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新華時評:大師遠去,留給我們什麼
2018-09-12 20:58:45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北京9月12日電 題:大師遠去,留給我們什麼

  新華社記者姜偉超

  盛中國、單田芳相繼離去,引發人們的追思與懷念。有人評價“大師已去,妙音猶存”,有人感嘆“大師言歸正傳,下回再無分解”。這是對大師風范及大師作品的肯定,更是公眾在互聯網碎片文化和快餐娛樂的喧囂中,對經典作品和大師品格發出的渴求和呼喚。

  盛中國,陽春白雪,殿堂藝術的巔峰;單田芳,下裏巴人,市民藝術之典范。梁祝化蝶而去,人們的思緒仍會伴著樂曲的馨香翩翩起舞;下回再無分解,但一個個故事廣博而不淺薄,如綿綿善意,流淌于歲月長河。在他們的藝術生命裏,沒有一朝成名,也沒有一勞永逸,有的只是十年磨一劍的永不止步和業精于勤的水滴石穿。大師二字道出了人們的敬重,彰顯了刻苦鑽研、嚴謹治學、淡泊名利的卓越品質,及不受環境所擾、不為世俗所動、不被利益所誘的高尚德行。

  互聯網時代,文化傳播速度更快、范圍更廣。面對“十五秒成名”的“圈粉無數”,有公眾哀嘆:盛中國、單田芳故去,可供敬仰的大師越來越少了。是的,既然“速成文化”“快餐文化”可以一夜暴富,誰還願意躬耕藝海、專心致志、持之以恒?“流量經濟”風潮下,我們該不該有所堅守,又該如何堅守?這是大師遠去的背影留給我們關于藝術的時代之問。

  説到時代,大師和他們的作品既屬于時代又超越時代。我們的精神高地需要大師作品當標尺,我們的心靈之塔更需要大師品格做支撐。在這個偉大的時代,人們真正需要的是一邊叩問世間百態、一邊描繪滄海桑田的黃鐘大呂來震爍奮進的精神,需要弘揚民族文化的超凡之音燭照我們前行的方向,更需要可供後人咀嚼品味的經典之作來銘刻我們探索的足印。

  凡被後世銘記的文藝家,無不是懷著對人民真摯、徹底、持久的愛,在對“為了誰、依靠誰、我是誰”的不懈追問中,傾其一生用時光雕刻自己,用生活磨礪自己,成就了藝術,升華了藝德,陶冶了大眾。盛中國先生説過,“活得要讓別人需要你、尊重你,死後別人能記住你,任何立在外面的碑都是可以打倒的,立在人們心中的碑打不倒。”這個“別人”不是別人,就是人民!為了人民,文藝工作者唯有耐得住寂寞,俯得下身子,才能拿出無愧時代的作品。

  百花齊放,放的要是“花”;百家爭鳴,鳴的應是“家”;“嗆啷啷”出鞘的得是一口寶刀。

  大師遠去。欲知後事如何,須看我輩分解。

 

 

單田芳去世 傳統評書藝術如何再生

評書大師單田芳病逝 再無“且聽下回分解”

單田芳去世:在“聽書”時代,評書是真正的藝術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蓑羽鶴飛舞巴裏坤草原
蓑羽鶴飛舞巴裏坤草原
收獲海鹽
收獲海鹽
懸崖絕壁攀岩熱
懸崖絕壁攀岩熱
戰鷹呼嘯 博弈長空
戰鷹呼嘯 博弈長空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061123420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