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在故宮修鐘表是怎樣的體驗?這群年輕人這樣説
2018-10-13 07:22:02 來源: 中國新聞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兩年前,一部《我在故宮修文物》紅遍大江南北,讓故宮鐘表修復師王津師傅成了“網紅”,因為精湛的技術和儒雅的氣質,觀眾們親切地稱他為“故宮男神”。

  面對故宮珍藏的1500多件古鐘表,那時的鐘表組只有王津和徒弟亓昊楠兩個人。

  但最近,王津師傅在一次新書分享會上提到,他們迎來了“人丁最興旺”的時刻——正編6人。

  故宮鐘表組裏來了“新人”。他們,是一群什麼樣的人?

  現在“人丁興旺”的故宮鐘表組。 來源:受訪者供圖

  機械博士修鐘表?

  楊曉晨是新人裏面唯一一個去年校招進來的徒弟,也是王津師傅時常提起的那位從海外飛回來的“大博士”。

  從小對文物頗感興趣的他,初高中時就逛遍了北京周邊的古跡。在他眼裏,故宮一直是個特別“高大上”的地方。

  去年冬天,他在芬蘭博士畢業,看到了《我在故宮修文物》,“這個工作真不錯”,這時他發現故宮博物院發布的招聘信息,“正好有機械工程這個專業”,馬上就報了名。

  為了應聘,他先後從海外“飛”回來幾次,還放棄了原本能永久定居芬蘭的機會。

  故宮文保科技部的崗位競爭非常激烈,院長單霽翔在一次採訪中説,“一萬多人報名,每年就招20個人左右。”層層篩選後,楊曉晨留了下來,分配到鐘表修復室。

  故宮古鐘表修復師楊曉晨。來源:受訪者供圖

  放棄留在海外,放棄更高薪的工作機會,有些人會不理解。楊曉晨説,因為自己一直都“非常喜歡”。

  “能接觸到這些精心制作的文物、能上手修復它們,對我來説是很開心的。近距離看一個鐘表的零件、齒輪,都非常有質感。”

  和楊曉晨同期進來的,還有兩位夥伴陳明軒、劉瀟雨,他們已經在故宮工作幾年,從文保科技部的辦公室調到了鐘表組。

  今年1月,三人一起拜入王津師傅的門下。

  “擰發條可是個力氣活”

  跟人們想象的不同,如何修復一座鐘表,這些新人以前都沒有經驗。

  “我們這裏都是師徒制,師傅帶徒弟,一點一點學。”每個進入故宮鐘表室的新人,先接觸的都是小鬧鐘、倣古鐘,從拆裝一個機芯的活兒開始做起。

  “最基本的就是拆,拆完之後清洗,看有哪些地方需要修,修完再裝回去,再保養。”一個小小的鐘表,往往有非常多的零件和小細節,在這些拆裝練習中,他們需要熟悉不同鐘表的結構,不斷練習基本功。

  發條,是多數機械鐘表的“心臟”。鋼制發條卷曲起來,固定在發條盒裏,發條恢復原狀時,能帶動齒輪係統和指針來完成計時及各項表演功能。

  但要把一塊長長的鋼條徒手揉進一個小盒子裏,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幹好的活兒。

  一盤放松的發條。來源:受訪者供圖

  “發條的拆裝,很考驗手勁兒。因為發條特別硬,加上時間久了尤其是老的機械,有很多機油好幾百年都沒動過都凝結了,不弄出來清理幹凈,上弦會影響走時和功能。”

  發條難擰,還會偶爾扎傷,楊曉晨直言剛來的時候差點崩潰。“大師兄”亓昊楠就教他應該怎樣做才最省勁。小步驟遇到問題,經驗多的老師傅們成了請教的對象。

  許多粉絲都喜歡王津師傅儒雅的氣質,但在每天接觸學習的徒弟們眼中,他們最佩服的是師傅專業上的博學。

  故宮古鐘表修復師王津。 來源:《我在故宮修文物》視頻截圖

  “發條安裝不上,王津老師就會告訴我三種安裝的辦法。”遇到一個丟失鐘擺的鐘表,師傅能很快地憑經驗指出它原先應該長什麼樣。王津師傅常常會親手指導徒弟們怎麼做,對出現的小錯誤,他也從不會責怪。

