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我以芳華伴敦煌——記敦煌研究院建院75周年
2019-09-28 12:26:2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蘭州9月28日電  題:我以芳華伴敦煌——記敦煌研究院建院75周年

  新華社記者聶建江、張玉潔、馬希平

(圖文互動)(1)我以芳華伴敦煌——記敦煌研究院建院75周年

  9月26日,敦煌研究院在莫高窟九層樓前舉行“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暨建院75周年聯歡晚會”。 新華社發(馬希平 攝)

  亙古星宇下,莫高窟靜立千年。一代代年輕人來到戈壁大漠,擇一事,終一生。因為他們的陪伴,古老敦煌始終是青春模樣。

  今年是敦煌研究院建院75周年,200余名在敦煌研究院堅守逾30年的職工受到表彰。沉甸甸的紀念章上,刻畫著九層樓、拈花手和他們的名字。

(圖文互動)(3)我以芳華伴敦煌——記敦煌研究院建院75周年

  9月26日,在敦煌研究院“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暨建院75周年聯歡晚會”上,敦煌研究院名譽院長樊錦詩(左)和老專家李雲鶴受到表彰。 新華社發(馬希平 攝)

  1944年,驚艷于中國藝術之美,畫家常書鴻從法國巴黎來到大漠戈壁,白手起家開始了敦煌研究院的創業史。從此,這塊凝結人類千年智慧的地方,源源不斷地吸引青年到來。江南姑娘樊錦詩堅信“國家的需要就是我的志向”,中文係學生趙聲良心想“敦煌學也應該中國人來做”,藝術世家出身的婁婕則是為了父親的囑托……

  當時的工作生活條件異常艱苦,但滿懷熱情的年輕人卻在這裏看到了事業的春天:4.5萬平方米壁畫、2000多身彩塑、5萬余件藏經洞出土文獻均是舉世罕見的研究寶藏。

  “30年前我剛來的時候,這裏非常荒涼,睡覺得先清掃床單上的沙子。條件不留人,但感情留人。前輩領導愛才惜才、非常寬厚,對年輕人非常好。從北大博士後出站後,我還是回到敦煌、扎根敦煌。”敦煌研究院人文研究部部長楊富學説。

  “敦煌在中國,敦煌學在國外”的説法曾刺痛國人。20世紀80年代以來,為了改變這一局面,敦煌研究院以國際交流加速青年人才培養。

  1988年,敦煌姑娘李萍被派往日本留學。“站在國外看祖國,更加熱愛祖國。學成歸來,我就想用專業知識探索出莫高窟價值呈現的更好方式。如今,講解隊伍從‘五朵金花’到300余人,講解語言從中文到六國語言,開放模式從單一到分眾多元……”

  在千年敦煌前,75年只是短短一瞬。75年間,一代代人青絲變白發,初心不悔。他們抓住時代的接力棒全力奔跑,初步建立了敦煌石窟綜合保護體係,基本建成了世界最大的敦煌學研究實體,全面構建了敦煌石窟文化弘揚體係。

  如今走在莫高窟窟區,綠樹成蔭,鮮花爛漫。遊客有序進入洞窟,欣賞著千年前能工巧匠的妙手佳作,感受著文化交融的痕跡。智能化的監測設備,實時計量著洞窟的纖毫變化。

  數字化手段更讓敦煌文化穿越萬水千山,抵達世界各個角落。從動畫到音樂,從遊戲到公益,古老敦煌在當代展現出勃勃生機,越來越獲得年輕人的喜愛。而這背後,正是人們75年來對敦煌文化孜孜不倦的保護、研究與弘揚。

  “沒有絲綢之路的發展,莫高窟的營造是不可想象的。敦煌體現了多元文明交流互鑒的絲路精神,今天研究敦煌意義重大。我們也走向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幫助他們開展文化遺産保護工作。”敦煌研究院院長趙聲良説。

(圖文互動)(2)我以芳華伴敦煌——記敦煌研究院建院75周年

  9月26日,在敦煌研究院“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暨建院75周年聯歡晚會”上,敦煌研究院院長趙聲良(前左)和老專家施娉婷交談。 新華社發(馬希平 攝)

  如今,優厚的學術環境和機遇吸引著更多年輕學者前來扎根。“我們青年一代要更注重精細化、國際化,為絲綢之路文物保護做出我們應有的貢獻。”敦煌研究院保護研究所所長郭青林説。

  敦煌承載滄桑歷史,一代代文物工作者以一生與它作伴。正因為一代代年輕人的奮鬥,敦煌才展示出生生不息的活力,滋養著當代人的心靈。

  “冥冥之中的緣分,讓我必定要到敦煌來,而且就像現在這樣,我已經是敦煌人了。”敦煌研究院藝術研究部部長婁婕説。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我以芳華伴敦煌——記敦煌研究院建院75周年-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5052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