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和平基因代代相傳——國家公祭儀式上的三個傳承故事
2019-12-13 16:40:11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南京12月13日電 題:和平基因代代相傳——國家公祭儀式上的三個傳承故事

  新華社記者蔣芳、邱冰清、何磊靜

  幸存者後代從父輩“雖傷痛卻堅韌”汲取祈願和平的力量,救助者的子孫傳承曾祖父“困難時不袖手旁觀”的座右銘,越來越多的年輕人以實際行動為和平“代言”……

  82年,硝煙早已散去,記憶未曾遠走,和平之聲愈加響亮。

  幸存者後代接力傳承歷史記憶

  13日一早,幸存者常志強的女兒一邊陪父親收看公祭儀式直播,一邊準備下午夫子廟小學的讀書分享活動。近日,一本《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常志強的生活史》由外文出版社出版,常小梅用女兒的視角,再現父親一生點滴。

  在常小梅的筆下,有兩個常志強。

  一個是幸存者,他9歲遭遇滅門,擔起家庭生活的重擔,努力生活;年老後,他將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視作精神寄托,堅定捍衛史實。

  另一個是父親常志強。青年時,“他去機場賣油條和燒餅,去南京郊縣販米,要拾柴火背回家。爐火中松針和松果燃燒後散發的香氣……帶來片刻的溫馨。”晚年時,他與母親相濡以沫,“風風雨雨一輩子,你屬猴,我屬龍……快樂相伴就是幸福。”

  人生給了常志強一個最黑暗的開頭,但他頑強地活出自己的光亮。

  “我們這一家人,對‘失去’有著特別深的體會,也因此對幸福格外珍惜。”常小梅説,把這些點滴記錄下來,希望把這種“雖傷痛卻堅韌”的信念傳遞給更多人。除了已經出版的中文版,日文和英文版也將陸續上市。

  幸存者日漸年邁,越來越多像常小梅一樣的幸存者後代走向前臺。他們有的赴日本講述歷史真相,有的加入志願團隊,為歷史證言,為和平發聲。

  “他們與幸存者朝夕相處、感同身受,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館長張建軍介紹,今年啟動的幸存者後代信息登記工作,迄今共收集到82位幸存者家庭的761位幸存者後代信息。其中,超過一半後代願意參與傳承行動,成為新一代和平使者。

  外國友人傳承和平家訓

  公祭儀式現場,克裏斯托夫·賴因哈特看著天空中放飛的和平鴿,心中感慨良多。近年來他不止一次來到南京,因為這裏有他祖輩——約翰·拉貝的一半人生。

  1937年末至1938年初,南京城成了人間地獄。面對侵華日軍的血腥屠殺,時任德國西門子公司在南京的業務代表拉貝選擇留守,與二十多位國際友人一起建立了安全區,保護了大批手無寸鐵的南京市民。

  “兩年前我第一次踏上這塊土地,我找到了位于小粉橋的拉貝故居,內心有個聲音告訴我,這裏有我的一部分。”克裏斯托夫·賴因哈特説,也是從那時開始,每次到南京內心既激動又有安全感。

  今年夏天,他帶女兒一起來尋找拉貝的足跡。克裏斯托夫·賴因哈特説:“我覺得這就是一種傳承。先輩們守護的東西,今天仍然不能丟掉,我希望和平與愛的傳承不要在我的女兒這裏中斷,能一直繼續下去。”

  事實上,他與拉貝之間不單是血脈聯係,還有拉貝的座右銘“困難時不袖手旁觀”成為克裏斯托夫·賴因哈特的家訓,至今仍深深影響這個普通的德國家庭。

  拉貝對家族的影響是深遠的。拉貝的座右銘“困難時不袖手旁觀”至今仍深深影響著這個普通的德國家庭。2015年歐洲難民危機爆發,當年上百萬難民涌入德國,引發諸多社會問題,同時也有很多德國人伸出了援助之手。從那時起,克裏斯托夫·賴因哈特一家一直在接納和照顧逃到柏林的難民。

  當和平的大鐘敲響,是和平讓人們重聚。

  13日一早,很多外國友人及其後代都齊聚在公祭儀式的現場。“希望這個和平大家庭的每一位成員,都可以把當年祖輩的大愛精神傳承下去。”克裏斯托夫·賴因哈特説。

  年輕一代以行動為和平代言

  “巍巍金陵,滔滔大江;鐘山花雨,千秋芬芳……”公祭儀式現場,82名青少年代表誦讀《和平宣言》,寓意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慘案發生82周年。

  2002年12月13日出生的崔自鑫同學是南京一中的學生,今天由他領誦《和平宣言》,“大家排練了很多次,希望能把我們對歷史的理解、對和平的渴望表達出來。”

  對年輕人來説,領悟和平的意義,還需要踐行。

  2016年初,《基于微觀史學的南京大屠殺研究》課題啟動,一批90後大學生參與其中。

  南京曉莊學院的大學生金萍萍和搭檔在將近兩年時間,行程500多公裏,拜訪19戶幸存者家庭,錄音一千多分鐘,文字六七萬字。很長一段時間,她的通話記錄裏都是幸存者或其家屬的名字。

  家破人亡,僥幸逃生,每天只能從漂浮屍體的水塘中取水解渴,每天都在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全……老人們對往日苦難的控訴,常常讓大學生們的內心難以平靜。但同時,“貓奴奶奶”“繪畫爺爺”等老人們在生活中閃現的“萌點”,也被大學生們捕捉並記錄下來。

  有關專家認為,大學生志願者的參與不僅幫助研究團隊全景式形成南京大屠殺的歷史敘事,也是一種在歷史傳承維度下的微觀研究。

  國家公祭日到來前夕,紀念館的哭墻前曾有一群大學生用毛筆蘸取墨汁,將墻上一萬多個死難同胞的姓名一一“描紅”。

  “風吹雨打,字跡模糊,我們做一點小小努力,既給前來悼念的受害者家屬以慰藉,也希望讓更多人看清這段歷史,共同守護和平。”南京審計大學的學生聶鵬説。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和平基因代代相傳——國家公祭儀式上的三個傳承故事-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5344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