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平遙古城度過最靜“中國年”
2020-02-14 17:24:1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太原2月14日電 題:平遙古城度過最靜“中國年”

  新華社記者

  這是平遙古城最靜的“中國年”。

  陽光灑在斑駁的古城墻上,精雅的屋檐下一串串紅燈籠高高挂起,窗花綻放,聯墨飄香,中國紅是古城最美的年味兒。只是今年少了欣賞者。空曠的大街上,只有幾個購物的居民穿梭而過。

  “從未見過它這麼靜的模樣。”55歲的雷彩玲仍感覺不可思議。古城被評為世界文化遺産後她開了一家客棧,年年春節爆滿。今年她關上四合院的大門,和家人一起做飯、打乒乓球,陪6歲的小孫子玩耍。這個春節是她開客棧19年來過得最放松的一次。

  古城歷經2800余年的風雨,是中國漢民族城市在明清時期的傑出范例,也是19世紀至20世紀初期中國銀行業的中心。從2006年起,平遙每年春節期間都要在古城舉辦“中國年”活動,唱大戲、包餃子、點旺火……中外遊客偏愛來此尋找“古中國”和“老年味兒”。

  然而,一場疫情中斷了它的熱鬧。

  平遙縣人口54萬,這個春節有3000余名平遙人從武漢回鄉。根據山西省衛健委通報,截至2月14日0時,平遙縣累計報告新冠肺炎確診病例34例,佔山西省確診病例總數的四分之一還多,主要集中在古城外的寧固鎮、杜家莊鄉、香樂鄉。

  自古以來,平遙縣民多田少,地瘠薄,人們試圖在家鄉外走出一條擺脫貧困的生存之路。山西省社科院歷史研究所所長高春平説,明清時期,晉商就在漢口販運絲綢、開茶莊、開票號等,他們在漢口的票號曾多達40余家。改革開放後,平遙人又到武漢做起針織品生意。

  “多虧政府果斷決策,要不然我們還下不了決心。”雷彩玲説,當時家裏20多個房間全部被預訂出去,收到政府通知後,她連夜退錢、勸返,有的外國遊客不重視,她就找英語説得流利的人耐心解釋。

  除暫停一切旅遊活動、關閉經營性場所外,平遙還採取各種管控措施,防止疫情擴散。

  記者駕車從平遙縣城到香樂村,需經9道關卡,每過一道關卡都要登記、測體溫、消毒。這個3900余人的大村,有近百人從武漢返鄉。村裏家家閉門謝客,街上灑滿消毒用的白石灰,只有“便民服務小哥”們還穿梭在大街小巷。

  開超市的任金山是其中一位。記者遇見他時,他騎著電動車,穿著防護服,戴著三個一次性口罩,正給一戶村民送雞蛋和面包。“價格不漲,運費不收,一天要送20多家。”

  記者穿著防護服來到村裏冀大叔家,他因年前去武漢幫兒子賣襪子不幸感染新冠肺炎,由于病情惡化轉院到太原市第四人民醫院治療。他的心情一度跌落谷底,在醫護人員精心治療和開導下,已于元宵節出院。

  “待我像親人一樣,太感動了……”想起在醫院裏的十余天,冀大叔潸然淚下。買不到錦旗,他就通過微信發給院長一封感謝信。

  為避免交叉感染,平遙縣還改造出兩個集中隔離點,安置所有確診和疑似病人的密切接觸者,冀大叔的家人就在隔離中。

  平遙縣副縣長鄧繼傑説:“靠著嚴防死守,我們把疫情困在了原地。”

  “這可比非典時管得嚴多了。”雷彩玲回憶,那個時候,雖然遊客不來了,但鄰裏之間還會走動。“也幸虧管得嚴,數字終于穩定了。”

  人勤春來早。古城書院街上一間民宅內傳出敲擊聲,在安靜的街上顯得更加清脆。71歲的范師傅獨自一人在修理風機,他幹這一行已有近50年。“初五就復工了,顧客著急用。”

  古城內省級非遺“傳統油茶制作技藝”的傳承人龐建民也沒閒著,他為平遙疫情防控一線人員送去6萬余元的産品。在景點值班的梁小梓接過油茶,望著不遠處的古城墻説,“我們有‘過節登高節節高’的傳統,過年沒能上去,盼著古城迎賓那天,把遺憾補回來。”

  走出古城,記者看到護城河依舊冰封,但已顯出消融的跡象。(記者王學濤、馬曉媛、孫亮全、王勁玉)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武漢必勝!
武漢必勝!
中國南極考察隊拜訪巴西費拉茲站
中國南極考察隊拜訪巴西費拉茲站
武漢:停擺的列車
武漢:停擺的列車
北京節後復工首日見聞
北京節後復工首日見聞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5575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