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彩繪武漢 情暖人心
2020-03-20 16:01:49 來源: 經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原標題:彩繪武漢 情暖人心——本報記者抗疫現場繪畫小品

  來武漢採訪報道已經50多天了。隨著戰疫進入尾聲,我們離開這座城市也進入了倒計時。

  50多天來,打動我們的不僅僅是奮戰在抗疫一線的採訪對象,還有更多擦肩而過,沒記下姓名的普通人。他們無數次出現在我腦海中,讓我非要畫下來不可。

  不知不覺積攢的畫稿,記錄下記憶裏動人的點滴——醫院裏老人相互攙扶的樣子,讓人想起遠方的父母;社區裏竭盡全力的工作人員,多麼像咬牙堅持的自己;醫護人員面前高高堆起的餐盒,無言地訴説著整個城市與病毒賽跑的努力;路過雄偉的跨江大橋和聳立江畔的黃鶴樓,看夕陽下的恢宏壯美,念江山如此多嬌的詩句,不由平添勇氣;還有那些不肯耽誤農時,在田間細雨中辛勤勞作的背影,讓我忍不住淚流……

  只有希望已在眼前,才知道盼望有多深沉。看著手中不夠專業,但用了真情的畫稿,那種“不是一個人在戰鬥”的感覺如此動人,匆匆一瞥就傳遞了力量,無需言語。而那些平凡的普通人,他們在災難面前所散發出的善意與溫暖,涓滴成流,匯流成海,更造就了這座城市特有的風景。

  還記得那次離開臨時入住的賓館,結賬時,同事拿著賬單疑惑地問前臺:“這是打折了?”前臺的女士爽朗地笑著説:“對!給你們打了折,而且都是最好的房間。”我們連忙説,不用這樣,你們冒著風險在這種時候堅持開門營業已經很難得了。前臺的女士回答:“沒事!我們老板説了,國難當頭啥也不説,能做一點是一點!”

  還記得那次在醫院門診大廳,一位穿著自制防護服的女士從身邊走過,我們叫住她想問路,她急著擺手叫我們不要走近,站在幾步之外説:“我發熱了,你們不要過來。”就這樣,在給我們指路後,揮揮手就匆忙離開了。

  還有一次是看到同事發來的一張照片。畫面裏,76歲的土家族老人彭家秀,背著比她還高的一背架子蔬菜,參加為武漢抗疫一線捐贈農産品活動。看著她用粗糙的雙手,把自己精挑細選的蔬菜送到志願者手裏,我的眼淚一下子就涌了上來……

  50多天裏,這樣的故事每天都在發生。拒絕搭我們的順風車,怕給我們造成心理壓力的下班醫生;時不時掏出酒精瓶給大家接觸部位消毒的志願者;為讓醫護人員休息好,算著時間送貨的快遞員……一位馳援武漢的護士説過一句話我記得特別清楚:現在家人朋友都不在身邊,誰都有脆弱的時候。所以特別感謝這些來自陌生人的關心,讓我們更有信心和勇氣堅持下去。

  除了感動,還有更多的敬佩。一個人能做到關心別人不算什麼,但在自己也恐慌、焦慮、處于困境時,還能不斷釋放善意和溫暖,就顯得格外珍貴。

  封城這麼久,武漢到底發生了什麼?武漢人到底經歷了什麼?如此災情之下,這麼大的城市、這麼多的居民,如何還能保持這樣的秩序?我努力在這個春天,從發生在武漢眾多打動人心的故事裏尋找答案。回想城市運行的每一天、病人有序救治的每一天,一切不都是所有人努力的結果嗎!這是一場沒有旁觀者的戰鬥,它屬于每個人,正是大家彼此的付出才會贏得最終的勝利。

  我也一直在思考,從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到現在,武漢人民和他背後的14億中國人民,又靠什麼樣的表現,贏得了全世界的尊重與讚揚?

  終于有一天,我在這樣一段文字裏找到了答案——“一個國家的國民素質,不是看他們在平安富足時的優雅和高貴,而是要看他們在災難面前是否能自律團結,無私奉獻……幾千年來,經歷過無數次災難的中華兒女再一次用事實證明了,我們是最優秀和偉大的民族!”

  做人不能驕傲,但這次,我們可以!

