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瞭望丨探索建立穩定脫貧長效機制
2020-01-10 10:09:36 來源: 《瞭望》新聞周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 實現脫貧摘帽並不意味著扶貧畫上了句號,扶貧産業的後續發展、脫貧成果的鞏固和提升等,任務依然艱巨繁重

  ◆ “精準識別率、精準退出率以及群眾滿意度”是衡量脫貧攻堅脫貧質量的重要標準

  ◆ 如何防止脫貧人口返貧、防止邊緣人口致貧,2020年國家層面將制定指導意見,建立健全返貧監測預警和動態幫扶機制

  ◆ 此為《瞭望》封面專題“決戰決勝2020”報道之一

  原題《既要看數量 更要看質量——探索建立穩定脫貧長效機制》

  廣西崇左市龍州縣位于中越邊境,是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走進龍州縣扶貧辦主任黃華山的辦公室,“2019~2020年脫貧攻堅作戰圖”的大牌子吸引了《瞭望》新聞周刊記者注意,龍州縣在2018年8月已正式脫貧摘帽,但這裏的脫貧攻堅依然熱火朝天。

  作戰圖列著“全縣貧困狀況分布圖以及年度減貧情況”“龍州縣脫貧攻堅指揮部以及各鄉(鎮)脫貧攻堅主戰場主要負責人”等內容。崇左市委常委、龍州縣委書記秦昆説,雖然龍州已實現脫貧摘帽,但並不意味著扶貧工作畫上了句號,扶貧産業的後續發展、脫貧成果的鞏固和提升等任務依然艱巨繁重。

  在2019年減少貧困人口1000萬人以上的基礎上,2020年全國扶貧工作進入攻堅衝刺階段,除了一鼓作氣從數量上徹底消滅貧困,更要在質量上鞏固提高脫貧成果。國務院扶貧辦主任劉永富指出,鞏固9300多萬人的脫貧成果,需要繼續加強産業扶貧、就業扶貧、易地扶貧搬遷後續扶持、扶志扶智等工作。對存在返貧風險的近200萬已脫貧人口和存在致貧風險的近300萬邊緣人口,將進行監測預警,及時提供針對性幫扶。如何防止脫貧人口返貧、防止邊緣人口致貧,2020年國家層面將制定指導意見,建立健全返貧監測預警和動態幫扶機制。

  廣西大學中國貧困治理與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輝等專家指出,“精準識別率、精準退出率以及群眾滿意度”是衡量脫貧攻堅脫貧質量的重要標準,應加大對脫貧摘帽後鞏固提升期的考核力度,確保脫貧進度和質量,讓脫貧成效得到群眾認可、經得起歷史檢驗。

  貴州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産“赤水竹編”傳承人楊昌芹在展示新制作的竹絲(2019 年11 月11 日攝)。赤水市現有竹林面積132.8 萬畝,竹産業是當地農民增收的重要渠道之一 楊文斌 攝

  聚焦精準鞏固提升脫貧成果

  “感謝黨和政府的關心,還幫我介紹工作,現在我家已經沒有啥困難了。”龍州縣下凍鎮春秀村建檔立卡戶37歲的蒙彩桃説。

  “7年前我愛人因病去世,一家人的生活一度跌入谷底。”蒙彩桃説,在政府幫助下,她一家4口被安置到縣城附近約100平方米已裝修好的移民安置房,兩個孩子上學更方便,老人也可就近就醫。蒙彩桃被介紹進入北部灣現代農業有限公司工作,目前每月工資3500元。她家還享受了低保、小額扶貧貸款、教育補助等政策,2017年底一家人順利脫貧摘帽。

  黃華山説,脫貧摘帽後龍州探索建立精準防貧長效機制,防止返貧或新增貧困人口,確保蒙彩桃這樣的脫貧戶“沒有啥困難”。

  針對處于貧困邊緣的農村低收入戶和人均收入不高不穩的貧困戶兩類臨貧易貧重點人群,龍州縣政府與中國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崇左分公司合作,安排經費386萬元,創設“精準防貧救助金”。“自2019年6月精準防貧機制啟動以來,已監控農戶2600戶,全縣確定因家庭生活困難符合精準防貧救助條件的農戶共160戶,發放救助金68萬元。”黃華山説。

