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武漢一線消防員 從火神山到社區,在疫情前線防控
2020-03-20 07:56:16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火神山消防救援站的消防員在檢測消防栓水壓。受訪者供圖

青山區消防員在街道執行消殺任務。受訪者供圖

  衣服一層層脫下,先是最外層的隔離衣,再是防護服,李長春這才發現,最裏一層的手術服,已被汗水打濕,和皮膚粘連在了一塊兒。

  李長春是武漢火神山醫院消防救援站站長助理。在醫院污染區工作了個5小時後,他已經全身濕透,“鼻子、耳朵被口罩勒得疼,哪兒都不舒服。但是醫護人員一進去就是6個小時,不吃不喝,還不能上廁所,你可想而知是怎麼過的。”

  1月底,李長春帶領7名消防隊員參與火神山醫院的建設,組建消防站,並駐扎至今。上述場景發生在3月11日、12日,他們為分布在全院的1167個煙感探測器作重新標定。

  在武漢,疫情發生以來,有數百名消防員像李長春一樣,出沒于各大醫院、康復驛站、小區、街巷,除了防火滅火,還從事病人轉運、物資搬運、社區洗消等本不在其職責范圍之內的涉疫工作,消防員,成了這座城市抗疫力量中不可或缺的一支。

  如今,他們和整座城市一起,翹首企盼疫情的結束。

  預案加巡查,讓火神山無火

  火神山醫院位于武漢蔡甸,是此次疫情期間首個參照北京“小湯山”模式而建的傳染病專門醫院,建築面積達3.39萬平方米,提供1000張床位。

  李長春向新京報記者回憶,1月31日,火神山醫院交付前兩天,他和另外7名消防員接到組建消防站的任務,趕赴火神山。

  一切幾乎從零開始。後來的消防站當時還只是間廢舊的超市,沒有包括滅火器在內的任何滅火防火設備。李長春帶著隊員將超市改造為消防站,同時給院區安裝了1000具滅火器和1100多個煙感探測器,幾乎兩天兩夜都沒有合過眼。

  李長春告訴新京報記者,作為一家專門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傳染病醫院,火神山醫院一旦失火,情勢遠比普通醫院復雜。

  住院的重症患者往往戴著供氧設備,或者有其他插管,如火勢蔓延需轉移病人,必須確保這些生命保障係統不會中斷。醫院內有嚴格的污染區、半污染區、清潔區分區,如果在救援過程中破拆不當,有可能造成院內污染甚至整座醫院的停擺。而對于消防員自己,在疏散人員時還得注意避免被感染。

  為此,李長春和隊員們花費兩周多制作了115份應急預案。因為不便頻繁進入隔離病區,他們用無人機高空取下醫院的三維實景圖,再制成電子沙盤,在上面反復推演,“每個區域、每個通道、每個點都要把它想得細之又細。”

  每日的巡查也必不可少。火神山消防站的隊員們每天兩次在院內巡查,保證安全出口、疏散通道隨時保持暢通,還要給分布在院區的9個消火栓測壓,保證水壓符合安全要求。

  自雷神山醫院投用以來,江夏區消防救援大隊隊長彭青松也一直坐鎮。他告訴新京報記者,2月16日,雷神山消防救援站的隊員巡查時發現,強電間內的一個配電箱用塑料布蒙蓋著,“但這個‘雨布’是可燃的,如果碰到電氣故障等原因,就可能釀成火災。”這一問題後來被反映到了雷神山醫院運行保障指揮部的例會上,塑料布被迅速撤下,每間配電房內增設了超細幹粉滅火彈,還加放了一卷防火的阻燃布作備用。

  在周密的預案和日常巡查下,火神山、雷神山醫院迄今沒有發生過任何火情。

  這兩家醫院只是一個縮影。3月17日,武漢市消防救援支隊有關負責人告訴新京報記者,疫情發生以來,除了在火神山、雷神山醫院派駐消防員以外,武漢市消防共摸排建檔“五類場所”980家,駐守9家定點醫院、7家康復驛站、7個集中隔離點,整改風險點15138個,捐贈滅火器12000具、火災報警器2171個,實現了定點醫院(發熱門診)、方艙醫院和集中隔離點等場所“零火災”。

  背著幾十斤重的消殺壺跑十幾棟樓

  在疫情中的武漢,消防員不只要和火打交道。

  疫情來襲,諸事紛雜,消防人員的工作范圍也進一步擴大了。武漢市消防救援支隊上述負責人表示,疫情發生以來, 119報警服務臺全天候24小時受理涉疫報警求助,抽調骨幹力量組建20支、650人的“119黨員突擊隊”,主動承擔病員轉送、醫護接送、洗消殺毒、物資轉運等勤務工作。

