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穿上隔離服 我們就是突擊隊戰士
2020-02-21 07:35:53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2月15日,江城武漢,28歲的護士李秀男和一位患者在隔離病房一起望著窗外的雪花。

  李秀男來自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朝陽醫院(以下簡稱“北京朝陽醫院”),他告訴這位患者姐姐他們當天的戰績:成功讓一名重症患者轉危為安。

  在北京支援武漢醫療隊裏的北京朝陽醫院分隊,7名35歲以下青年醫護人員組成了北京朝陽醫院援助湖北青年突擊隊(以下簡稱“突擊隊”)。他們幾乎都是第一次長時間穿戴防護裝備,進入隔離病房。在對口支援醫院成為重症及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收治點後,他們承擔起臨床工作中風險最大、最累的護理工作。

  天南海北的年輕醫護人員成為戰友

  在武漢的新冠肺炎定點醫院中,幾乎每個隔離病房都穿行著來自不同醫院不同科室的醫護人員,他們從穿上隔離服的那一刻就“開始相互監督”。

  突擊隊隊長趙路是北京朝陽醫院門診採血中心、靜療中心護士長,支援武漢20多天,他和不少突擊隊隊員、本地護士搭班合作過,“剛開始大家要熟悉本地常用醫療工具的規格與用法,熟悉環境,但因為比較年輕,很快就了解並適應了病房的運轉”。

  突擊隊員尹茜曾和來自武漢本地的外科護士覃芳芳一起接管了病區中1/3的患者。在共同完成一次患者治療後,尹茜看到覃芳芳露出了久違的笑容,“這個剛畢業參加工作的小姑娘,已經一個月沒回家了,我們佩服她”。

  因救治患者聚在一起的青年醫護人員在默契中成為戰友。李秀男常和一些心理壓力大的本地護士聊天,聊業務操作,也談心,“他們真的有勇氣,我們是同甘共苦的戰友,也是朋友”。

  突擊隊所支援的協和醫院西院是新冠肺炎重症及危重患者收治點。截至2月20日9時,北京支援武漢醫療隊接管的3個病區累計收治患者234例,累計收治重症患者143例,累計收治危重症患者69例。

  用專業操作把暴露風險降到最低

  從工作第一天“病區瞬間就收滿”到之後重症及危重患者增加,趙路和隊員們時刻都在想辦法應對可能出現的突發狀況,用專業操作避免暴露的風險。而防護裝備的層層包裹讓他們的體力耗費、耗氧量,“是在普通病房時的2~3倍”。

  他們用很多操作上的細節來降低感染風險。面對帶著氧氣面罩無法戴口罩的患者,趙路主動要求進入病房,他採取特殊站位,不進行面對面治療,用平行站位保證氣流平行度。

  隊員任一在前線手記裏這樣表述這位隊長的“衝勁與擔當”:每次給趙路老師送所需藥品時,他總是怕我們增加感染風險,只將門開一點點小縫兒,有時他甚至隔著門玻璃跟我們對話。

  “一進病房門,看到患者呼吸機的狀態,説不緊張是不可能的,但心裏會提示自己,風險比較高,更要注意防護,用專業操作把暴露風險降到最低。”趙路説。

  過去在搶救室工作的8年給了趙路應對種種突發狀況的經驗。在隔離病房救治,他最擔心的就是隊員在後期出現情緒波動,“我常和他們説,搶救室是一個你們能看到人生命脆弱的地方,也是能看到人生命堅強的地方”。

  “呼吸重症及危重症患者時刻面臨生命危險,有時撐下去就是一口氣、一瞬間的事。”尹茜到現在都記得和隊員李倩倩及本地護士合作轉運一位危重症患者,只花了不到2分鐘。在及時發現這位患者的吸氧設備無法正常運轉後,他們快速分工,尹茜以最快速度安裝經鼻高流量並設置參數,李倩倩在轉運途中給予患者儲氧面罩吸氧,監測患者生命體徵,並安慰指導患者。到隔天接班時,下一班的護士告訴尹茜,“這位70多歲的患者爺爺説,我們幾個護士救了他一命”。

  支援至今,32歲的尹茜在筆記本上記下了一個個患者的情況,“在重症新冠肺炎患者前標注一個星星,如果是危重患者,就把這個星號涂滿。”穿著多層防護裝備,她每隔15-20分鐘就去查看這些被標記的重點關注患者,為做好防護,她每天會進行物表消毒至少4次以上。

  與重症病房的病人彼此挂念

  對不少突擊隊裏的青年醫護人員來説,隔離病房裏的患者大多比他們年齡大,趙路和隊員特意學了不少本地方言來稱呼患者,“有的年紀大的患者,我們直接喊‘老爺子’他不理我們,我們用本地話喊‘爹爹’,立馬就回應了”。

  趙路説,和在普通病房護理不同,在隔離病房不僅要了解患者的疾病狀態及改善情況,更要留心他們的心理狀態。

  尹茜在隔離病房中感受到患者的理解。因為穿戴多層手套與防護裝備,護士給病人做留置針穿刺時常常摸不到血管在哪兒。她在扎針前都會告訴患者“不能保證一針就能扎上”,“但所有病人都説沒關係,我知道你帶著手套很不方便,又看不清。”尹茜説,這些患者“從不給醫護人員壓力”。

  因為充分信任,雖然視線只有護目鏡裏水珠劃過的一條縫,但她和李秀男等護士都幾乎做到了一針成功。

  “病人都説支援的專家來了,很有安全感很踏實。”趙路也記得第一天進隔離病房時,“一位吸氧病人一看見我們進去了,就趕緊轉過身找東西”。後來趙路發現,病人找的是口罩,“找完就趕緊戴上,平復了一會説,我不戴口罩不能和你們説話,你們是來幫我們的,如果你們都感染了,誰來救我們”。

  “無論是對本地醫療工作者,還是患者,都不要讓他們覺得你很怕他,怕被感染。不能讓人覺得你有距離感。”尹茜説。

  和突擊隊一同救治患者的呼吸科醫生王峰也在這些天感受到了患者的信任。“哪怕是重症患者,也非常樂觀,非常信任醫生,有一些稍微輕一些的患者,我們查完房離開時,甚至要站起身送我們。”王峰説,在這樣的特殊時期,看到了人和人之間的信任、尊重,人內心的善意被激發。(記者 朱彩雲)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吳咏玲
穿上隔離服 我們就是突擊隊戰士-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604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