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不錯判一例,也不能錯放一例!”
2020-03-23 07:58:59 來源: 北京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原標題:七十余個晝夜連續作戰,已完成檢測四千余份鼻咽拭子樣本,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在這裏一錘定音——

  “不錯判一例,也不能錯放一例!”

  發出北京市第一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的檢測報告,“一錘定音”難以確診的疑似病例,監測北京市37家新冠肺炎核酸檢測實驗室的檢測質量……

  這裏是北京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微生物檢測實驗室,自疫情襲來,實驗室工作人員已連續奮戰70余個晝夜,完成4000余份鼻咽拭子樣本的檢測。

  2019年12月31日

  檢測準備,自未知中開始

  張代濤,北京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傳染病地方病控制所副所長。

  2019年的最後一天,網上流傳的一則消息中,出現了四個字——“冠狀病毒”。張代濤和同事們立刻警覺起來。當天晚上,全所的核心骨幹力量已開始討論,探索病毒的檢測方法。

  “這次的冠狀病毒到底是什麼,當時大家都不知道。” 張代濤説,但疾控人員對于冠狀病毒並不陌生,從非典(SARS)到中東呼吸綜合徵(MERS),元兇都屬冠狀病毒家族。

  有效信息很少,沒有檢測樣本,大家在討論了各種可能性和應對方法後,開始分頭忙碌,查閱文件,進行試劑儲備,探索檢測方法……年輕員工在辦公室支起了行軍床,夜以繼日地工作。一次次探索,一次次實驗,一次次測試檢測方法,一項項解讀結果數據……“十幾個晝夜的工作讓我們對適用的檢測方法有了基本認識,建立了多個可用的備選檢測方案。即使面對未知的對手,我們也充滿必勝的信心。”張代濤説。

  1月上旬,新型冠狀病毒全基因組數據公布以後,張代濤和同事們進一步優化方法,形成了核酸檢測和基因測序相互補充的檢測方案,確保檢測結果及時準確。

  一張捕獲病毒的大網,自他們手中展開。

  2020年1月20日

  確診首例,“S”形曲線

  新冠肺炎病例診斷和排除,依靠的就是新冠肺炎病毒的實驗室檢測結果。

  1月中旬,兩個採自北京地壇醫院的鼻咽拭子樣本送到了北京市疾控中心傳染病地方病控制所的實驗室。

  當時,北京市對肺炎患者要進行流行病學史調查,肺炎患者如果曾經到過武漢,就會採集鼻咽拭子,進行核酸檢測。張代濤他們所的實驗室已陸續收到一些醫療機構採集的樣本。

  鼻咽拭子樣本在實驗室進行核酸檢測時,如果冠狀病毒檢測為陽性,電腦屏幕上會呈現一條“S”形曲線;如果檢測結果為陰性,結果顯示為一條直線。初期送來的樣本檢測結果都是一條直線。但這一次,地壇醫院送來的樣本檢測結果“變”成了一條曲線。屏幕上,這條“S”形的曲線陡然上升,“陽性!”技術人員潘陽、崔淑娟和李夫失聲尖叫。“陽性”,讓疾控中心的所有人有種“靴子落地”的感覺。但“靴子”落地之後,也意味著更加忙碌。

  第一例確診病例需要國家疾控中心的復核。“我們對自己的檢測結果有信心。”張代濤説。很快,國家疾控中心復核反饋:陽性!

  1月20日淩晨,北京市對外發布,確診兩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病例。

  2020年2月中旬

  避免錯判,反復檢測7次的樣本

  很快,醫療機構採集的一批又一批鼻咽拭子樣本送到了實驗室。承擔新型冠狀病毒檢測工作的人員從10人,增加到20人、40人。張代濤他們所的實驗室成了北京市疾控中心最繁忙的地方。“一幹就是幾個小時。”張代濤説,“但大家都在咬牙堅持,盡快完成檢測是我們的責任。”最忙的一個晝夜,他們檢測了六百多件樣本,沒有一件差錯。

  準確,是第一位的要求。如果假陽性,就是錯判;如果是假陰性,就等于向社會中播撒了一個傳染源。但新型冠狀病毒檢測受到患者個體差異、病程發展以及樣本採集和保存等諸多因素的影響,每一個樣本都是一道待解的難題,需要排除各種幹擾,才能找到準確答案。

  為了確保檢測結果的準確性,每份樣本都需要兩種試劑同時檢測,而只要檢測結果存疑,就要重新採樣、重新檢測。

  2月中旬,一名肺炎患者,在一家醫院檢測為可疑陽性。該患者此前已陸續在幾家醫院反復就診過。到底是陽性還是陰性?這不僅關係到患者本人,還關係到此前她曾經就診過醫療機構的人員是否是密切接觸者等一係列問題。患者的鼻咽拭子樣本送到北京疾控實驗室,檢測結果為明確的陰性。“但醫療機構的實驗室怎麼顯示陽性?”只要存疑,就要重新檢測。實驗室的檢測人員反復檢測了7次,患者就診醫療機構所在區的疾控中心也同步進行檢測,結果全部為陰性。最終,這名患者排除了新冠肺炎。

  北京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質量管理辦公室主任穆效群説,疫情初期,全市的核酸檢測都由市疾控中心來承擔。後期增加了37家網絡實驗室,這其中包括16個區疾控中心和21家醫院機構。此外,還有5家第三方檢測機構。北京市疾控中心不僅要保證中心實驗室檢測結果準確,也要對37家網絡實驗室和第三方實驗室的檢測進行質量控制。

  上周,穆效群帶著樣本“盲盒”到5家第三方檢測機構進行了檢查。檢查結果顯示,全部達標,流程也完全符合規范。

  自疫情襲來,張代濤和同事們已連續奮戰70余個晝夜,完成4000多份樣本檢測。

  疾控中心5樓的實驗室,依然徹夜燈火通明,張代濤他們的奮戰還在繼續:入境人員的確診檢測、疑難樣本的復核檢測……

  無論是疫情開始,還是現在;無論檢測任務是幾例,還是數千例,一條鐵律,被張代濤和同事們嚴格遵守——

  “不錯判一例,也不能錯放一例!”(記者 賈曉宏)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周楚卿
“不錯判一例,也不能錯放一例!”-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24101125752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