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半個多世紀“斯瓦希裏語”的“中國故事”
2018-08-27 10:49:06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陳元猛與學生們的課堂合影。 受訪者供圖

1975年陳元猛在桑島列寧醫院與醫護人員合影。

  “小語種,大作為”。數十年間,從斯瓦希裏語(簡稱斯語)班走出的一代代學子們,肩負融通中非的使命,以一口流利的斯語活躍于中非外事、傳媒、教學、醫療、經貿等多領域,搭建中非交流合作的橋梁,特別是64級、65級學子投身坦讚鐵路的援建,做了大量翻譯工作

  《媳婦的美好時代》是中國第一部翻譯為斯語的電視劇。這部譯制劇一經播出,便成為非洲的熱播劇

  Kiswahili,斯瓦希裏語(簡稱斯語),是一門在非洲使用廣泛的語言。為增進中非交流合作,我國從上世紀60年代起就開設斯語專業。作為最早開設斯語專業的院校,近60年來,中國傳媒大學培養了一批批優秀的斯語人才。他們將這門非洲語言運用于各行各業,成為融通中非的橋梁和紐帶,也見證著中非友誼半個多世紀以來的歷久彌堅。

  “一門課”:從無到有,應國家需求而生

  斯語專業創立之初“根本沒有教材”,學生們只能靠聽錄音機、看斯語報紙來學習。後來,北外的斯語研修班畢業生,集體編譯了中國第一本《斯漢詞典》,才讓後來學習者有了參考

  對大多數人來説,斯語或許很陌生,但其實這門語言並不遙遠。比如,蘋果手機中瀏覽器的名字“Safari”就是斯語,意為“旅行”;迪士尼動畫《獅子王》中也有許多斯語,如“辛巴”(Simba)的意思是“獅子”,“Hakuna Matata”是“沒有問題”;Beyond樂隊的歌曲中也有斯語歌詞“Amani, Nakupenda, Nakupenda Wewe”,意為“和平,我愛你,我愛你”。

  “斯語既是民族語言,又是東非的國際語言。它是我們了解非洲的金鑰匙,只有語言溝通了,思想上才會産生共鳴。”中國傳媒大學斯瓦希裏語專業的教授陳元猛説。

  這位76歲的老教授,1966年從北京外國語大學畢業後分配到北京廣播學院(2004年更名為“中國傳媒大學”)後一直在該校教授斯語,2002年退休後還堅持教學,直到今年才走下講臺。對于這門活潑、生動的語言,他感情深厚,一講起來便滔滔不絕。

  在非洲,斯語是使用最廣泛的語言之一,主要應用于東非地區。它是坦桑尼亞、肯尼亞的國語,也是讚比亞、馬拉維、布隆迪、盧旺達、烏幹達、莫桑比克等多國的重要交際語。

  “中國教育史上的第一個斯語班是應國家需求而誕生。”陳元猛介紹,新中國成立後,外交部、中聯部、中國國際廣播電臺等部門及單位需要開展面向東非的外交與傳播活動,因此急需斯語人才。1960年,北京廣播學院率先在全國開設斯語專業,培養對外傳播人才。第二年,北京外國語學院(現為北京外國語大學)也開設斯語專業。

  與英語、德語、法語等優勢語種相比,斯語屬于小語種。創辦初期,挑戰艱巨。教師、教材和學生,都是從零開始。

  陳元猛記得,專業創立之初“根本沒有教材”,學生們只能靠聽錄音機、看斯語報紙來學習。後來,北外的斯語研修班畢業生,集體編譯了中國第一本《斯漢詞典》,才讓後來學習者有了參考。他給1990級學生上課時,課堂上使用的聲音資料,都是請坦桑尼亞的朋友對照電臺廣播節目逐段錄好,再漂洋過海寄回國的。

  北京廣播學院斯語專業首屆27名學生中,既有高中應屆畢業生,也有從北京、上海、四川3地外語院校正學俄語的代培大學生;師資方面,剛開始一直依賴非洲斯語專家,後來專家離開中國,學生們就只能組成教學小組開展自學。

