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新華社發布2019年度“人工智能時代媒體變革與發展”研究報告
2020-02-20 15:01:48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近年來,新華社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要求,聚焦通訊社主業,持續追蹤人工智能技術前沿成果,創造性地研發新聞應用場景,引領媒體人工智能發展潮流,走在世界媒體前列。在大力推進技術革新,通過智能化創新提速提量、提質提效的同時,新華社高度重視相關研究工作,以期為業界實踐提供啟示借鑒。2019年5月,新華社成立“人工智能時代媒體變革與發展”課題組,聚焦國內外媒體智能化發展情況,關注人工智能領域代表性科技公司的前沿進展,同時面向國內百余家媒體開展問卷調查,調研成果形成2019年度“人工智能時代媒體變革與發展”研究報告,近期將在報告基礎上推出專著《智能時代:媒體重塑》。現將報告核心內容摘編以饗讀者。

  智能時代:傳媒業發展現狀、挑戰與趨勢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把創新擺在國家發展全局的核心位置,高度重視人工智能發展,多次談及人工智能重要性,為人工智能如何賦能新時代指明方向。近年來,我國先後頒布了一係列國家級戰略規劃,啟動實施人工智能重大項目、推動人工智能學科建設、布局人工智能創新發展實驗區,不斷強化人工智能基礎理論和關鍵技術研究,促進人工智能與經濟社會的高度融合。

  人工智能技術的突飛猛進帶動了媒體行業的飛速發展,全球新聞傳播領域呈現出智能化發展趨勢。人工智能技術不僅重塑了新聞生産的整個業務流程,而且改變了傳媒産業價值鏈上的各個環節,還催生出新的媒體業態。人工智能技術在與新聞媒體結合的過程中具有廣泛的應用領域和想象空間,甚至可以將人工智能視為下一代新聞媒體的生態環境。

  人工智能時代,傳媒業應堅持守正創新,在變革中厘清變與不變的認識,把握堅持與發展的關係,避免走入“技術至上論”的迷思。牢牢堅持內容為王,在任何時候都不能丟掉主流媒體的內容優勢,同時努力運用智能技術提升傳播力、引導力、影響力、公信力。必須明確“人機協作”中居于主導地位的仍然是人,人工智能技術是服務于新聞信息策、採、編、發的工具,不能完全代替人。媒體從業人員應認真踐行“四力”要求,不斷增強腳力、眼力、腦力、筆力,採寫有思想、有溫度、有品質的新聞。

  課題組深入調研國內外媒體智能化發展情況,了解人工智能領域代表性科技公司的前沿進展,同時面向國內百余家媒體開展問卷調查,調查范圍涵蓋通訊社、報紙、廣播、電視、網站、新媒體業態等各類媒體機構。綜合深度調研以及問卷調查結果,我們有以下發現:

  一、現狀分析

  近幾年,國內媒體融合深入推進,傳統媒體正在發生嬗變,大量新聞信息內容不僅通過報刊、廣播、電視等載體傳播,還向網站、“兩微一端”等新的傳播渠道拓展。隨著算法推薦、語音交互、計算機視覺等技術的不斷發展,新型主流媒體建設提速,國外媒體對人工智能的探索運用也如火如荼。傳媒業希望借助人工智能技術高效地進行內容的生産、分發、管理,打造媒體與用戶之間的互聯互動的新生態,助力轉型升級與融合發展。人工智能正深度融入傳媒産業鏈的各個流程和環節,催發一係列的化學反應。

  ※一是國內傳媒業對人工智能技術的應用呈現積極態勢,有助于輿論引導能力和傳播效果的增強。

  超八成(81.8%)受訪者認為國內傳媒業對智能技術的應用呈現出積極態勢。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央廣播電視總臺以及不少地方媒體積極迎接人工智能時代到來,創新體制機制,整合各方資源,釋放新聞生産力,智能化新技術、新産品不斷涌現。近半數(49.2%)受訪者認為人工智能技術的應用,使媒體輿論引導能力增強,傳播效果提升明顯。

  ※二是國內多數傳媒對人工智能技術的應用程度及效果一般,不少傳統媒體智能化建設遲緩。

  超四成受訪者表示,目前國內傳媒業對人工智能技術的應用程度及效果一般。受限于資金、人才、技術等方面的問題,不少傳統媒體智能化發展方面動作遲緩:一方面一些傳統媒體的移動化、數字化轉型已舉步維艱,盈利模式不清、人才流失嚴重,智能化發展需要的關鍵技術和設備成本投入高昂,成為其不能承受之重;另一方面很多傳統媒體的技術力量薄弱,不具備自主研發和搭建平臺的能力,很難實現人工智能技術的快速落地和持續迭代,因此部分傳統媒體應用人工智能面臨重重阻礙和困難。受訪者普遍認為新媒體業態、機構對于人工智能技術的應用效果好于傳統媒體。

