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方艙醫院旁邊的樹開花了 | 天使日記
2020-02-25 18:07:21 來源: 中央廣電總臺中國之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面對新冠肺炎疫情,有這樣一群和死神賽跑的人,他們是父母,是妻子,是丈夫,是兒女……但在疫情面前,他們是身著白衣戰袍的“天使”。中國之聲《天使日記》第二十八篇,記錄“白衣天使”們的工作日常,捕捉“戰疫”最前線的點滴感動。

  2月24日 武漢 天氣陰

  我是胡智敏,武漢市肺科醫院內鏡中心的內鏡醫生,支援發熱門診已經25天。

  剛去發熱門診的那段時間是我們醫院發熱門診量劇增的時期,每天目睹門診患者焦急地排隊、等待,留觀室危重症患者不斷加床,除了開具相關藥物,還特別需要安撫患者的情緒。一部分患者在留觀室也得到了治愈,這是我們最高興的事情。

  作為醫生,我也在得到安慰。今天家人發來微信圖片,收到一大堆社區工作者為醫護人員家庭送的蔬菜,説家裏一切很好,讓我安心工作。我還接到陌生來電,是下沉社區的黨員同志對一線醫務人員的問候,並告訴我家裏有任何困難可以隨時打電話聯係他。

  這些天,發熱門診的患者數量一天天減少,絕大部分是前來復查的恢復期病人,留觀室的重症患者全部順利收入隔離病區,得到更加係統的診療……希望有更多讓人安心的消息。

  2月24日 湖北孝感 天氣多雲

  我是孝感市中心醫院呼吸內科護士長袁曼。

  因感染新冠肺炎,2月23日19時30分,黃文軍在工作了19年的湖北省孝感市中心醫院去世,年僅42歲。

  黃文軍作為醫院呼吸內科副主任醫師,是一位資深專家。疫情以來,呼吸科一直在收治新冠肺炎患者,從未間斷。1月24日,他主動提交請戰書,申請去隔離病區工作。黃醫生自身有糖尿病,卻一直堅守在工作崗位上。白天上發熱門診,頂在最危險一線工作,晚上趕往孝感市各縣市區,去參加新冠肺炎疾病相關的專家工作。他平時工作也是這樣,積極主動,從不叫苦叫累。因為黃文軍體態微胖,説話快人快語,臉上總是笑容滿滿,大家都説他是“老黃牛”。

  老黃,工作中,好多次在走廊裏和你碰面時,我們都喜歡跟你鬥嘴耍貧,因為我們都知道你不會生氣,我們就喜歡看到你燦爛的笑容。

  當得知你確診新冠肺炎以後,我趕緊給你打電話,我們都勸你放下手頭的工作,趕緊住院。你説自己還好,不要緊,還在樂觀的笑,可你不停的咳嗽聲,真是讓人擔心。後來,你病情加重,大家準備給你插管時,你在一張紙上寫下:“不插管,我還好”。我知道,你是怕傳染給同事……

  老黃,老黃牛……你還聽得見我們的呼喊聲嗎……

  2020年2月24日 武漢 天氣陰

  我是山東大學齊魯醫院肝病科主治醫師高帥。17天前,我們醫療隊支援武漢,接管了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東院區的兩個重症病區。

  我在十七病區工作,這個病區的患者大多是由方艙醫院轉來的。那位88歲的老人,讓我印象非常深刻 。

  她是由養老院送來的,身體非常虛弱,嚴重營養不良。由于常年臥床,生活不能自理,她背上還有幾片很深的壓瘡。

  老人在隔離病房裏非常緊張。我們在藥物治療的同時,也給了她更多的關懷和安慰。她聽不懂普通話,我們就自學了簡單的武漢話同她交流。她牙齒不好,我們專門準備了破壁機為她制備營養餐。隔離病房裏,不允許家屬陪同,護理人員為她喂飯喂水,翻身拍背,清理排泄物。有一次,我在查房的時候,她緊緊地抓住了我的手,滄桑的臉上滿是感動。

  老人很配合我們的治療。我們一起努力,最終戰勝了病毒。她也是我們醫療隊接管病區以來,首批出院的患者的之一。

  2020年2月24日 武漢 天氣陰

  我是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神經外科的主管護師席曉會,今天是我到武漢的第17天。

