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為醫務人員籌集護目鏡、免費修配眼鏡 陳家兄弟的抗疫故事
2020-03-09 13:47:14 來源: 央視新聞客戶端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位于華南海鮮市場隔壁的武漢視佳醫眼科門診部,平日以視力矯正和驗光配鏡為主營業務。弟弟陳慶豐是院長,哥哥陳慶申是董事長。在武漢市關閉離漢通道的這40多天,他們為武漢醫護人員募集20多萬副護目鏡,堅持為醫護人員免費修配眼鏡。

  大年初一 星夜兼程 將3萬多副護目鏡運往武漢

  陳慶豐是浙江溫州人,他和哥哥已經在武漢打拼十多年,對武漢有很深的感情。1月24日,除夕,回到老家想好好過年的兄弟倆,看到疫情的新聞坐不住了。當晚,陳慶豐接到了武漢協和醫院一位醫生朋友的電話。

  陳慶豐:他説怎麼辦,我們有三層樓的醫生都要隔離,現在眼睛完全暴露的。他講著講著就嘆氣,他來跟我説是希望我們這邊能幫忙籌集護目鏡。

  這通求助電話讓陳慶豐意識到武漢醫護人員對護目鏡的需求非常緊急,且數量巨大。除夕之夜,他和老婆開始向各方打聽護目鏡的購買渠道,最終打聽到臺州臨海市杜橋鎮有很多護目鏡制造廠。初一一早,陳慶豐就和哥哥出發前往臺州,找到了生産護目鏡的廠家進行採購。

  陳慶豐:開始去的時候庫存一萬左右,很少。結果那個老板知道我們要開車回武漢的時候,很吃驚。他就成了中間商,聯係護目鏡廠家,有庫存的全部集中到他那裏,然後再給我們。

  當天上午,陳慶豐陳慶申兄弟二人出資28萬元,加上部分朋友的愛心捐助,採購了3萬多副醫用護目鏡。按照他們最初的設想,他們要立即開車把這批護目鏡送往武漢。然而,溫州到武漢一千公裏的路程,自己開車運回這些護目鏡並不容易。

  他們輾轉聯係上郵政快遞,帶著這些物資,初一下午出發,年初二一早趕到武漢。

  “一整天馬不停蹄,一共收購32920付護目鏡,總計78件貨!已由臺州市郵政局派專車免費運送!!!我和老大押車跟進!!無比感恩……”

  星夜兼程的途中,陳慶豐發了這樣一條朋友圈,他請有需求的醫護人員留言,寫下聯係方式和需求,以便到達武漢後盡快發放護目鏡。

  初二上午,陳慶豐門診部的門口,排了長長的隊伍,還有救護車在等候。3萬多副護目鏡很快被發完。

  陳慶豐:發完了以後,門口還有很多人在排隊,這個時候我心裏很難受,心裏非常不忍,好像覺得我還能夠做一些什麼。

  籌集20多萬副護目鏡 “這時候即使破産也算是‘犧牲’”

  當天,在領取護目鏡的人群漸漸散去的時候,又有三位醫生趕來。其中一位女醫生得知護目鏡已經發放完時,無法控制地哭泣起來。陳慶豐把自己和哥哥佩戴的兩副護目鏡取下來送給他們,那是門診部裏最後的兩副。

  三萬多護目鏡,還是不能滿足醫護人員的需求。大年初三,陳慶豐開始在微信上發消息,求購護目鏡。

  陳慶豐:鋪天蓋地的人幫我轉發,我迅速組建了三四個群,一個群負責採購,一個群負責了解醫生需求,一個群對接如何送給醫生。幾個群共同作業,越做越專業,讓醫生盡快把護目鏡用上。整個流程是團隊作業,這時候武漢其實有千千萬萬的志願者,我只是其中之一。

