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快遞小哥的手機裏,藏著武漢人最真實的生活
2020-03-01 12:41:29 來源: 中國新聞周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疫情之下,你們把快遞小哥當成什麼了?

  為了60套秋衣秋褲,武漢快遞小哥賈勝治開啟“掃街”模式,跑遍轄區所有門店,幾經波折買齊了這批緊缺物資。這是內蒙古援鄂醫療隊6名護士10天的“戰鬥服”。

  他把這批物資和父母連夜包的100個餃子送到醫療隊駐地時,專門帶上了蒸鍋碗筷,心裏想著媽媽念叨的話:“不知道我們南方人包的餃子,大夫們愛不愛吃”……

  賈勝治的父母連夜包了100個餃子,讓他帶過來給醫療隊。

  在關閉離漢通道後的30多天裏,賈勝治其實一直在跑。

  2月末的武漢,天氣在多雲和小雨之間徘徊,正如過去的每個初春。然而因為疫情,這個春天從關閉離漢通道那一刻起,注定要換一種打開方式。賈勝治是為數不多還能自由穿梭在武漢街頭的人,作為武漢江岸區黃浦京東物流站的站長,他所在的站點承擔了漢口解放大道和發展大道、建設大道交匯區域的的包裹配送。

  從“封城”、“封路”再到“封小區”,除了派件,賈勝治的電話成了“熱線”,打電話發消息的,有陌生人、也有老顧客,目的都是一個——麻煩幫幫忙。

  他的手機裏,藏著關閉離漢通道後武漢人最真實的生活。

萬萬沒想到,除了防護服

他們還急需秋衣秋褲

  伴隨全國各地醫療隊的應援,武漢城裏多了不少“逆行者”。

  熱心的賈勝治,也儼然從快遞員變成了醫護們的生活“管家”。

  2月19日一大早,剛到站點的賈勝治就接到了內蒙古烏蘭察布前旗物流站站長的電話,電話那頭自我介紹後,沒多寒暄直奔主題——內蒙古援鄂醫療隊現在賈勝治的派送轄區內參與救援,急需一批生活物資,尤其是秋衣秋褲。

  關閉離漢通道以來,除了派送日常包裹,賈勝治已經協調物流貨車,往醫院裏送了好幾趟防護、生活物資,幾乎是他離“戰場“最近的時候。他非常清楚一線任務的緊迫,但沒想到除了防護用品,前線醫務工作者還缺秋衣秋褲。

  賈勝治放下電話,安頓好站裏工作,出門“掃街”。原本繁華的轄區,如今營業的商家寥寥無幾,但凡開門的商場、百貨、超市,他一個也沒放過,最終還是沒湊齊物資清單上的60套秋衣秋褲。

  “這事兒辦不成不行。”賈勝治當即決定多條腿走路,立馬聯係了武漢的京東倉庫,確認本地倉內有全部醫護人員需要的物資後,賈勝治立馬聯係了醫療隊,指導醫生線上下單。之後再次聯係本地倉優先發貨,自己的站點加急派送,第二天一大早就把物資送到了醫療隊手上。

  物資送到了,他心裏的疑惑也解開了。原來內蒙古援鄂醫療隊在出發前一天晚上10點接到任務,時間緊迫來不及準備生活用品。而在密閉的防護服裏,貼身衣物經常被汗浸透,且不能帶出隔離區,只能一次性使用。60套秋衣秋褲,是6個護士10天的“作戰服”。

  聽説兒子對接上了援鄂醫療隊的大夫,賈勝治的媽媽連夜包了100個餃子冷凍好,連帶著一箱蘋果,讓兒子送給醫療隊員們。

  因為擔心護士們吃不上熱的,賈勝治還從家帶了蒸鍋和碗筷,“感謝你們來支援武漢,這些餃子下班餓了可以自己蒸著吃”。

  賈勝治將餃子送給醫護人員。

  護士們接過這些東西時,一度哽咽。

  如今,賈媽媽還不時念叨,“不知道我們南方人包的餃子,大夫們愛不愛吃。”

  送餃子時賈勝治也這樣想過,但他總會接一句,“不知道他們還要呆多久,只要他們有需要,我就去跑。”