  2004屆畢業生、36歲的湖北人胡博最早是聽馬季先生的相聲《友誼頌》,才知道了斯語這門語言,對非洲充滿憧憬,覺得“很新奇,充滿挑戰”,于是報考。

  他至今記得,上大學時,陳元猛為了給學生尋到《斯漢詞典》,四處奔走。“記得當時那本詞典全國庫存只有幾十本,而我們班人數就有24人。陳老師就想辦法把所有詞典買下來,大家拿到後,都如獲珍寶。”

  胡博説,還有一本斯英互譯詞典,全國只有為數不多的幾本,陳老師也想辦法弄到,“我們幾個人合用一本,雖然艱苦,但樂在其中。”讀報、聽廣播、邀請國際臺外籍專家授課、參加使館活動……老師們想盡一切辦法,幫助學生接觸這門語言。

  1990年後,北京廣播學院斯語專業基本延續著每4年招生一次的傳統。到今年,該專業已累計培養近200名學生。2000年後,除了北廣、北外之外,天津外國語大學、解放軍外國語學院也開設了斯語專業。今年,上海外國語大學也將開設斯語專業,推動非洲語言研究。經過中國幾代人努力,斯語的教學條件越來越好,教材日益豐富,課程設置也逐漸完備。

  胡博的同班同學李坤若楠和敖縵雲畢業後都選擇了留校任教。多年來,斯語班在陳元猛等老教師、外籍專家及年輕教師共同努力下茁壯成長。為提升語言能力,了解非洲文化,師生們還可到非洲訪學。去年10月到今年3月,中國傳媒大學2015級斯語專業學生句騰宇就和其他10多名同學在坦桑尼亞留學,增進了對這門語言的了解。

  為提高教學水平,斯語專業的班主任李坤若楠還在北大攻讀了博士,研究方向為斯瓦希裏語民間文學。9個月來,她一直在坦桑尼亞的達累斯薩拉姆大學訪學,希望能搜集整理斯語民間文學,並進行翻譯研究。

  李坤若楠認為,語言在不斷發展,教師需隨時吸收各類詞匯融入教學,否則教學就容易與語言應用脫節。為此,她經常利用寒暑假赴非收集、購買最新的教學資料。為增強學生興趣,她還會在新生入學時穿戴非洲民族特色服飾,在課堂上向學生展示非洲工藝品,介紹制作工藝,並不時補充有關非洲的政治、經濟、文化等資料,拓寬學生的知識面。

  “一座橋”:見證中非合作歷久彌新

  “大多數人腦海中的非洲是貧窮、戰亂、疾病的貧民窟,但事實並非如此。我想讓更多國人了解真實的非洲”

  非洲大陸遙遠遼闊,國家眾多,民族文化、習俗各異。要建立合作、延續友誼、溝通心靈,語言是最重要的工具。

  數十年間,從斯語班走出的一代代學子們,肩負融通中非的使命,以一口流利的斯語活躍于中非外事、傳媒、文學、教學、醫療、經貿、航空等多領域,搭建中非交流合作的橋梁,特別是64級、65級學子投身坦讚鐵路的援建,做了大量翻譯工作。陳元猛將其稱之為“小語種,大作為”。

  1964級的畢業生蔡臨翔,曾翻譯10多部非洲著名作家的作品,譯著包括肯尼亞作家的《孩子,你別哭》《大河兩岸》《十字架上的魔鬼》,坦桑尼亞作家的《未開的玫瑰》《沉淪》《陰謀》等,為中國讀者了解非洲打開了一扇窗。

  教學期間,陳元猛曾先後借調多個單位從事翻譯工作。1974年,32歲的他以援助桑給巴爾醫療隊翻譯的身份,跨越印度洋,經歷了10多天的海上顛簸,第一次踏上非洲大陸。

  在桑給巴爾島的時光,陳元猛完成了大量醫療翻譯任務,閒暇時還閱讀大量斯語報紙,連商業廣告、訃告等平時工作中不常見的詞匯都一一記錄,兩年半的時間記滿5個筆記本。1984年,他又來到坦桑尼亞軍事學院工作。期間,他利用一臺打字機,將10多萬字的中文理論課教材翻譯為斯瓦希裏語,供當地授課使用。

