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權威訪談|對話院士王福生:建議把“新冠”診斷權限放給部分有能力的醫院
2020-02-06 12:22:12 來源: 新華社客戶端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原標題:權威訪談|對話院士王福生:建議把“新冠”診斷權限放給部分有能力的醫院

  王福生,中國科學院院士,新型冠狀病毒聯防聯控工作機制科研攻關專家組專家,解放軍總醫院第五醫學中心感染病診療與研究中心主任、國家感染性疾病臨床醫學研究中心主任。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暴發以來,王福生一直戰鬥在一線。北京地區最早治愈出院的兩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就是由他所率領的解放軍總醫院第五醫學中心感染病團隊完成的。

  近日,新華社記者專訪王福生院士。治愈率與病死率數字高低變化意味著什麼?新冠患者治愈的標準是什麼?這些問題,王院士在採訪中都做了相應回答。

  問:最近,治愈病例數明顯超過死亡病例數,您如何看待這樣的變化?

  王福生:死亡人數現在已經比治愈人數少,這是一個好的現象。但總的來説,死亡人數主要是來自于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重症病人和危重症病人,總體病死率也就在2%左右,並不是特別高。

  而且在這裏我還要著重強調一點,這些死亡的病人,特點是重症,伴有基礎疾病和年齡偏大,男性居多。所以整體來説,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病人的病死率應該説還是比較低的,比當時的非典的死亡率要低。

  問:湖北省的病死率遠遠高于湖北省以外的地區,這是為什麼?

  王福生:可能有這麼幾個原因,最主要他病人多,發病比較集中。另外,就是有些病人開始發病沒有特別的注意,到重症的時候才去看。

  還有一個原因,因為病人一下這麼多,整個的醫療資源應該説還有不足的地方。就是説當時一下子來這麼多病人,又沒有直接的救治經驗,對于臨床的醫務人員壓力非常大。

  此外,還有一個情況,現在死亡的病人裏面,有一些基礎性疾病,如可能伴有一些糖尿病、高血壓,以及其他的一些疾病,還有年紀比較大等因素。所以可能這幾個方面的因素,造成現在湖北地區病死率稍微高一點的原因。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據我所知,全國至少有60支醫療隊,有8000多醫務人員,給湖北地區緊急地給予支援。我覺得這個也只有在我們國家,在黨和政府強有力的組織指揮下,才能夠達到協調一致的效果。我想這一措施對下一步降低湖北地區病人的病死率,提高臨床救治的成功率,會有很大的幫助。

  問:解放軍總醫院第五醫學中心已經成功治愈了兩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請給大家分享一下治療經驗。

  王福生:這兩例患者的情況,他們是症狀比較輕,臨床的肺部的病變也比較輕,所以屬于輕症或者普通的病人,這樣他的病程就比較短。我們在兩次檢測核酸陰性之後,他們就治愈出院。

  問:什麼樣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更容易被治愈,有沒有一些共性特點?

  王福生:給大家普及一個概念,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它本身是一種急性自限性的疾病。什麼叫自限性的呢?有的輕症病人,他不經過治療可以自己好,其它重症病例通過治療才能恢復。這個過程中間,他有一種叫自己好的“自愈”,所以説我覺得“自愈”加上“治愈”,如果他症狀輕,肺部的病變不嚴重,免疫力又比較好,這樣通過自身抗病毒的能力,就很快地把病毒控制了,但這可能得有3周左右。

  這個過程包括:第一階段,潛伏期;第二階段,可以初步地把它叫進展期;第三階段叫康復期。當然臨床分期還有待于取得共識,可能病程也就是4周左右,或長或短,如果輕症的病人,就普通的病人,他們可能也就是3到4周,他就把病毒清除了,肺部病變也就逐漸恢復了。

  問: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的治愈標準是什麼?

  王福生:治愈的標準,在臨床上就是我們所説的肺部炎症得到控制、症狀好轉。當然最關鍵的是核酸檢測轉陰,主要在康復期階段,間隔一天兩次核酸檢測陰性就是一個治愈的標準。治愈的患者臨床症狀體徵消失,但可能還有肺部的病變沒有完全恢復。

  問:治愈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有沒有可能發生二次感染?為什麼?

  王福生:我作為一個傳染病的醫生,我一直開展傳染病研究,例如免疫學研究。從單純的病毒感染發病到治愈,他出去以後馬上被二次感染的可能性非常小。剛才説他是急性自限性的感染,同時他治愈了以後,自體的免疫力産生了一種保護能力。當再碰到這個病毒以後,機體內特異性的免疫應答,很快就起來,能把這個病毒消除掉了。

  但是也不排除在一定的時間以後,這個時間至少可能是半年以上或者是更長時間,因為我們的抗體濃度就下降了,加上這個病毒又變異了,相對來説跟它原來的面目又不一樣了。在這種情況下,不能排除被二次感染的可能性。

  總之在短期之內,治愈出院後再被同樣的病毒感染這個可能性應該是非常小,甚至幾乎就沒有。所以治愈的病人出院了以後,這種擔心是沒有必要的,但是我們正常的防護還是需要的。

  問:如何加快新型冠狀病毒的診斷流程?

  王福生:如果一旦真有病毒感染,沒有及時發現,那麼他的危險性就比較大了,這是一個。尤其是跟大家密切接觸的情況下,傳染他人可能性就有了。所以通過多次檢測,在某種程度上可以盡量地避免這種情況。要提高臨床的診斷的效率,包括加快診斷的流程,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方面。

  所以我們也在呼吁,對于綜合能力強的醫院,同時有P2+的實驗室的醫院,後者又是救治病人單位,要把診斷的權限和資質放到這樣的醫院,推進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病人的確診流程,這樣可以保證診斷的及時性,同時也減少我們隨著這些樣品的增加,運送過程中可能也存在的一些危險。

  問:新型冠狀病毒是否會糞口傳播?

  王福生:糞口傳播,我覺得這個問題還需要在臨床上結合相關的病毒學家,跟臨床專家在一塊開展研究,闡明這個問題,對阻斷病毒的傳播,或者是對控制疫情有非常大的幫助。

  問:最近大家陸續返崗復工,應該如何做好防護?

  王福生:我們也提醒大家,最關鍵的就是戴好口罩,及時地洗手消毒,同時避免和疑似人群進行直接的一些交流和接觸。做到這兩點在很大程度上可以保護我們自己不被感染。如果在人口密集的情況下,即使可能戴了口罩,你戴得不好,可能也會被感染。所以我們一定要避免人群的聚集。

  問:您覺得部隊在此次疫情防控過程中發揮了怎樣的作用?

  王福生:在關鍵的時候響應黨中央號召,支援武漢,我們是一支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能勝的隊伍。

  記者:童嵐 梅元龍 張揚 劉春暉

  編輯:梅元龍

  新華社音視頻部制作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白羽
權威訪談|對話院士王福生:建議把“新冠”診斷權限放給部分有能力的醫院-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11721125537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