  ※三是人工智能技術對媒體採編發流程的影響很大,已滲透至新聞領域各環節。

  人工智能對媒體採編發流程的影響最大,對編輯工作、媒體機構品牌的影響也比較大,相對而言對記者工作、經營工作的影響小一些。隨著人工智能技術的不斷成熟,國內外傳媒業都開始將其運用到新聞生産傳播的各個環節,數據挖掘被用于尋找新聞線索,機器人寫作被用于內容生産,算法推薦接管內容分發等。人工智能已經滲透至信息採集、內容生産、內容分發到與用戶互動等全鏈條。數據表明,國內新聞工作各業務環節中,人工智能應用滲入程度最高的環節集中在輿情監測/線索收集、內容精準傳播、用戶畫像等方面。人工智能應用對新聞報道的時效性、個性化新聞分發的精確度、新聞生産效率提升等方面的幫助作用最為受訪者認可。

  ※四是算法推薦新聞、AI合成主播等智能技術應用,令媒體從業者印象深刻。

  受訪媒體人印象最深的智能應用是今日頭條算法推薦和個性化信息流分發,新華社推出的AI合成主播、“媒體大腦”。人工智能技術驅動的新的媒體業態中,受訪者印象最深的集中在視頻平臺(快手、抖音等)、資訊定制類平臺(今日頭條、一點資訊等)及網絡社交類平臺(微博、微信等)。受訪者知曉程度最高的五項智能技術是AI合成主播(39.0%)、算法推送新聞(39.0%)、機器人寫稿(37.6%)、輿情監測/新聞熱點抓取和預測(36.2%)和智能檢校(監測新聞稿件中的可疑或高危文本/圖片並進行預警)(34.1%)。綜合受訪者在使用頻率、易用性、重要性、對效率的提升程度等維度的打分情況,傳媒領域落地的五大“明星”智能技術是:原創識別及盜版追蹤、視頻字幕生成、算法推送新聞、圖片視頻自動分類以及採訪助手(自動把採訪的語音或視頻轉化成文字輔助編輯寫稿)。

  ※五是人工智能對傳媒業影響巨大,將助推新業態産生及媒體融合發展。

  超八成(87.4%)受訪者認為人工智能對傳媒業整體影響大。近七成(67.2%)受訪者認為,人工智能將不斷催生新的媒體業態。今日頭條、一點資訊、快手等雖然聲稱自己不是媒體,但它們運用人工智能技術實現算法推薦分發,並積極打造內容生態平臺,業已成為具有媒體屬性的新興業態。82.9%的受訪者認為國內媒體融合發展進程中,人工智能技術的應用空間大。55.9%的受訪者認為人工智能將與媒體“深度滲透(融合)”,助推媒體融合向縱深邁進。

  二、問題與挑戰

  人工智能與媒體各業務環節深度融合,實現了提質增效,但在發展進程中,面臨不少問題與挑戰。對于媒體自身而言,技術基因先天不足、隊伍能力跟不上發展要求以及理念、成本等問題在國內外傳媒界普遍存在。與此同時,隨著人工智能技術越來越多介入新聞生産和傳播實踐,其雙刃劍效應愈加明顯,失序失范現象頻現,一係列新問題新挑戰接踵而至。

  ※一是觀念認知水平滯後于智能化發展趨勢。

  有效推動人工智能技術應用與媒體創新變革,理念必須先行。調查數據顯示,59.7%的受訪者認為,推進媒體智能化發展,首先要全員刷新觀念、提高認識水平。沒有充分的思想認識和正確的思想觀念,就難以有科學的發展戰略和創新策略。目前,媒體應用人工智能最常見的觀念和認知誤區表現在三方面:一是在觀念上,對運用人工智能加速媒體融合“霧裏看花”,認識不充分、不到位。二是在認知上,對人工智能技術在新聞生産領域具體環節的應用效果,還存在“看不見”“看不起”“看不懂”的情況。三是一些媒體機構對于人工智能重視程度不夠,缺乏清晰的發展目標、實施路徑和戰略規劃。