  為武漢醫護人員籌集護目鏡的活動在全國范圍內展開,熱心的人們雖然互不相識,但卻彼此信任、配合密切。一時間,陳家兄弟的門診部成了為武漢醫護人員籌集護目鏡的中轉站,他們與其他志願者一起,不分晝夜忙碌著籌款、採購、運送、分發,每項工作有條不紊,一環接著一環向前推進。

  據不完全統計,從1月25日至今,陳慶豐、陳慶申兄弟二人通過不懈努力,累計籌集捐贈護目鏡24萬多副,替代泳鏡5萬多副,累計籌集捐贈款項達到230多萬元,其中兄弟二人自掏腰包,共計捐款46萬多元。

  陳慶豐:説實話,我當時看護目鏡這麼大量,我問老婆,出了這麼多錢你心疼嗎?她回,不心疼,我認為是救命,我很高興。我覺得為了這次疫情我付出了自己的努力,這時候破産就破産,是犧牲,沒有人嘲笑。

  時隔20多年 董事長哥哥重操舊業 為醫護人員修配眼鏡

  隨著國家資源的集中調配,武漢市醫護人員的護目鏡問題得到解決。但是,因為疫情,武漢市幾乎所有的眼鏡店都關門停業,醫護人員的眼鏡維修成了一大問題。

  “最近有4個朋友輾轉找到我:外省醫療支援隊的專家眼鏡損壞了,希望得到幫助,當然可以幫助!我們很願意!我們可以專門為你開門工作!”

  2月9日,陳慶豐發了這條朋友圈,為醫護人員免費修配眼鏡的業務,由此展開。

  陳慶豐:第一個醫護人員來的時候,我説謝謝你給我一個服務你的機會。昨天浙二院王院長打電話説他眼鏡壞了,他還挺不好意思,我説王院長你打電話過來,我不知道有多高興,我可以為你做一點什麼。我們幹這個二十多年了,我絕對不允許自己説不,這次我如果説不,我會後悔一輩子。

  陳慶豐的眼科門診有450多名員工,因為疫情,負責修理和配鏡的員工逐漸需要居家隔離,無法前來上班。陳慶豐和哥哥陳慶申從院長和董事長的位置回歸到了驗光師和配鏡師傅的角色。

  角色的轉換對哥哥陳慶申來説,有點坎坷。陳慶申雖然是磨鏡片起家,但已經二十多年不親自操作了,而且現在主要靠電腦制作鏡片。無奈之下,他只好通過視頻向員工學習如何操作。

  陳慶豐:我都不好意思看他學習,因為他每一次都需要視頻學習,我説你怎麼回事?他説我也不知道,平時打麻將都記性蠻好,這個就是記不住。有一天他自己做了接近20副,回到家打不開家門了,指紋磨沒了。家裏電子鎖要用指紋開,他打不開了。

  記者:心疼嗎?

  陳慶豐:還好,我們在農村長大的人什麼苦都吃過,你會發現醫學專業畢業的人幾乎各個都戴眼鏡,來支援武漢的好幾萬醫護人員總會有一些人發生眼鏡壞了的事,結果我這裏成了一個倒金字塔,那麼大的需求落到我這個點上來了。很多年以後我們再回憶今天為疫情做了什麼,我付出了我自己心安。因為我看到現在社會很多人,就是指責,但是他沒有為自己指責的內容負起責任來,他總有一天會感到內疚的,他有一天會後悔的。

  疫情下的愛心接力 “我賺了”

  陳慶豐:有一個人跟我説,我弱弱地問一句,我孩子今天早上説媽媽我這裏有遊泳鏡,用過的,我看了你的微信,不知道這個遊泳鏡能不能用?她發給我的時候,還帶了不好意思的小表情,我當時愣了一下,可以,趕緊,其實是感受到了千裏之外一個孩子單純善良的心,我覺得應該給孩子一個機會。

  陳慶豐:有一天我跟老婆講,我們賺的不是口袋裏的錢,我們賺的是愛。所以,你問我賺了沒有?我賺了,這些感動是平時沒有的。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為醫務人員籌集護目鏡、免費修配眼鏡 陳家兄弟的抗疫故事-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685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