  我上個班是夜裏1點到5點。巡視完所有的患者後,我還是不放心5床的奶奶,總覺得她有什麼事情。進到病房,奶奶坐在床上,我説:“奶奶,您怎麼坐起來了?”老奶奶抬頭看看我,擺擺手,説:“沒事!”我又問:“奶奶,有什麼事您跟我説,我可以幫您!”她抬起頭,説:“我想喝水。”我剛拿起水杯,想去拿暖壺,奶奶説:“水有點涼。”説完她又將頭深深低了下去。我這才明白,奶奶想喝熱水,但是不好意思麻煩我去打水。

  打好熱水回到病房,我把奶奶保溫杯裏的水倒掉,去衛生間清洗了杯子、杯蓋,再回來倒上新打的熱水,跟她説:“現在有點燙,您晾晾再喝!”奶奶慢慢抬起頭,雙手合十,對我説:“謝謝,謝謝北京來的娃兒!”又低著頭小聲嘟囔了一句:“哎,我沒用,一天天總給人家找事情!”我趕緊説:“奶奶,沒事,我們從北京那麼遠的地方來,就是來幫助您的。有事您説話!”她衝我點了點頭。我轉身離開,聽見身後又傳來一句:“謝謝你!”我回過頭,看到奶奶又在衝我拱手致謝!

  我工作已經15年了,沒想到還是會被這普通的三個字感動到淚如雨下。

  2020年2月24日 武漢 天氣陰

  我是天津市第三中心醫院重症醫學科護士許程飛,這些天擔任武鋼二院一隊護理八組的代班護士長。

  四樓病區收治了一名“特殊”的新冠肺炎患者,因為他還是一位腫瘤晚期患者,身上插著胃管和尿管,生活不能自理,需要護士全方位進行治療護理和生活照顧。第一次查房時,我發現患者雙側足跟壓瘡和骶尾部是深部組織損傷,後背壓瘡到了II期,左手手背處有水泡。由于條件有限,我只能先對患者手部的水泡和後背的壓瘡進行了處理,雙側足跟用枕頭抬高,後背用枕頭進行一側墊起,減少患者骶尾部受壓。之後每兩個小時帶領本院老師一起給患者翻身。通過細心的護理,目前患者的後背部壓瘡和手背部明顯好轉,足跟部和骶尾部壓瘡也沒有進一步惡化。

  2020年2月24日 武漢 天氣陰

  我是空軍軍醫大學唐都醫院疾病預防控制科主管護師曹小琴。到武漢已經32天了。作為一名疾病預防控制科主管護師,我的主要工作是保障隊友們的安全,不給病毒留下任何可乘之機。我們建立了全接觸點消毒殺菌制度,早上,我照常在酒店駐地門口配置消毒液。因為想盡早完成準備工作,本來兩次搬完的東西,我一次全拿上了,提著幾件,還用肚子頂著幾個,就在這時,駐地酒店對接老師徐春華朝我跑了過來,從我手中接過去一大半,還説:“以後這樣的事,一定叫上我一起,讓我多做些事吧!”

  又見到徐老師時,她正拿著幾個大洗衣盆過來,對我説:“昨天在電梯裏聽到你洗衣盆壞了,在問隊友借,我下班後就趕緊新買了幾個給你們用,你們還有什麼需要盡管和我説。”我無心的一句話,沒想到她記在心上。

  從“解放軍來了,我們有救了!”到“解放軍,我還能為你做點什麼?”這些天我們不但聽到大家的感謝,更聽到對我們的激勵。

  2020年2月24日 武漢 天氣陰

  我叫佧米力江•阿力木,是來自新疆和田地區傳染病專科醫院的一名護士。我們是和田的第1批,新疆的第2批馳援武漢的醫務人員。

  在來武漢之前,我去過最遠的地方就是烏魯木齊。當我來到武漢的第一感覺就是特別美,高樓大廈特別多。

  我工作的地方是武漢東西湖方艙醫院,我們方艙醫院就是一個大家庭,有來自全國各地的醫護人員,我們C廳就是廣東和新疆的醫務人員,我們會彼此開玩笑地叫他們一聲靚仔,他們也叫我靚仔,我也特別高興。男護士的優勢是很顯著的,每次我們會提兩大桶水進倉,力氣活都是搶著幹的。

  現在每天都有出院的,出院的人數多,進倉人少,空床也有了,他們出院了我很高興,心裏感到特別欣慰。方艙醫院旁邊樹開花了,有粉色的、白色的,都能感受生命綻放,特別美麗。(記者:淩姝、張晶、王成林、馮會玲、陳慶濱、雷愷、吳卓勝、金昀瑾)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方艙醫院旁邊的樹開花了 | 天使日記-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56247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