  ※二是傳統媒體體制機制不能有效適應變革。

  首先,表現在傳統組織架構、業務流程的不適應。問卷調查數據顯示,63.9%的受訪者認為媒體應對人工智能的挑戰首先應注重改造傳統的採編發業務流程。近年來,一些媒體先行先試,在空間意義上完成了平臺架構和外部形態的改造,但在實際生産運作中還需要進一步理順生産關係、重構新聞生産流程。其次,是資金制約。人工智能相關軟硬件的引進開發及數據庫構建管理需要較高資金投入,在當前傳統媒體整體業績下滑背景下,不少媒體表示“有心無力”“沒錢投入”。第三,人才隊伍建設面臨新課題。一些傳統媒體人員隊伍能力跟不上媒體智能化發展要求,不能熟練運用新技術、新手段,存在“本領恐慌”。缺乏媒體智能化發展所需的復合型人才、創新性人才,特別是在技術、運營等部門,領軍人才少之又少。傳統媒體由于體制機制掣肘,大多存在人才“用不好”“留不住”“招不來”的難題。

  ※三是傳統媒體機構技術基因先天不足。

  技術是媒體發展變革的第一生産力。從全球范圍看,不少傳統媒體積極擁抱人工智能技術,努力轉換角色,從內容生産者向平臺運營者轉化。然而,如何科學合理地研發、運用智能化技術,提高人工智能技術的本土化水平,開發滿足市場需求的新場景、新模式,確保應用水平與技術本身的發展水平相匹配,始終是媒體智能化轉型的一大痛點。調查結果表明,75.3%的受訪者認為媒體應對人工智能的挑戰最重要的是增強採編隊伍技術儲備和創新能力。當前,技術基礎設施不足、技術實力不足、人工智能技術應用水平與創新能力有限、媒體機構與技術公司的合作模式有待優化,是影響人工智能技術在媒體落地應用的四個主要問題。

  ※四是數據標注成為智能化發展瓶頸。

  提高人工智能應用水平,大規模、高質量的數據積累必不可少。媒體機構在內容生産、用戶服務過程中會産生海量的新聞素材數據及用戶行為數據,但大量的數據資源並不能直接用于人工智能的算法訓練。調查數據顯示,59.5%的受訪者認為,面對人工智能的挑戰,要高度重視內容數據化。目前,國內不少媒體已在這方面展開積極嘗試,但海量的新聞稿、歷史圖片、視頻數據等數據資源,需要投入大量成本,進行“數據清洗”(Data cleaning)以及標框工作,生成高質量的信息化數據。對于數據的清洗整理、加注標引、入庫管理需要大量的財力及物力去支撐。因此,對于大多數媒體而言,從“數字化”時代進入“數據化”時代,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媒體在布局人工智能戰略之初,就必須注意到數據的重要性,著力打造完備的數據源和處理龐大數據係統的能力。

  ※五是智能化發展給形成輿論共識和防止假新聞帶來挑戰。

  推薦算法基于用戶精準畫像進行內容篩選推送,提升了新聞生産個性化和新聞推送準確率,同時,由于側重迎合個人偏好,導致“信息窄化”,形成“信息孤島”。長此以往,輿論趨于分化、極化、碎片化,形成社會共識、增強社會凝聚力難度加大。與此同時,人工智能技術濫用誤用引發虛假新聞危害,基于深度學習、虛擬現實等的換臉技術、語音合成技術、視頻生成技術大大發展,虛假文本及音視頻成為“新型謠言”。調查結果顯示,半數以上(54.5%)受訪者認為,假新聞的識別難度加大是影響人工智能發展的重要問題。傳統假新聞尚可通過多種渠道驗證真偽,但在人工智能技術“黑箱化”的趨勢下,信息來源和真偽的判斷難度加大。

  ※六是用戶數據安全與隱私成為不容回避的倫理風險。

  基于廣泛數據分析的人工智能技術大大增加了公民隱私受侵犯的風險,對個人信息的非法使用和採集,對數據來源缺乏安全有效保護,易于造成隱私泄露,出現信息安全問題。調查中,半數受訪者認為,隱私保護難度加大已成為人工智能在傳媒業運用中存在的重要問題。在媒體智能化發展進程中,用戶在與媒介接觸的過程中生成了海量數據,在基于用戶個人資料、行為數據提供更精準更優質服務的同時,保障數據安全、尊重用戶隱私十分重要,必須時刻關注在保護用戶數據方面是否存在漏洞,加強對用戶隱私的保護,落實相應的人工智能安全策略。

  三、對策與建議

  隨著媒體融合發展進入新階段,人工智能已經不再僅是一種趨勢,而是媒體産業變革的重要驅動力,誰在智能化領域佔得先機,誰就能掌握媒體變革的主動權。從技術發展角度看,目前尚處于“弱人工智能”時期,國內外媒體對人工智能技術的應用更多屬于初步探索,一些智能化理念從技術規劃設想到真正實踐應用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隨著科學技術的不斷發展,人工智能將持續推動變革新聞媒體的形態與業態,面對新變化和新態勢,我們提出以下建議:

