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九二班”的春天
2020-03-12 19:18:5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烏魯木齊3月12日電 題:“九二班”的春天

  新華社記者張曉龍、劉兵

  “在天色破曉之前,我們要更加勇敢,等待日出時最耀眼的瞬間……”

  上午9時40分,歌聲準時響起,新疆阿拉山口市中學九年級二班的32名學生已經一個不落地坐到電腦或者智能手機前。此時,距離第一堂網課開課,還有10分鐘。這10分鐘內,遠在湖北十堰的“九二班”副班主任、語文教師劉勇會播放兩首歌曲,之後才開始授課。

(圖文互動)(1)“九二班”的春天

  湖北援疆教師劉勇在為阿拉山口市的學生上公開課(2019年4月3日攝)。新華社發(採訪對象提供)

  和許多學校不同的是,“九二班”的線上教學早在1月10日就開始了。那一天,劉勇剛剛返回十堰家中,就和學生建起微信群,相約定期交流學習情況,每隔幾天集中上一次視頻課。

  諺語言:“人勤春來早”“一年之計在于春”。篤信此理的劉勇期望學生能把寒假高效利用起來,“馬上就要迎來中考,這是他們人生中第一場大考。”

  到1月底,疫情變得愈發嚴重,特別是在湖北省會武漢。劉勇的家鄉十堰距離武漢車程4小時,情況也不容樂觀。

  “疫情一開始也沒太影響到自己,直到居住的小區、單元發現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內心真的開始害怕、恐慌。”像許多地方一樣,劉勇和妻子、兩個幼子開始居家隔離。

  這之後,除了做飯、幹家務、帶孩子,劉勇把主要精力都放在了網絡教學上。

  2月中旬,根據教育部門安排,新疆中小學開始採用線上教學方式開課。

  係統化的線上教學意味著每天都要對著鏡頭授課,這對劉勇來説是頭一遭,對聽課的學生們也是。

  “擔心他們睡懶覺,不能按時坐到屏幕前,我在頭一天會請學生們點歌,歌可以送給任何人,但必須要寫一段祝福語。”這是劉勇想出的妙招。

  妻子盡了最大努力,才確保劉勇在每天兩節網課期間,免受兩個孩子的聲音幹擾,但想在白天備課是絕無可能的。

  劉勇只好等到晚上10點,兩個孩子睡下以後,再挑燈夜戰。他從網上搜集電子教材,變著法兒地把幻燈片做得生動有趣。凡是他覺得成功的教案,就分享給其他教師使用。這項工作每天都要持續到淩晨1點。

  妻子萬星瓊感嘆:“不到三年,阿拉山口已成了劉勇的第二故鄉,他對那的一切都喜歡得那麼強烈。”

(圖文互動)(2)“九二班”的春天

  湖北援疆教師劉勇(前排右四)和阿拉山口市的學生們合影(2018年12月28日攝)。新華社發(採訪對象提供)

  自1999年至今,湖北都在對口支援新疆博爾塔拉蒙古自治州。2017年,36歲的十堰市教師劉勇主動申請援疆。當年8月,他來到離家3000公裏遠的阿拉山口市中學,擔任語文教師。

  阿拉山口是著名的“風城”,動輒10級以上的大風令聞者生畏。經過短暫的適應,劉勇逐步贏得學生的信任,也開始融入這座邊境小城。

  “前年我家老二出生,媳婦在老家一人帶不過來,我就把5歲的老大帶到了阿拉山口。”起初,劉勇也不確定能否獨力照顧好兒子。

  “我什麼時候上早自習、晚自習,鄰居都清楚,不需要你張口,都幫你把孩子從幼兒園接上了。”劉勇説,對一方土地的感情,先是從喜歡那的人開始的。

  在疫情擴散蔓延時,一向樂觀的劉勇也曾百感交集、煩躁起來。學生、家長不約而同地向湖北的老師發去問候,阿拉山口一位做生意的小夥子把店裏1萬多只口罩全部捐到湖北,博爾塔拉蒙古自治州政府採用冷鏈運輸為湖北送去65噸多優質牛肉,新疆各行各業的人們自發為湖北義捐……這些人和事,鼓舞著劉勇。

  在一篇作文中,一位平日不善表達的男孩子記述了自己關注到疫情時的第一反應:“我突然想到,劉老師也是湖北人,不知道他現在是什麼情況,十堰是什麼情況?”讀到這幾句時,劉勇鼻子一酸,淚珠在眼眶裏直打轉。

(圖文互動)(3)“九二班”的春天

  湖北援疆教師劉勇(後排右)和阿拉山口市的小學生在下課回家的路上合影(2017年12月26日攝)。新華社發(採訪對象提供)

  “學生都正值青春期,2月14日那天,原以為他們要點些男孩女孩間的歌曲,結果都是送給湖北、送給武漢的歌。”劉勇知道,學生們長大了,就像他常説的,“靜待花開,花香自來”。

  到今年7月,劉勇3年援疆即將期滿,但他已決定,申請繼續援疆。而據博爾塔拉蒙古自治州政府統計,20多年來,湖北向博州選派的幹部人才已達到1248名。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九二班”的春天-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5703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