  記者採訪了解到,2018年廣西脫貧戶返貧1.36萬人,新識別貧困人口3.56萬人,加起來近5萬人。龍州縣有針對性地通過強化扶貧車間就近就業、入企務工、引導發展産業等防貧幫扶,保障非貧低收入戶和非高標準脫貧戶家庭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不低于防貧保障線,防止出現返貧或新增貧困人口。

  在三大集中連片特困地區交織的陜西,脫貧攻堅戰打響以來,貧困發生率從9.02%下降到目前的3.18%。陜西省扶貧辦主任文引學告訴記者,為鞏固扶貧成果,陜西對2014年以來的脫貧戶開展了回頭看,採取省級指導、市縣聯動、條塊結合的方式全面核查“兩不愁三保障”突出問題。目前,貧困群眾“兩不愁”目標基本實現,“三保障”任務可如期完成。

  貧困戶是否解決了“兩不愁三保障”是衡量脫貧攻堅質量的重要指標。記者從國務院扶貧辦了解到,到2019年底,通過排查確定的未解決“兩不愁三保障”的520多萬人中,已經解決了500萬人的教育、醫療和住房方面的基本保障。2020年要把“兩不愁三保障”問題全部排查出來,還有多少人輟學、多少人基本醫療未保障、多少人住危房、多少人飲水安全有問題,都要清清楚楚、認真解決。

  專家指出,貧困的發生是一個動態的過程,對貧困戶動態管理很有必要,這是精準扶貧和精準脫貧的重要環節。一些地方對精準防貧預警機制的探索值得借鑒。

  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研究員李國祥認為,2019年消費扶貧是新的扶貧亮點,其中東西部扶貧協作和定點扶貧方式幫助銷售貧困地區農特産品483億元,有效實現了貧困地區農民增收。2020年,尚未脫貧的貧困人口已經不多,主要集中在深度貧困地區,要繼續因地制宜創新模式,聚焦資源和項目加大力度打殲滅戰。

  提升扶貧産業致富能力

  記者採訪了解到,目前龍州縣剩余貧困人口1300戶3138人,其中,因病致貧306戶,因殘、缺勞力致貧523戶,主要體現為自身發展能力差。龍州縣扶貧辦工作人員表示,這是脫貧攻堅剩下的最難啃的硬骨頭。除了對部分貧困戶根據條件採取特殊幫扶,下一步仍需狠抓産業扶貧促進貧困戶增收。

  “2019年340個左右貧困縣脫貧摘帽,從這些縣的脫貧經歷來看,發展産業是拔窮根的根本之策,也是奔小康的長久之計。”專家指出,當前各地要結合自身資源優勢,發展特色産業,做大做強扶貧産業是脫貧的最好保障。

  從全國來看,一大批特色産業在貧困山區拔節生長,烏蒙山區的甜橙、秦巴山區的獼猴桃、大別山區的中藥材……成了貧困群眾脫貧致富的“金鑰匙”。下一步的關鍵是如何讓金鑰匙打開致富大門,讓農特産品賣出更好的價錢。

  蘋果是陜西貧困地區脫貧致富的主導産業,但長期以來,陜西貧困地區的蘋果生産以農戶分散種植為主,蘋果質量良莠不齊,收購價格低廉。

  採訪中,一位果農告訴記者,2019年他的蘋果不一樣了,收入增加了20%還多。中國石化陜西石油分公司副總經理匡新紅向記者介紹了由來:2018年,陜西省脫貧攻堅領導小組産業脫貧辦、中石化易捷銷售有限公司和陜西蘋果集團有限公司三方聯手,開啟了“政策+産品+渠道”的蘋果産業化模式。

  陜西蘋果集團有限公司工作人員説,果農以會員加盟形式與公司合作,公司制定蘋果生産環節各項要求與檢驗指標,提供技術指導,實行標準化採摘、儲存、包裝、運輸,保障蘋果生産的質量。

  質量穩定有保障後,利用中石化遍布全國各地的27000多家易捷便利店,陜西蘋果踏上了通往消費者的直通車,目前已經進駐了6600多家易捷便利店,實現銷售收入過億元。

  産業化模式運營,讓生産力的配置更加優化,增加了就業機會,更增加了果農收入。“這讓小農戶也能參與現代農業發展,分享鄉村産業發展紅利。”陜西省委農辦主任、陜西省農業農村廳廳長黃思光説,探索建立穩定脫貧長效機制,就是要放大産業扶貧帶動效益,把更多貧困戶、邊緣戶等群眾緊緊吸附在産業鏈上,從而提高貧困人口自我發展能力。

