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爭分奪秒——揭秘武漢同濟醫院氣管切開應急小分隊
2020-03-24 10:26:1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武漢3月24日電 題:爭分奪秒——揭秘武漢同濟醫院氣管切開應急小分隊

  新華社記者黎昌政、胡喆、李思遠

  暫停呼吸機、切開氣管前壁、將氣管插管退到氣管切開口上方、氣切套管置入氣管、連接呼吸機並開機……在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同濟醫院,氣管切開應急小分隊的醫生們在1分鐘內必須完成這些艱難而又高風險的操作。

  氣管切開手術是幫助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脫離有創呼吸機支持的“絕招”。手術過程中,為防止病毒飛沫和氣溶膠的污染,醫生必須暫停病人的呼吸機,而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體質差,無法耐受長時間缺氧,這就意味著能給氣切隊員的時間是以秒來計算的。

  “為了應對重症新冠肺炎患者插管時間過長的氣管切開需求,在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光谷院區戰時醫務處成立了最後一個20人組成的斷後隊伍——氣管切開應急小分隊。”同濟醫院耳鼻咽喉科主任陸翔介紹,至今已經為9名危重症患者進行床邊氣管切開手術,其中3位患者順利脫機。

  缺氧是新冠肺炎患者病亡的主要原因之一,如果説氣管插管是為呼吸衰竭患者博一線生機,氣管切開就是為長期插管的危重症患者脫離呼吸機爭取最後的希望。

  55歲的劉女士是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在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C9西病區ICU住院。2月5日,因為呼吸衰竭,醫生給劉女士氣管插管上了呼吸機,20多天過去了,劉女士的病情沒有明顯好轉,甚至還出現了一次心跳驟停。

  “氣管插管管子較長,患者呼吸道分泌物多且黏稠,時間長了容易堵塞管道,呼吸機給的氣過不去,患者呼吸就不通暢。像劉女士這樣氣管插管超過2周以上的患者,下呼吸道的分泌物不容易清除,還會加重肺部感染。”氣切小分隊隊員張心浩副主任醫師説,氣管切開後方便氣道管理,吸出下呼吸道的痰液,改善肺部氣體交換狀況,有助于恢復肺功能,為患者脫離呼吸機支持,自主呼吸爭取機會。

  經過與負責ICU的北京協和醫院團隊會診,3月2日,張心浩與同事龍小博為劉女士實施了氣管切開手術。

  氣管切開手術在平時並不困難,但疫情中,每次手術都是生死考驗。患者氣管被切開的一瞬間,會有大量分泌物氣溶膠噴出,有極高傳染性的病毒氣溶膠甚至會濺到醫生的面罩上。

  穿好防護服,戴好護目鏡,套好沉甸甸的正壓頭罩,張心浩和龍小博來到劉女士的床邊,這些笨重的裝備是安全的保障,但也是增加操作難度的障礙。他們需要克服三層手套對觸覺的削減,頭套內升騰的水蒸氣對視野的阻礙。

  局麻、切開皮膚、暴露氣管前壁、氣管切開,氣管套管順利置入氣管,氣道分泌物沒有外濺……兩人配合嫻熟默契,整個操作迅速精準、幹脆利落。看著劉女士血氧飽和度攀升至90%以上,生命體徵平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氣。

  術後第4天,醫生們查房時欣喜發現劉女士在聽到聲音後睜開了眼睛。目前,劉女士已經脫離呼吸機的支持,轉到普通病房。

  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中,有許多是合並心腦血管基礎疾病的老年人。腦梗的患者處于不清醒的狀態下,無法自己排痰,使用呼吸機時間長了,下呼吸道分泌物會導致呼吸衰竭。同時,長期的經口腔氣管插管,患者很痛苦。

  “就像天平的兩端,如何使病人獲得最好救治同時將風險降到最低,都是醫生們需要權衡的。對于氣管插管超過兩周或者腦梗的患者,一般需要盡早實施氣管切開手術。但做手術就會有創口,什麼時間手術最合適,危重症患者能否耐受。”陸翔説。

  劉女士做氣管切開手術的當天,ICU裏另外兩位危險重症患者也接受了氣管切開手術。一位是70歲的老爺爺,另一位是65歲的女性患者,除了感染新冠肺炎外,他們都合並有腦梗,手術後患者下呼吸道排痰困難問題明顯改善。

  氣管切開放在平時是一項並不復雜的手術,但繁重的三級防護大大增加了操作難度。為提高氣管切開手術成功率,減少並發症,在小分隊的微信群裏,每天隊員們都將遇到的問題和體會進行討論。從止血方法、傷口縫合,患者咳嗽次數,到患者適應症、手術方式都認真總結經驗。

  “上周三,我們隊員給一位69歲的老爺爺做了氣管切開手術,希望這是最後一例需要手術的患者,大家都要好起來!”張心浩説。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爭分奪秒——揭秘武漢同濟醫院氣管切開應急小分隊-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5759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