  ※一是謀劃智能化發展戰略,探索技術發展新路徑。

  主流媒體應當根據自身的發展特點和實際情況及早謀劃、盡快制定智能化發展戰略,抓住人工智能、大數據、雲計算、區塊鏈等發展戰略機遇,探索技術發展新路徑,打造新的競爭優勢。具有資源優勢的中央級媒體需要進一步發揮引領作用,積極探索技術發展新路徑,加大對人工智能的自主研發投入,掌握技術核心,打造智能化、移動化、可視化、社交化等自主可控的新媒體平臺;同時,加強與頭部科技公司的技術研發合作,拓展前沿技術引進渠道。其他媒體機構應當有選擇地走技術自主研發或者技術引進之路,確保在智能化發展浪潮中不落伍、不掉隊。

  ※二是轉變傳統思維觀念,順應智能化發展新趨勢。

  正如互聯網對傳統媒體帶來的衝擊一樣,無論個人意願如何,人工智能已經深入影響傳媒業的發展變革。傳統媒體機構需要培養新的觀念理念順應智能化發展新趨勢,探索新的體制機制、新的組織架構、新的業務流程以及新的人才隊伍,進行徹底的智能化轉型。傳統媒體人需要主動轉型,改變舊式的媒體思維,深化對人工智能發展趨勢的認識,提高對技術運用與內容創新關係的認知,不斷適應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潮流。

  ※三是變革新聞生産體制機制,切實發揮技術引領。

  人工智能技術對新聞生産方式的影響,將直接推動未來媒體的發展。主流媒體的融合發展與智能化創新,不僅是成立新部門、運用新技術,而且要推動媒體資源的全面融合,以核心技術、關鍵技術為依托再造新聞生産全流程。人工智能時代,主流媒體不僅要重視技術研發與應用的資金投入,而且要盡快創新變革新聞生産的體制機制,依靠新的制度實現技術與新聞生産各要素的優化整合,更好地吸納資源、吸引人才,構建管理扁平化、功能集中化、産品全媒化的融合發展體係,真正釋放科技潛能、不斷激發創新活力、切實發揮技術引領。

  ※四是推動內容智能化創新建設,增強輿論引導力。

  人工智能等新科技能夠推動新聞報道的形式創新、手段創新,但內容創新是根本。主流媒體在引入並運用新科技的基礎上,要進一步推動前沿技術充分賦能內容創新,把內容創新與形式創新有機結合。傳媒業不僅要注重新技術的使用,更要提高內容的深度挖掘和技術對內容表現和傳播的適配性,使得新聞內容與前沿技術應用無縫對接。同時,主流媒體要充分借助人工智能等前沿科技深入研究新媒體傳播規律和受眾市場,不斷改進産品設計、優化産品形態、提高産品質量,切實增強輿論引導力。

  ※五是全面整合市場資源,推動媒體融合縱深發展。

  人工智能與5G、大數據、雲計算、物聯網、區塊鏈等新興科技産業一同改變著傳媒業的發展生態。傳統媒體機構只有不斷跨界整合市場中的科技資源與技術力量,在産品融合、終端融合、渠道融合、人員融合等各方面實現跨越式發展,才能在信息市場中重握主動權,逐步構建起合理的信息傳播生態圈及價值體係。中央級媒體擁有得天獨厚的資源優勢,必須作為主力軍和排頭兵積極探索技術資源整合的方式方法、渠道途徑及發展道路,充分發揮科技賦能效應,推動媒體融合縱深發展。

  ※六是重視挖掘數據價值,重塑傳媒業核心競爭力。

  主流媒體在長期發展過程中積累了大量豐富寶貴的採編資源,為其不斷提高報道質量、有效履行職能發揮了重要作用,應當充分挖掘數據價值,探索打造一體化大數據管理體係,利用先進算法和算力,實現數據資源的整合共享、數據標引、數據清洗、人工智能訓練以及結構化存儲。主流媒體應當將大數據分析能力融入新聞生産全流程,使新聞生産流程從基于經驗升級至基于數據,探索建立傳媒業特有的數據生態,打造數據驅動型媒體,重塑核心競爭力。

