量依然較少。部分民行檢察官解釋説,這是由于不少虛假訴訟行為在此之前就完成,無法作為刑法打擊對象,但今後此類案件數量應會有所上升。

  朱沛東説,將探索建立線索移送及跟進制度,運用法律武器讓虛假訴訟參與者付出代價,加強對虛假訴訟參與人的懲治力度,提高打擊虛假訴訟的監督效果,使那些想要參與虛假訴訟的人望而卻步。(記者詹奕嘉 刊于《瞭望》2018年第33期)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俊松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雲南西雙版納舉辦世界大象日活動
雲南西雙版納舉辦世界大象日活動
臺風來襲 船只歸港
臺風來襲 船只歸港
雲霧繚繞狼牙山
雲霧繚繞狼牙山
廣州長隆大熊貓家族再添新成員
廣州長隆大熊貓家族再添新成員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031123262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