“下單”在上海

“跑腿”在武漢

  在幫護士們買秋衣秋褲之前,賈勝治已經接下很多求助,第一個是買酒精。

  大年初二,賈勝治接到一通上海的來電。電話那頭的姑娘請他幫忙攔截一個包裹,包裹裏是兩瓶高度白酒。原來,姑娘誤以為高度白酒可以替代醫用酒精,結果酒還沒送到武漢父母的家中,白酒的除菌功效就被辟謠了。

  處理完攔截後,賈勝治追問了一句,酒精買到了嗎?女孩卻説高度白酒是她最後的希望,父母在武漢、自己在線上都買不到酒精。抱怨過後,姑娘試探著問賈勝治,你可以幫忙買酒精嗎?

賈勝治在站點清點貨物

  彼時,因為受疫情影響,賈勝治的物流站點訂單量比往年春節翻了一翻,人手卻因為假期和關閉離漢通道少了一大半。全站11個派送員,每天最長工作將近12個小時,才勉強派完不斷涌進站點的包裹。

  但賈勝治在電話裏沒多猶豫,應下了姑娘的請求。想著派送轄區有三家大型醫院,周邊藥店也不少,一家一家問過去,總該有存貨。沒想到,當時酒精已經成了“硬通貨”,一大半藥店已經挂出“酒精已售罄”的牌子,沒挂牌的也都缺貨。

  跑遍轄區都沒找到酒精的賈勝治有些不甘心,想起特殊時期武漢各站點自發建的微信群。發出了“義務跑腿”的第一個互助請求:“麻煩各轄區兄弟路過藥店,幫買採購兩瓶酒精,客戶急用。”

  最終,另一個站點的同事買到了一家藥店裏最後兩瓶酒精,賈勝治接過酒精一刻沒耽誤,送到了姑娘的指定地址。賈勝治發出互助請求的微信群,也成了日後武漢京東小哥們“義務跑腿”的重要工具,消息也越來越密集。

關愛行動聯盟群內截圖

送的是救命藥

不跑不成

  一天天過去,賈勝治接到的求助越來越多,需求也各不相同。但在所有求助中,送藥始終排在賈勝治待辦事項的第一位。

  二月中,賈勝治接到了一位老顧客的電話,請他救救自己的父親。原來老顧客的父親患有嚴重的高血壓,每天必須服藥,現在藥瓶眼看就要見底。因為藥店進貨困難,慢性病藥當時比較緊缺,老顧客好不容易聯係一家藥店買到兩瓶降壓藥。卻因為自己家和父親家的小區封閉,根本拿不到藥。

賈勝治騎著電動車為居民買藥

  老顧客的要求不多,請賈勝治幫忙去藥店取藥,通過京東物流寄給父親。拿到藥店和顧客父親家的地址後,賈勝治決定自己跑一趟。一來老人吃藥要緊,二來藥店和老人家離站點只有幾公裏,郵寄反倒耽誤時間。當天,賈勝治就把降壓藥送到了老人手中。

  然而,送藥的過程並非總是順利。半個月前,同樣是一位老顧客找到賈勝治,請他為家裏的糖尿病人送胰島素,雖然病人所在的黃陂區裏賈勝治的站點有30多公裏,但這時武漢路況極佳,距離不是問題。

  第二天一早,賈勝治特意開了自己家的車去送藥,眼看就要進入黃陂區,卻因為沒有通行證被攔了下來。

  私家車走不了,賈勝治想到了京東的物流貨車,立馬聯絡了當班的物流貨車司機,請他把胰島素帶進黃陂區,送到病人手上。遺憾的是,京東物流貨車也被攔在了黃陂區外,胰島素只能原路退回到老顧客手中。

  “換到現在,我肯定能辦成。“賈勝治説,現在京東物流車已經拿到運輸通行證,在武漢各區域火速馳援一線。好在,胰島素最後通過志願者及時送到了病人手中。

  這件事也給了賈勝治啟發。上周,賈勝治和自己“跑腿“微信群裏的20多個兄弟們,報名參加了“志願服務關愛行動”。他們相信,只要有人在奔跑,關閉離漢通道的武漢就不會停下來。

  至于疫情過後的日子,賈勝治説:“我想先好好睡兩天。”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趙文涵
快遞小哥的手機裏,藏著武漢人最真實的生活-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646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