  ※七是打造智媒體新型團隊,培育全媒化人才隊伍。

  智能媒體需要匹配“智能+”的編輯記者,未來的新聞人才隊伍應當是復合型的,既需要復合型的個人,更需要復合型的團隊,“全媒體編輯記者+人工智能工程師”可能將成為基礎配置之一。主流媒體需要科學制定全媒體、智媒體人才的發展整體規劃,改變傳統招聘重採編輕技術的現狀,加大智能技術人才的選聘力度;加強傳統採編人員的智能技術培訓,提升採編人員之間、人機之間的協同創新能力;探索專家型編輯記者培養與融合報道能力提升的有機結合,構建專業型和全媒型人才成長的“雙路徑”。

  ※八是探索法律倫理規約,確保人工智能可管可控。

  傳媒業在開展人工智能的研發和應用中,需要把握住以人類價值觀為導向的方法論,充分考慮人的良知和情感,避免出現安全失控、法律失準、倫理失常等問題,如當前各大新媒體資訊平臺需要不斷完善算法推薦機制以確保輿論安全等。隨著技術的發展,人工智能的能力將不斷增強,應當盡快從法律法規層面制定符合媒介倫理的規則和標準,嚴防技術失控、保護用戶隱私、確保人工智能産品皆可溯源,使人工智能既要具備“智慧”又要確保其 “善用”。

  四、趨勢展望

  目前,人工智能對傳媒業産生深刻影響,從內容生産自動化,到智能分發精準化,再到內容形態多樣化和運營管理係統化,其業務流程和生態體係發生著翻天覆地變化。未來,將呈現以下發展趨勢:

  ※一是主流媒體加速融合發展智能化進程。

  人工智能在媒體融合發展中的效應,一方面在于提高媒體全要素生産率;另一方面,人工智能將推動媒體更好發揮在國家治理體係現代化中的作用。構建共享、共建的智能化新型主流媒體平臺,打造公共信息服務的智能媒體矩陣,或是媒體融合發展的重要方向。

  ※二是新媒體業態將不斷涌現。

  傳媒業態和內容樣態逐漸增多,“四全媒體”內涵和外延都將繼續擴展,新平臺、新終端、新交互工具不斷演化迭代,機器人新聞、傳感器新聞、區塊鏈新聞等新聞品類將蓬勃發展。

  ※三是行業巨頭愈發重視關鍵核心技術的研發。

  科技公司技術研發將致力于專用芯片、算法平臺和垂直數據為重點的人工智能生態體係,提供更優質的服務;通過多種技術路徑,推動人工智能質的飛越。主流媒體通過自主研發和外部合作,為解決採編審發、版權保護、盈利模式等痛點提供有效路徑。

  ※四是主流媒體集團與頭部科技公司越來越強大。

  隨著技術在新聞傳播實踐中的作用增大,媒介組織形態將出現新的分化、組合。主流媒體集團和頭部科技公司具備更強的資源吸附能力,在傳媒業中起到技術引領作用。一部分媒體機構逐漸邊緣化甚至消亡,一部分媒體機構轉入長尾市場和垂直領域。

  ※五是人機深度融合成為提升新聞工作者“四力”的未來常態。

  人工智能將更深入全面地介入媒體信息採集、內容生産、分發反饋等各個環節,輔助新聞工作者延伸“腳力”、提升“眼力”、增強“腦力”、創新“筆力”。人工智能應用模式將從組織層面和項目層面走向個體化、常態化,科技賦能+人文賦能成為人機融合的新基點。

  ※六是媒體專業界限更加寬泛。

  新興媒體業態使得記者和編輯的角色邊界更加寬泛,算法和用戶在傳播體係中權重越來越大。專業人才和普通用戶的媒介素養將深度重構,傳統以文科專業為主的體係將持續調整,跨專業、復合型特徵更為凸顯。

  ※七是智媒體將提供更有溫度的産品服務。

  媒體將能夠更好地感知受眾的情緒變化,推送更貼近用戶心境的新聞信息産品,同時更準確地研判大眾對于社會熱點事件的情緒反應和輿論走向。

  ※八是音視頻生産消費將迎來全方位升級。

  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將進一步提升音視頻內容的生産效率、拓展創新創意的空間,基于不同場景的音視頻內容消費將呈現爆發式增長,語音交互技術帶來人機交互界面的重塑,幫助媒體開拓新的流量入口。

  ※九是傳媒業版權保護的意識與能力將不斷增強。

  人工智能等前沿技術將進一步助力解決版權保護問題,提供內容變現、盈利模式創新的智能化技術支撐,將催生傳媒版權領域的新規則與新生態。

  (新華社“人工智能時代媒體變革與發展”課題組)

  附:2019年度“人工智能時代媒體變革與發展”研究報告全文及問卷調查結果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新華社發布2019年度“人工智能時代媒體變革與發展”研究報告-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5601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