  拆了裝、裝了拆……經過一年左右的練習,新人們還要經歷一次考核,才能真正上手宮廷文物的修復。

  第三代、第四代、第五代

  四百多年前,意大利傳教士利瑪竇向萬歷皇帝展示自鳴鐘的運作過程,也開啟了機械鐘表進入宮廷的歷史。康熙時期,專門從事鐘表制作和修復調試的自鳴鐘處出現。

  故宮的古鐘表修復藝術,是宮廷裏唯一綿延至今沒有斷檔的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

  今年6月,90後的向琬從木器組自願調進鐘表組,成為亓昊楠的徒弟。從王津師傅的第三代、亓昊楠的第四代,如今,故宮鐘表修護技藝有了第五代傳人。

  以前沒接觸過機械類工作的她,現在也在做機芯的拆裝工作。“學的時候覺得還挺有意思的,知道了不少以前不知道的事,不覺得枯燥或者不快樂,好像更知道活兒應該怎麼幹才更好一些了。”

  在這裏,每個人的專業都不同:亓昊楠學的是自動化專業,楊曉晨學機械工程,陳明軒學建築,劉瀟雨的專業是珠寶設計,向琬擅長的是木器修復。

  一個皇家鐘表,除了機芯,鐘殼還有外部繁復精美的裝飾,比如琺瑯、珠寶、木雕甚至織錦,所以,古鐘表修復需要很多不同的專業技術來共同完成。

  “紫禁城與‘海上絲綢之路’”展上的故宮古鐘表。中新社記者 杜洋 攝

  向琬説,她剛來時第一件工作,就是用木頭和象牙補配兩座鐘樓上的八仙人物雕塑殘缺。過去,修復一座鐘表可能需要好幾個科室的合作,以後,他們可以在內部相互配合。

  傳統手藝與現代科技結合

  鐘表組裏多了年輕人,氣氛也更加活潑了。在公眾號“皇家做鐘處”裏,他們聊世界杯、聊熱播的影視劇,還原歷史上真實的古鐘表、真實的修鐘人,向網友科普鐘表修復技藝的種種。

  在一篇文章的評論裏,有網友建議徒手轉發條的修復師用專門的工具,他們回復道:“對待古董鐘表,我們堅持用傳統方式。但凡有百分之一的危險我們也不能冒險,要對文物負責。”

  資料圖。 中新社記者 楊可佳 攝

  “修復手藝是傳統的,但檢查過程可以是現代的。”楊曉晨説。相比前幾代的修復者,他們不再需要純靠記憶力來記下每個零件的安裝順序。但是,修復文物的過程也變得更高科技化。

  2016年底,故宮文物醫院正式成立。文物有檔案,有影像記錄,有團隊的“會診”。從檢查、修繕到出修復報告,每一件文物的修復就像經歷一次完整的看病過程。

  故宮文物醫院的“文物CT專用機”。中新社記者 劉關關 攝

  在文物保護科技實驗室,借助現代科學儀器,可以對文物進行詳細地分析檢測,還能了解怎麼保護才最科學,這是比起前幾代人,他們在修復上的進步之處。

  故宮古鐘表修復技藝也在不斷和世界接軌。王津師傅曾在採訪中説起新人們的發展,“以後走向世界,合作或者互相交流的機會可能更多。能了解一些現在的新技術,或者將新技術與老傳統結合、發展,這是他們將來的方向吧。”從芬蘭留學回來的“大博士”,現在就自願擔起了資料翻譯、對外溝通的工作。

  “我們每一位做鐘處的人都希望,可以把自己的技藝提高再提高,修護好每一件過手到我們手上的文物,這是對老祖先做的一個最好的交代,也是給後代的一個完美的傳承。”楊曉晨説。(任思雨)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金秋
金秋
牧羊
牧羊
奔跑的鹿群
奔跑的鹿群
楊麗萍新舞劇《春之祭》在昆明上演
楊麗萍新舞劇《春之祭》在昆明上演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611235526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