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不是孩子不爭氣,只怪遊戲太有趣?青少年遊戲沉迷調查
2020-03-28 13:18:49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想盡一切辦法偷著玩”“啥都比不上玩遊戲,叫吃飯都叫不動”……疫情期間,孩子沉迷遊戲成了不少家長的煩心事,網絡教學開始後,更是雞飛狗跳,不少親子關係因遊戲瀕臨破裂。家長們吵吵罵罵,卻總是弄不清楚,為啥孩子就是戒不掉遊戲?

  玩遊戲的孩子與父母:幾乎完全談不攏

  “這個圈我們可以堵橋,趕緊搜了物資集合”“3號你把那頭盔給2號,你沒用”“看見圈裏有人別開槍,進圈後再説”……在一款遊戲中,寧夏高中生李傑正作為團隊領袖帶隊廝殺。他制定戰術、分配物資等井井有條,縱使音色稚嫩,卻不乏大將風范。隊友既有大學生也有上班族,全都唯他馬首是瞻。

  李傑説,遊戲是自己生活的必要調劑,讓他釋放了很多壓力,“我是人,不是機器。學習不會讓我快樂,遊戲會。”家長高高在上的不屑態度,讓他關上了自己的心門:“沒有溝通,他們永遠不能理解我”。

  另一名學生玩家劉磊更加尖銳:“家長不是嫌我們玩遊戲,是嫌我們有獨立人格!遊戲裏我們是真實的,可以正常宣泄自己的喜怒哀樂。現實裏你只要不做家長想要的,看電視看手機看小説,幹啥都是錯。”

  然而,多數受訪家長表示,正是遊戲讓孩子走了彎路。

  “我外甥本來考個重點大學沒問題,就是因為遊戲耽誤了,還想靠這養活自己。”山東省煙臺市市民劉迎春説,自己外甥高中時迷上了遊戲,成績一落千丈。

  還有家長表示,即使考上大學,沉溺遊戲的孩子仍然不能讓自己放心。陜西省西安市的朱學泓説:“我自認為比較開明,孩子聊天時也直説自己買遊戲裝備。可一次偶然發現他曾經一個月就花去小一半生活費在遊戲上,我們大人一天省吃儉用,他這樣真讓人放心不下。”

  “本來就想趁春節天冷給自己買雙手套,這不疫情防控也提倡戴嘛,總算了了一個心願。”大三學生詹沛説。但他口中的手套卻並非實物,而是給遊戲中人物穿戴的皮膚,其價格從數百元到數萬元不等,詹沛購買的手套1000多元,他從小到大在遊戲中的花費早已上萬。

  詹沛説,自己遊戲花費來自生活費、獎學金及壓歲錢紅包等,會在一定限度內透支消費。“我省吃儉用一個月買遊戲、裝備,自己馬上就能感受到快樂,比如手套,我反復看,越看越喜歡。但我省吃儉用一個月送女生禮物,她可能還覺得寒磣。”

  遊戲的設置讓人無力抵禦誘惑?

  “一款火爆的遊戲,有優秀的策劃師、文案、美工、音樂、軟件工程師等共同合作數年,累計耗資可能上億元,上線後還需要運營、企宣等維護,如此耗費人力物力投入,怎麼可能讓人不愛玩?”針對沉溺遊戲究竟是孩子不爭氣,還是遊戲公司監管不到位這一問題,多名業內人士在採訪中給出了一個新鮮的答案:不是孩子不爭氣,只怪遊戲太有趣,遊戲的設置讓人無力抵禦誘惑。

  ——明確目標正反饋,給予玩家激勵。“你努力,有回報,大腦分泌多巴胺,你感到愉悅。這就是正反饋。學習和遊戲給孩子的正反饋根本不在一個量級。”遊戲策劃師趙強説,遊戲都有明確目標設定和實現途徑,玩家在遊戲時的努力回報是瞬時可見、明顯可知的。

