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廳級村官”陳華
2020-02-12 20:01:5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哈爾濱2月12日電 題:“廳級村官”陳華

  新華社記者 楊思琪

  一身迷彩服,一張曬得黝黑的臉,一笑就瞇縫起來的眼,站在農民當中,陳華比誰都更像農民。老百姓説,這個“廳級村官”沒有一點“官架子”。

  陳華曾是黑龍江省機關事務管理局副巡視員,綏棱縣靠山鄉靠山村第一書記。

  2016年9月,黑龍江省從省直機關選派117名幹部擔任駐村第一書記,57歲的陳華是其中年齡最大的一位。很多人不理解:“都快退休了,還不歇歇?”陳華卻説:“我得幹,我見不得老百姓窮。”

  當時的靠山村村容破敗,基礎設施落後,村集體負債60多萬元,村民對脫貧不抱什麼希望。為了摸透村情民意,陳華白天走村入戶,晚上把村幹部、老黨員和村民代表召集起來聊天,為脫貧“號脈”。

  陳華決定從小事、實事做起。村口有段公路是下坡路,雪天路滑,經常有車滑到溝裏。陳華自己掏錢買了鐵鍬、掃帚,一個人清雪。第二天,有位老黨員加入。陳華以此為契機成立了“黨員模范義務先鋒隊”。

  黨建強了,激勵著黨員處處起帶頭作用。很快,靠山村以黨員為骨幹力量,建立了花卉扶貧産業園。2017年,培育的50萬株花卉銷往省內機關和街道社區,30名來産業園務工的貧困戶人均增收3000多元,産業園創收10萬元。2018年,花卉種植規模擴大到100萬株。

  農閒時節,陳華和村幹部商量,利用扶貧資金購置鉤機、拖拉機,召集18戶有勞動能力的貧困戶,組建村勞務施工隊,在本地和周邊縣區包工。這樣一來,既增加了貧困戶收入,又給百姓降低了生産成本。

  靠山村悄然改變。如今,73歲的劉成老兩口告別了泥草房,住進了整潔明亮的“幸福大院”。和他們一樣,30多戶貧困戶在“幸福大院”過上了“暖冬”。劉成説:“咱靠山村有了新靠山。”

  為了省下建“幸福大院”運材料、搬水泥、刷油漆費用,陳華讓自己和工作隊的每個人都變成勞動力。為了省煤,陳華基本靠電褥子取暖。可是,為了幫助貧困戶治療兒子腦癱,他自己拿出了2000元;五保戶家的房子壞了,他自己掏錢幫助維修……

  靠山村黨總支書記王志強説:“陳書記不僅帶來政策、資金、項目,更帶來一種理念、思路和作風。”

  3年下來,靠山村發生不小變化,村裏有了水泥路面、太陽能路燈,有了花卉基地、農機合作社、北藥種植……扶貧産業帶動500多人脫貧,村集體每年有數十萬元收入。2018年8月,靠山村實現整村脫貧摘帽。

  記者採訪了解,靠山村是陳華幫扶的第8個村。2006年以來,陳華先後深入7個市縣8個貧困村展開扶貧工作。14年來,他每年駐村超過200天,幫扶過的不少村子變成了先進村、小康村。

  距離靠山村不遠的雙合村,有著寬敞的文化廣場,寬闊氣派的水泥路,儼如城鎮社區。這就是陳華的上一個扶貧“戰場”。村民王世祥回憶説,陳華給當地留下的不只是這些,還有共産黨員的好形象。

  身邊的扶貧夥伴換了一撥又一撥,陳華卻“巋然不動”。去年底,年滿60歲的陳華雖然退休,依舊忙碌在扶貧一線。

  陳華表示,靠山村剛起步的花卉産業還需要再扶上一程。今年大年初四,他和駐村工作隊又從哈爾濱趕到靠山村,一邊安排疫情防控工作,一邊和村民們準備花種繁育。“花苗長出來,村民一年就不用愁了。”陳華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吳咏玲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南極考察隊拜訪巴西費拉茲站
中國南極考察隊拜訪巴西費拉茲站
武漢:停擺的列車
武漢:停擺的列車
北京節後復工首日見聞
北京節後復工首日見聞
走近N95口罩生産線
走近N95口罩生産線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565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