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沒能一起跨進2020的,激勵我們砥礪前行
2020-01-07 10:45:27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只爭朝夕,不負韶華”。進入2020的第一周,決戰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戰決勝脫貧攻堅的濃烈氛圍撲面而來,我們有理由對這個有裏程碑意義的年份,有了更熱烈的憧憬。

  有憧憬,更要有行動。全面小康,是幹出來的。那些無怨無悔、傾情奉獻幹實事的人,我們感動,我們見賢思齊。那些為了圓我們美好夢想,卻沒能跟我們一起跨進2020的人,我們更要銘記他們的英名,接過接力棒,跑好新一程。

  激勵我們砥礪前行的,就有“食言”的扶貧幹部黃景教。

  廣西壯族自治區都安縣駐村第一書記黃景教曾説,“我要帶著全村人脫貧,放心了才離開”。遺憾的是,上周我們卻從媒體報道中得知,黃景教走訪貧困戶返程途中遭遇車禍,不幸殉職,年僅49歲。都安縣是廣西2019年確定的4個極度貧困縣之一,但在黃景教等扶貧幹部的努力下,截至目前,村裏的貧困戶只剩下6戶21人。

  “為有犧牲多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截至2019年6月底,在脫貧攻堅戰場上,全國已有770多名扶貧幹部犧牲。去年,全國預計約有340個貧困縣摘帽,1000多萬人脫貧。在這個沒有硝煙的戰場上,280多萬名駐村幹部、第一書記盡銳出戰,用青春甚至用生命書寫了人類反貧鬥爭史上“最偉大的故事”。

  “萬眾一心加油幹,越是艱險越向前。”決戰決勝脫貧攻堅之年,只有啃下每一塊貧困硬骨頭,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確保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才對得起這些沒能跨進2020的扶貧幹部,讓他們不再“食言”。

  沒能跟我們一起跨進2020的,還有特殊歷史的見證者。

  上周五,人們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幸存者照片墻前,舉行了一場熄燈儀式——去年年底,金茂芝、胡信佳、朱惟平三位老人相繼離世。僅2019年,南京大屠殺幸存者照片墻就熄滅了13盞燈。截至目前,登記在冊在世的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已僅剩77名。

  南京大屠殺距今已80余年,那些幸存者是親歷者也是見證人。習近平總書記曾説,“歷史不會因時代變遷而改變,事實也不會因巧舌抵賴而消失。”如今,照片墻的燈正在一盞接一盞地熄滅,對幸存者的尋訪已刻不容緩。我們只有銘記歷史,砥礪奮鬥,才能告慰他們。

  沒能跟我們一起跨進2020的,不只有我們的同類,還有我們這個美麗星球上的一種美麗精靈。

  沒錯,這就是網民痛呼“從未遇見,聽聞已是永別”的長江白鱘。這是繼白鰭豚被宣布功能性滅絕之後,又一個令人悲傷的消息。

  白鱘有多珍貴?白鱘已經活了上億年,被稱為“長江活化石”,是中國特有珍稀動物、國家一級重點保護動物,有“中國淡水之王”“水中大熊貓”之稱。其實2003年以來,科學家就沒有再發現過白鱘。白鱘是悄悄離去的。多麼希望還有“漏網之鱘”!

  白鱘沒能邁進2020年,再次敲響了長江生態保護的警鐘,也更加凸顯長江禁漁的必要和迫切。所幸的是,自上周三開始,長江流域水生生物保護區十年禁漁期正式啟動,為“涸澤而漁”徹底畫上句號。

  根據農業農村部相關通告,長江流域水生生物保護區自1月1日起率先實行全面禁捕;長江幹流和重要支流除保護區以外天然水域,最遲自2021年1月1日起實行暫定為期10年的常年禁捕,期間禁止天然漁業資源的生産性捕撈。

  兩年前,習總書記在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談及長江經濟帶面臨的挑戰和突出問題時就提到“生態環境形勢依然嚴峻”——流域生態功能退化依然嚴重,長江“雙腎”洞庭湖、鄱陽湖頻頻幹旱見底,接近30%的重要湖庫仍處于富營養化狀態,長江生物完整性指數到了最差的“無魚”等級。這是一場不容失敗的長江生態保護戰,空前嚴格的禁漁措施,正是為了讓更多“夥伴”不掉隊。

  正如電影《尋夢環遊記》所説,遺忘才是真正的逝去。我們所背負和銘記的,這些未能同行的“夥伴”始終在提醒。這些不會壓垮誰,反而砥礪我們接力奮鬥。(新華每日電訊評論員張典標)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沒能一起跨進2020的,激勵我們砥礪前行-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601125430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