  武漢市江夏區的119黨員突擊隊有32人,其中12人專事人員轉運,姜恒是這個小分隊的隊長。

  姜恒告訴新京報記者,他們轉運的主要是密切接觸者和治愈出院但須繼續隔離的人員,這些人員上車前,隊員們需要對他們作全身消殺。而消防員自己也不能掉以輕心,每天出站前,姜恒和隊員們都會聽從醫護人員的建議,穿上防護服,佩戴護目鏡,戴兩層口罩、兩層防護手套,腳上套上兩層鞋套,保證全身無任何皮膚裸露。每轉運完一批人員,消防員和車輛也要做一次全面消殺。

  在青山區,消防隊員是老舊社區洗消殺毒的中堅力量。翟帥是青山區119黨員突擊隊的副隊長,他告訴新京報記者,由于青山區老舊小區多,物業管理落後,區政府指定由他們對73個老舊社區開展消殺工作。

  翟帥介紹,消殺完全依靠人力,背著幾十斤重的消殺壺,有時一名隊員一個上午就得跑上十幾個樓棟,用掉五六壺消毒水。

  有時,消防員們還要承受市民們壓力、情緒的轉嫁。武昌區消防救援大隊教導員張拓向新京報記者回憶,3月初,武昌區的119黨員突擊隊接管了武昌火車站附近一家酒店改造的康復驛站,但“第一天晚上就炸鍋了”。有的康復患者認為自己已經治愈,不需隔離,有的嫌棄酒店條件差,還有些老人患有基礎性疾病,但當時驛站尚未派駐醫護人員,他們擔心自己得不到照護。大家你一言我一語,提出五花八門的要求。

  就在當天深夜,一位老人心臟病犯了,消防隊員迅速聯係了一家醫院,給老人做了檢查,開了藥。隨後幾天,他們根據康復患者們的需要,陸續補進醫療用品和藥物、各類生活物資,有位患者反映在房內呼吸不暢,消防員們還協調要來了一臺制氧機。如此一來,康復患者們情緒才逐漸安定下來。

  武漢市消防救援支隊提供的數據顯示,截至3月13日,該支隊共出動指戰員13182人次、執勤車輛2749臺次、轉送病員8154人、接送醫護人員1975人次、洗消殺毒764.6萬平方米、轉運物資7224.5噸。

  “願山河無恙,人間皆安”

  面對疫情,在執行任務時,消防員們也會感到恐懼。

  2月10日,武漢市青山區一居民樓發生火災,青山區武豐消防站派員救火。起火的單元樓裏有多名確診和疑似病人。翟帥回憶,隊員們和往常一樣,依照事先確定好的戰鬥編程,衝進住有確診和疑似患者的樓裏滅火、疏散,還救下了一名嬰兒,救援全程歷時一個多小時。

  雖然這個過程中並沒有直接接觸過確診和疑似患者,但救援完成後,翟帥還是有些後怕,畢竟衝進樓裏救援的隊員沒有穿防護服。在隊員們監測體溫的那些天裏,翟帥每天提心吊膽,“會不會有人因為這個狀況被感染,我一直在顧慮這件事情。”

  但這些恐懼,有時能被更強大的力量消解。翟帥回憶,有一回,他和隊員們完成任務,到加油站給車加油,突然不遠處傳來一聲“武漢加油”,抬頭望去,發現一位老奶奶正拿著手機拍他們。

  有時,這種力量也來自被他們守護著的醫護人員。

  有一天在火神山醫院巡查時,李長春看到,一名女軍醫在隔離病區出現身體不適,被緊急換下。疲憊不堪的女軍醫脫下防護服,臉上挂滿了愧疚,嘴裏連聲説,“不好意思,真丟人。”李長春很感慨,“她都(累成)那樣了,她還覺得不好意思。”

  這兩天,隨著病患救治壓力減輕,不少援鄂醫療隊陸續撤離,武昌區消防員們的任務欄裏又多了一項——護送醫護人員返程。消防隊員曾鳴記得,3月17日上午,武昌區消防隊開往機場的大巴車內熱鬧了一路,青海的醫護人員歡迎他們到青海吃羊肉、看青海湖,隊員們則邀請對方疫情過後再來武漢,吃熱幹面、看櫻花。

  不久前,雷神山醫院A區走廊的涂鴉,在網上火了一陣。從全國各地來援助雷神山醫院的醫護人員們,在繁重的工作之余,在原本空無一物的白墻上,畫卡通版的醫生護士,畫各自家鄉的美景和心心念念的美食……在日夜奮戰的“戰場”上,他們許下簡單的願望——“願山河無恙,人間皆安”。

  在某個角落,雷神山消防救援站的一位年輕隊員也畫了涂鴉,那是一對消防員和護士的背影,一左一右伸出的兩只手,合在一起比出了個心形。彭青松説,這“畫”裏有話:“他們(醫護人員)在守護病人、救治病人,我們既在守護病人,同時也在保衛他們的安全。”(記者 張惠蘭)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焦鵬
武漢一線消防員 從火神山到社區,在疫情前線防控-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738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