  “那是一段實踐國際主義精神、服務非洲人民、揮灑有意義人生的美好歲月。”回憶當初,老人一臉自豪。在傳媒大學任教的數十年間,他還編寫教材,翻譯出版了多部斯文著作,並帶領團隊完成了“斯瓦希裏語精讀精品課程”建設。2014年,陳元猛獲得中國外語非通用語教育終身成就獎。

  1990年,對非洲向往不已的16歲姑娘韓梅進入北京廣播學院,成為改革開放後該校第一批斯瓦希裏語專業學生。畢業後,她進入中國國際廣播電臺西亞非中心,成為一名斯語記者。採訪寫作、完成中斯、英斯新聞的翻譯和播音制作,她用斯語向非洲民眾講述“中國故事”。近幾年,在新媒體大環境下,韓梅又和同事們開始運營斯語的Facebook等社交媒體賬號。

  在肯尼亞、坦桑尼亞等非洲國家,《媳婦的美好時代》絕對是當地百姓最愛看的中國電視劇之一。這是中國第一部翻譯為斯語的電視劇,其譯制工作正是由傳媒大學斯語專業畢業生、多年從事斯語翻譯和對非廣播工作的陳蓮英帶領韓梅等校友、同事等共同完成的。

  “一開始就想著大家一起來做一些事情,壓根沒想到後面會這麼復雜。”韓梅回憶,“為了配好這部劇,我們特意去坦桑尼亞和肯尼亞選配音演員,3個主演都是肯尼亞的專業演員,其他所有配角都是由我們部門人員、留學生、坦桑尼亞駐華使館人員等共同合作完成的。”

  這部譯制劇一經播出,便成為非洲的熱播劇,許多百姓通過看劇了解到中國人的日常生活,甚至有人一見到中國姑娘就喊劇中女主角名字“豆豆”,讓人捧腹不已。韓梅説,現在總臺已有專門團隊負責中國電視劇的斯語譯制和發行,再不需她們去“客串”了。

  胡博畢業後曾在坦桑尼亞、盧旺達、肯尼亞等多地,為數家中國企業做過翻譯、生産管理、市場開發、國際貿易等多類工作。2014年,他在非洲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主要從事農藥進出口貿易和大型基建項目的推介,其産品及服務在烏幹達、盧旺達廣受歡迎。

  李坤若楠如今已培養了3屆學生。“之所以選擇留校教斯語是因為國人對非洲缺乏了解,大多數人腦海中的非洲是貧窮、戰亂、疾病的貧民窟,但事實並非如此。”她説,“我想讓更多國人了解真實的非洲,但這需要從一點一滴做起,其中就包括培養更多非洲語言的從業者。”

  教學之余,李坤若楠還出版了《斯-英-漢分類詞典》以及《漢語-斯瓦希裏語口語手冊》《外國人學漢語》兩本教材。今年9月,她翻譯的肯尼亞作家恩古吉的短篇小説集《隱居》也即將出版。“我希望幫助在非華人掌握更多斯語,增進對非洲文化的認識,為他們的工作生活提供便利,也能幫助非洲人民學習漢語,進一步了解中國。”

  在非訪學期間,18歲姑娘句騰宇和全班同學還作為翻譯志願者參與了中國海軍和平方舟醫院船在坦桑尼亞的執行任務。他們為前來看病的坦桑民眾向中國醫生翻譯病情,再將中國醫生的診治方案傳達給坦桑民眾和從旁學習的坦桑醫生。

  句騰宇説,志願工作開始前,大家就準備了大量醫學專業術語詞匯。每天600位病人,6到8個小時的翻譯工作,幾乎沒有休息,但同學們還是堅守崗位,最終圓滿完成了翻譯任務。“那段時間我有一種濃濃的自豪感,因為學了兩年的斯語終于派上了用場,雖然能力還有不足,但也算為國家盡了一點力量。”她説。

