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村寨銀行何以催生山綠人富——一個傈僳族村莊的生態自覺
2019-08-11 11:18:2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昆明8月11日電 題:村寨銀行何以催生山綠人富——一個傈僳族村莊的生態自覺

  新華社記者字強

  丹霞地貌層錯交替,原始森林綿延起伏,山澗清泉潺潺流淌,各地遊客徜徉美景……時下的黎光村,掩映在翠綠和赭紅交替的色彩裏。

  看到此情此景,誰會想到這個傈僳族山村曾深陷生態保護和經濟發展的矛盾之中?

  黎光村地處雲南省麗江市玉龍納西族自治縣黎明傈僳族鄉,這裏是世界自然遺産地“三江並流”核心區、老君山國家公園腹地,平均海拔3100米,森林覆蓋率達90%,生物多樣性豐富。

  黎光村有360多戶、1300多名村民,過去幾十年,許多人靠狩獵、採掘、農耕畜牧、伐木賣柴維持生計。

  盡管山大林深,但長期“靠山吃山”還是會坐吃山空。“小時候河水大到能推磨,後來山泉水少了,村裏吃水都困難!”黎光村黨總支書記蜂金龍説,山上的樹越砍越少,河裏的魚漸漸消失,村民的生存發展也漸成問題。

  自20世紀90年代末“天保工程”實施以及老君山黎明景區對村民實行旅遊反哺後,大規模的亂砍濫伐已經禁絕。但一些群眾手頭緊巴時,偶爾也會打起山林的算盤,零星偷砍仍有發生。

  “鄉裏要求不讓一塊垃圾進金沙江,村裏16公裏河道,光靠一兩個人做不到!”蜂金龍還是黎光河河長,他費了不少功夫,治理效果卻不好。

  怎樣才能找到保護生態和群眾發展之間的“最大公約數”?2015年,當地把村寨銀行當成一種新探索:村民以小組為單位,每家自願拿出1000元入股,公益組織按1:1配比提供公益金組成本金,每年發放給村小組內三分之一的農戶用于生産生活,1年後連本帶息還款,並由下一批農戶進行借貸,以此方式滾動借貸。

  麗江健康與環境研究中心是村寨銀行項目服務者和支持者。該中心理事長鄧儀説,村寨銀行是用金融創新解決群眾需求。根據黎光村的特點,保護生態也嵌入到運行機制中。

  一開始,村民們並不認可和接受。隨著村民代表去外地考察學習,了解村寨銀行、封山育林的做法和意義,回村後進行經驗分享和項目宣傳,越來越多的村民決定“試一下”。

  召開村民大會,討論“借多少、怎麼借、怎麼還”;民主選舉産生村寨銀行管理小組,負責資金發放和收回……黎光村的村寨銀行在2015年成立了。

  “所有入股戶有保護生態的責任和義務,破壞山林者,其入股本金將作為罰款,從中直接扣除,同時該入股戶將喪失貸款機會”“在森林管護范圍內,禁止一切砍伐、開荒,違者罰款500元”……一紙借貸協議,成了村民保護生態的“緊箍咒”。

  村民自己立的規矩,效果出乎意料。黎光村河下村民小組村民熊紹武于2018年11月在村寨銀行貸了6000元,這筆錢剛好用于女兒手術,解了燃眉之急。“今年11月該還的錢已經準備好了,平時也特別注意遵守村規,不破壞環境。”熊紹武説,在村裏不講規矩可不行,一是怕村民指指點點,二是白紙黑字必須遵守。

  2019年4月,色衝落村民小組村民丁學忠私自砍伐一棵大青松被人舉報,全村召開村民代表會議,討論決定對丁學忠罰款500元。在村裏擺出他家簽訂的村寨銀行借貸協議和全村生態保護條例後,一開始不認罰的丁學忠老老實實交了罰款,作出了不再破壞生態的承諾。

  不能砍樹,那就種樹。幾年下來,黎光村轉變了發展方式,種了核桃、花椒、梅子、葡萄、中藥材等3400多畝經濟林,村民在山上養蜂,田裏種豆,通過專業合作社把農産品銷往全國,全村人均年收入上萬元。“從坐吃山空到山綠人富,關鍵是轉變發展方式。”蜂金龍説。

  隨著生態越來越好,老君山上的滇金絲猴、小熊貓等珍稀動物又多了起來。近兩年,公廁、垃圾焚燒池也成了黎光村的新鮮事物。越來越多的遊客慕名來到老君山,村民們建客棧、開餐館、跑運輸、做向導,腰包也都鼓了起來。

  “以前是職能部門管理森林資源,現在是成百上千村民一起主動參與保護。”麗江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玉龍縣委書記曹金明説,村寨銀行與生態環保聯動,既滿足了村民的資金需求,又激發了村民保護生態的內生動力,形成在保護中受益、在受益中保護的良性循環。

  看到山林成了發展的“綠色資本”,周邊的村寨也紛紛來黎光村“取經”,目前玉龍縣已有8個行政村興辦了村寨銀行,總資金達190余萬元,入股農戶980余戶,涉及生態保護面積27萬多畝。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這個傈僳族山村的實踐生動有力。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村寨銀行何以催生山綠人富——一個傈僳族村莊的生態自覺-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4862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