  壯麗

  武漢的跨江大橋很多,大江配大橋有一種頂天立地的開闊。尤其是黃昏的時候,夕陽照在橋上,晚霞染紅江面,又多加了一層壯觀。拍大橋就像是在追光,我們繞著江邊更換角度,不僅等待陽光也等待燈光。在無人的江邊,我們從黃昏拍到夜晚。霞光帶來的震撼還在心中,“武漢加油”的輝煌燈光又在黑夜裏亮起。那一刻,我再次認同了那句話:所謂奉獻沒有該與不該,只有願不願意、值不值得。我在幾座大橋的照片裏,選擇霞光最勝的一張入畫,希望那時壯麗山河帶給我的勇氣也能留存下來、傳遞出去。

  幸運

  往日裏遊人如織的黃鶴樓,已經沒辦法走到跟前了。我們開著車繞著轉了一圈,才在一個背街小巷找到方便拍攝的角度。攝影記者高興貴很專業,調試好設備,我們耐心地等著雲霞最美的時刻。時間到了,一朵雲卻飄了過來把陽光擋了個嚴實。眼看著天光一點點暗下去,再等恐怕也沒什麼希望了。正打算放棄,雲朵飄飄忽忽地移開了一些,陽光破雲而出的那一刻,感覺整個人都被照亮了。我們歡呼著按下快門,畫畫的時候我還特意多加了幾筆橙紅顏料。經歷過滿心期望的等待,如願以償的那一刻的感受,光靠鏡頭怎能拍得下來?那一刻存在于我記憶裏的天空,分明更加明亮,更讓人心生歡喜。

  體貼

  看慣了街上沒幾個人,忽然發現路邊一群人,而且都穿著白大褂是什麼感覺?職業本能讓我們一邊拍照一邊跑過去,一看,才發現是在排隊領餐。他們推著各種各樣的小車,小跑著把餐盒領回來碼好,又趕緊護著車子往醫院裏走,當時已經下午一點多了。領餐的隊伍潮水一樣來了又去了,兩位送餐員還守著幾份盒飯站在路邊。我們走上去詢問,得知每次他們都會多準備幾份。醫護人員班次不同,再加上工作任務重很容易延時,吃飯多半要等到自己班上的活幹完。他們了解情況以後,就會多等一會,為了讓加班的醫護人員也能吃上飯。説著話,果然有醫護人員出來領餐,一人忙碌的時候,另一人悄悄説正忙著的是他們的老板。這位老板還是湖北省勞模,他拒絕了採訪,説自己只是做了點力所能及的事,然後笑著和我們揮手再見。

  努力

  街道的同志説當天是各社區領物資的時間,門口的空地上,大貨車、小轎車停得滿滿當當。我站在邊上看了一會,被一位女社區工作者吸引了目光。嬌小的她抱著兩個大紙箱,半張臉都被擋住了,因為用力身體向後傾斜,讓人擔心下一刻就要拿不住了。她的同事剛剛把一些物資放進汽車後備廂,回頭一看她的樣子,趕緊跑過來伸出雙手來接。想起採訪中了解到的,社區裏工作人員少而且女性居多,不由得心生敬意。我舉起手機追拍了幾張,正打算過去聊幾句,同事叫著説要去下一個採訪地點了。回頭望了一眼還在忙碌的他們,在心裏默默為彼此加油,我和同事也奔向了我們的“戰場”。

  希望

  中國人心中有很多意象,春耕秋收是最刻骨銘心的。前者代表希望,後者代表獲得。疫情還沒結束,我們到黃岡市蘄春縣田間的時候,見到的只有為餐桌保供的菜地。那天下著小雨,紅菜薹和包菜長勢喜人,但仍有不少地因為缺種子、缺人手等原因沒辦法種植。我們在地頭採訪種植大戶,遠處有村民正在冒雨收菜。如果不是特殊時期,這本來是一個多麼普通的鄉村春日。當我拿起筆畫出村民們擔菜的背影時,我知道自己想畫的,其實是對曾經普通生活的懷念,也是對未來回歸正常的期待。就像那位種植大戶,一邊説著虧損一邊説著還可以再堅持;一邊説春耕已經遲了一邊説對戰勝疫情很有信心。這樣矛盾的心聲,是為了希望而堅守最真實的樣子。

  親情

  等著採訪的時候,我習慣拿著手機拍攝幾段周邊環境的視頻素材備用。兩位老人家就是這樣偶然間進入了我的鏡頭。雖然不知道他們的姓名,也不知道他們從哪來做什麼去,但他們相互依偎、攙扶著的背影熟悉到讓人心裏發燙。追拍了一分鐘,我放棄了追上去採訪。我想,已經足夠了。所謂的災難無情人有情大概也就是這樣吧。不一定要多麼轟轟烈烈,像平常一樣就好:有些東西可能會改變,但我們相互的關心不會變。知道了這一點,不管面對什麼,心裏都會踏踏實實的。(文/圖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喬申穎)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笑冬
彩繪武漢 情暖人心-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091125743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