  “斯語專業在教學方面是隨著不同時代的需求而變化的。”李坤若楠説,起初該專業是定向為外交部、中國國際廣播電臺、外文局等單位培養語言人才。隨著我國非通用語專業的大規模招生,斯語專業的學生近年來也加強了通識教育,學生就業的可選擇性更強。

  “一份情”:“斯語讓非洲成為第二故鄉

  “‘一帶一路’建設逐步推進,越來越多中資企業會將市場開拓的步伐邁進非洲,這就急需大量懂語言、善交流的新生力量,把中國發展的經驗傳遞到非洲”

  “我的第一故鄉是溫州,第二故鄉是非洲。”與斯語有著近60年緣分的陳元猛説,語言讓中非人民的距離變得更近。從陳元猛到句騰宇,斯語讓這群中國人和非洲擁有了難以割舍的感情聯係,讓非洲成為很多中國人的第二故鄉。

  在桑給巴爾醫療隊工作時,陳元猛總會利用晚上休息時間教授醫生們斯語。“看病前用斯語打一聲招呼,一下子就拉近了醫患之間的距離,再用幾句斯語問詢病情,診病時間會大為縮短,無形中也提高了醫療隊在當地人心中的知名度與信任感。”

  “語言互通的背後,反映的是國家間在歷史、語言、環境等方面的理解和交流。”韓梅舉例説,中國人常説“如雨後春筍般”,可非洲人不吃筍,但有諺語“如雨後蘑菇般”,“這樣我們就能找到對應,讓非洲老百姓更容易理解。”

  在非工作10多年的胡博認為,現在不少非洲人對中國還比較陌生,“當地農村老百姓對中國功夫非常崇拜和癡迷,認為中國人都會飛檐走壁,經常會有年輕力壯的小夥子跑到我們營地,要求學習中國功夫。”

  在他看來,在非洲廣袤的土地上,能跟當地人用他們最熟悉的語言交流,“是一種很奇妙的體驗”。借助斯語,在跟非洲百姓和官員打交道時,胡博總會聊一些關于中國的話題,為他們釋疑解惑。“我們所到之地,都給當地人一個深刻印象,就是中國人是有素質,有理想,勤奮並且好學的。”

  胡博認為,隨著中非交流合作朝縱深發展,交往日益密切,尤其是“一帶一路”建設逐步推進,越來越多中資企業會將市場開拓的步伐邁進非洲,這就急需大量懂語言、善交流的新生力量,把中國發展的經驗傳遞到非洲。“只有更多善于溝通、懂得溝通的斯語人才不斷涌入,中非友誼的紐帶才能更加牢固。”他説。

  句騰宇希望,自己在畢業後能繼續深造,將來做些和斯語相關的工作。“我是誤打誤撞選了斯語,原本打算入學後轉專業,但卻被其魅力所吸引。”她説,“過去我從沒想過會和非洲發生聯係,但現在卻愛上非洲,那裏百姓熱情、草原很美……”

  今年9月,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將在京召開,這將是中非深化友好合作的又一契機。韓梅對這次會議充滿了期待。她認為,非洲國家擁有很強的發展意願,也看到了中國這些年的發展經驗,願意向中國學習並結合自身實際去走出適合自己的發展道路。“未來中非互利共贏的效果一定會更明顯,會給兩國的老百姓帶來更多實惠。”

  “斯瓦希裏語是我一生的事業。”談到未來,陳元猛説,“過去,中非友誼之橋由我們這一代搭建、加固,將來我希望能由更多年輕人繼續添磚加瓦!這其中,培養具備跨文化傳播能力的優秀斯語人才將在中非合作發展中發揮重要作用。”(記者樊攀、魏夢佳)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貴州榕江:炭烤麻餅香四方
貴州榕江:炭烤麻餅香四方
秋日公路美如畫
秋日公路美如畫
秦皇島藍天碧海待賓朋
秦皇島藍天碧海待賓朋
法蘭克福博物館河岸節拉開帷幕
法蘭克福博物館河岸節拉開帷幕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3334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