  記者了解到,2019年以來,陜西已整合涉農資金上百億,推進1.5萬菜單項目精準到戶,選派2萬多名“土洋”專家到一線指導,實現了産業扶貧戶長線産業全覆蓋。

  國務院扶貧辦工作人員介紹,近年來貧困地區特色種養業和電商、光伏、鄉村旅遊等産業扶貧新模式快速發展,72.3%的脫貧戶得到了産業扶貧支持。全國92%的建檔立卡貧困戶參與産業發展,産業扶貧支撐起了高質量脫貧。下一步將強化引導貧困地區發展多元産業,優化提升産業結構,形成持續的競爭力。

  加大政策組合破除貧困堡壘

  採訪中,莫光輝等專家認為,在脫貧攻堅戰的最後決勝階段,需要根據貧困人口和貧困地區實際採取更有作為更有成效的幫扶政策和措施。通過扶貧扶志扶智扶技綜合激發貧困人口內生動力,加快建立穩定脫貧的可持續長效機制。

  一是提高扶貧開發工作的穩定性,構建有利于穩定脫貧的制度環境。在貧困縣摘帽、貧困村退出、貧困人口脫貧之後,繼續有效落實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各項政策,確保扶貧政策和扶貧模式的穩定性和連續性。

  二是提升農村公共服務水平,健全農村社會保障體係。增加國家對貧困地區農村基礎設施、教育、醫療衛生、體育和公共文化、社會保障等方面的投入,統籌推進城鄉公共服務均等化。

  專家指出,目前享受農村低保或特困人員救助政策的貧困人口1796萬人,累計有2900萬貧困人口享受過農村低保或特困人員救助政策。全國有5978萬貧困家庭勞動力參加了基本養老保險。這是脫貧攻堅重要的制度保障。

  進一步加強高鐵等基礎設施建設,推動貧困地區資源優勢特別是旅遊成為發展優勢。近日開通的成貴高鐵貫通了西北、西南向東南的通道,縱跨秦巴雲貴,連通浙廣港澳,讓昔日的烏蒙隘口嘗到了內陸開放的滋味。四川長寧縣縣長賈利華説:“高鐵貫通讓我們有信心打造旅遊、竹産業和綠色食品加工三大百億級産業。”

  讓農村群眾看得上病、看得起病、看得好病、少生病,對穩定脫貧至關重要。數據顯示,目前我國因病致貧、因病返貧貧困戶約佔建檔立卡貧困戶總數的42%,應加強統籌推進健康扶貧建設。

  三是加強農村教育和技能培訓,提升脫貧人口人力資本。特別是加強電商、信息化等新型産業形式的培訓,培養新型農民,鼓勵和引導農民創業、就業。

  四是加強産業扶貧支撐作用,建立産業發展與貧困人口利益聯結機制。專家建議,建立有效的惠農資金投入體係以及風險防范體係,既滿足貧困地區産業發展的資金需要,又通過保險扶貧等方式防范農業産業發展中面臨的自然和市場風險,減少貧困人口因産業發展不力帶來的損失。

  五是提升村莊治理能力,繼續完善駐村幫扶機制,注重激發村莊內生發展動力。目前,貧困村基層基礎工作顯著加強。全國12.8萬個貧困村都派了第一書記和駐村工作隊,大量的駐村工作隊員,是促進脫貧攻堅的生力軍,也是鄉村發展的主力軍,要充分發揮他們的能動性,推動鄉村振興。下一步還可以借助大數據等信息技術,推動社區管理、服務村民的規范化和便利化。

  六是繼續動員社會力量參與脫貧攻堅,發揮社會組織扶貧作用。當前,社會力量共同參與的大扶貧格局已全面形成,全國20多萬個社會組織,有80%以不同方式參與脫貧攻堅。要鼓勵和引導社會力量採取多種形式參與農村扶貧開發,為穩定持續脫貧注入資源,提供更加靈活、有效的扶貧方式。(記者何偉 劉彤)

  刊于《瞭望》2020年第1期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瞭望丨探索建立穩定脫貧長效機制-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9701125444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