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逆風飛行】我像戰士奔赴戰場一樣奔向武漢
2020-03-13 11:52:19 來源: 旗幟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山東省胸科醫院監護室護士長楊汝燕

  自從到山東省胸科醫院工作以來,我就和監護室有了不解之緣。當監護室護士長10年,節假日能夠在家呆一天都是奢望,尤其是春節。

  今年的春節本來計劃回家兩天陪父母,但一場新冠肺炎疫情讓計劃落空。作為一名護士長和一名黨員,我毫無顧慮地寫下請戰書表明決心,隨時聽從醫院安排。

  2020年1月25日,年初一早上,我像以往一樣來到科室巡視並給患者拜年。科裏重患者較多,我從早上8時忙到下午3時還沒顧上吃午飯。離開醫院來到父母家,吃完午飯便對媽媽説:“我去醫院加個班,晚點回來,別擔心。”沒想到,這一加班就加到了武漢。

  當天19時37分,我接到劉風林副院長的電話,讓我21時前趕到遙墻機場,乘坐包機馳援武漢參加應急救治。距離飛機起飛僅剩一個多小時,已經來不及回家拿換洗衣服,我只能交代夜班護士幾句就往外趕。

  飛機場那邊催,這邊也找不著去機場的車,我只好開著自己的車往機場趕。那會兒,我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就是千萬別因為我耽誤了飛機。終于在20時45分趕到機場。見我就抱著一件大衣和一個小手提包,大家問我:“你的行李呢?”我説:“通知緊急,來不及回家拿,怕趕不上飛機,立馬從科裏就直接趕來了。”

  從接到支援湖北通知到報到點集合,在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裏,我就像戰士奔赴戰場一樣,沒有一絲猶豫,沒有一絲退縮,也沒有一刻停歇。2003年的非典、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2013年的H7N9,一路走來,我積累了一定的護理實戰經驗。疫情面前,作為多次參加應急醫療的護士長,我義不容辭也義無反顧。

  在機場等待的間隙,我給老媽打電話説:“我加班呢,今晚回不去了,不用等我了。”上飛機的時候又給孫文青主任匯報了一下工作。所有的這一切,都在緊張有序進行。

  25日23時20分,飛機到達武漢天河機場。武漢下著蒙蒙小雨,涼颼颼的。我們乘大巴去往黃岡,那裏將是我們的主戰場。深夜兩點半進酒店後,見到了眾多胸前別著山東醫療隊標簽的同行。當天夜裏,醫療隊進行分組,建立聯係群,布置第二天早上的任務。為了避免以後交叉感染,每人一間房間,也不採取集中就餐的形式,每人單獨在自己房間就餐。進了房間才意識到因為時間緊急,連換洗衣服都沒有時間拿一件,只有身上的這一身衣服。

  我時刻提醒自己,此刻我是戰士,任何困難都打不垮我,自身問題只能自己解決。由于衣著淡薄,一天忙碌下來,渾身都是涼涼的,膝蓋也疼得厲害,怕自己凍感冒了,就每天吃一包感冒顆粒。

  個人自身的困難不算什麼,作為山東支援湖北醫療隊普通組副組長,我面臨的最大困難是在新環境裏改造臨時醫院。

  1月27日,上級決定徵用大別山醫療中心作為臨時傳染病病區,中心就是一個樓房框架,條件異常艱苦。為盡快入駐大別山醫療中心,我們24小時輪流展開工作。我主要負責病區護理的管理和協調工作,客觀環境讓我既當指揮員又當戰鬥員,同時還要兼任護理員和清潔工。此外,克服當地方言障礙,高強度、高壓力連軸轉成了常態,有時甚至連續工作30個小時。對于我們來説,黑天白夜只是個名詞概念。

  我所在的樓層有兩個病區,100多張床位,主要以病情相對較輕的患者為主。細節決定成敗,沒有隔離指示標牌,我們就自己用膠帶制作指示牌,就地取材用黃色塑料袋當警戒線。所有的努力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盡快收治病人。

  28日晚上10時多,中心開始接收患者。我所在的病區迅速滿員,整個山東醫療隊像是上緊發條的機器,一經啟動就停不下來。至第二天早上6時,先後接待病人40余人次。緊急啟用的新院區、知之甚少的新型冠狀病毒、與當地的語言障礙、救治流程配合等困難,在參與救治過程中被我們一一克服。

  面對隨時出現的各種問題,我和其他隊員始終保持昂揚的戰鬥熱情,對患者進行嚴謹救治。每個山東醫療隊隊員都迸發出火山般的工作熱情,從各個角度去真誠地為患者付出,為當地醫療團隊建設付出,真正把那裏當成自己的醫院、自己的科室來對待,充分展現了山東速度和山東醫療隊“來能戰、戰必勝”的信心和決心。

  我為自己是一名護士而自豪。若有戰,召必應,這是一名醫務人員義不容辭的責任,為了群眾的安危,為了身邊那些愛我們的人,我們將用堅守點亮萬家燈火,用大愛守護人民健康。我堅信:白衣戰士,使命必達。(楊汝燕)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于子茹
【逆風飛行】我像戰士奔赴戰場一樣奔向武漢-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8111210512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