  正反饋在給予玩家激勵的同時,也成為遊戲留住玩家的重要手段。趙強説:“比如,遊戲設置的每天、每周任務,就是要你每天、每周都來玩。同時任務獎勵屬于遞進式累計,比如你玩10分鐘一個獎勵,再多玩10分鐘獎勵升級,這樣就能讓玩家堅持下去。”

  ——自我實現很簡單,弱化失敗打擊。多名業內人士表示,近年來遊戲在強化正向激勵的同時,也在不斷弱化失敗打擊,以給予玩家更多的“自我實現”感。某投資機構文化傳媒投資總監張磊説:“近年來遊戲在逐漸減少玩家上手難度和挫敗感,比如讓玩家之間1v1的越來越少,組團的越來越多,遊戲評價會刻意弱化模糊你的缺點,強調你的優秀,換句話説,就是讓玩家贏了覺得自己有功,輸了覺得隊友無能。”

  ——社交需求都滿足,增加用戶黏性。“遊戲弱競技化、團隊化發展也是為了吸引更多人,打造社交生態。遊戲今後的發展方向將是一種生活圈子,既是大家共同的娛樂方式,遊戲時也是聊天談心的社交時間。”遊戲運營工作人員孟娟説,社交生態建立後,自然能夠將用戶留在遊戲中。

  “有了社交圈子,遊戲裏的被需要感以及尊重就不再虛無,真正接了地氣。你昨天遊戲玩得好,今天你就是小夥伴中的焦點。你這次活動裝備最好,你就是圈子裏的大哥。同時,通過開展新玩家邀請、老玩家回歸等活動,用戶會因為社交圈而留在遊戲中。”孟娟説。

  親子交流需更用心,現實娛樂應更豐富

  隨著80後、90後逐漸進入職場有了收入,近年來我國遊戲市場份額不斷上漲。多家機構統計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遊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在2000億元以上,增速高于GDP增速,同時遊戲也帶動了直播、代練、網咖、電競酒店等相關行業。

  採訪中多位業內人士表示,在歐美日韓,遊戲已經成為數字經濟重要産業之一,也催生了我國高等教育新專業和一批新興職業。他們表示,家長和社會應正視遊戲,宜疏不宜堵,多措並舉防止孩子沉迷。

  “今天我們指責遊戲,老祖宗指責圍棋蹴鞠。玩物喪志的借口永遠都有。”張磊等業內人士表示,遊戲如今已成了部分家長疏于管教下的替罪羊,部分指責遊戲的家長甚至都不屑于弄懂遊戲是什麼,只是反問“那破遊戲有啥意思,一玩玩半天”,實際上孩子們最不滿的就是,家長根本沒把他們當成平等的人去尊重。“孩子覺得,首先家長要客觀,然後才有得談。”李傑説。

  “如今的孩子和過去相比更加重視人格獨立、精神富足,他們更能接受平等地講道理,而不是傳統權威教育。我們家長首先不能雙標要求,比如自己看電視、玩手機,然後要求孩子不停學習。”中學教師、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陳書鴻建議,家長應多多傾聽孩子們的心聲,避免他們逃避到遊戲中。

  “孩子沉迷遊戲,也確實反映出當下我國從孩子角度設計的社會産品,尤其是娛樂産品太少。”北京大學社會學係副教授王迪説,相比一味排斥遊戲,我們更應該考慮,如何集合全社會力量,為孩子量身打造更好的現實娛樂選擇。

  “我國教育評價體係過于單一,成績不好的孩子在校園裏就會存在成就感缺失問題。”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表示,學校教育應加大文化藝術、體育競技等多形式素質教育,讓孩子多一些選擇,在不同形式的課堂中找到成就感。(記者 楊穩璽)

  (刊于《半月談》2020年第6期)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不是孩子不爭氣,只怪遊戲太有趣?青少年遊戲沉迷調查-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60112578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