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兩代帕米爾高原牧民的上學路
2020-03-31 17:45:14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烏魯木齊3月31日電 題:兩代帕米爾高原牧民的上學路

  新華社記者馬鍇、宿傳義、丁磊

  坐著校車走了近200公裏山路後,木達力別克·買買提居瑪和吾蘭別克·買買提居瑪兄弟倆回到了縣城的學校,結束了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延長的寒假。

(圖文互動)(1)兩代帕米爾高原牧民的上學路

  校車在交警前導車的帶領下駛向阿克陶縣城(3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丁磊 攝

  盡管路途遙遠,但比起父親買買提居瑪·阿布都熱合曼,兄弟倆的上學路平坦多了。他們的家鄉新疆阿克陶縣木吉鄉,地處山高谷深的帕米爾高原,牧民們冬季聚居在山谷,春夏則趕著牛羊在山野間遊牧。通往山外的牧道狹窄曲折,基本沒法通車,如不是得重病、有急事,牧民一般都很少下山。

(圖文互動)(2)兩代帕米爾高原牧民的上學路

  在阿克陶縣木吉鄉接送點,學生有序乘車返校(3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丁磊 攝

  孩子們要到鄉裏的小學讀書,躲不開少則幾公裏、多則十幾公裏的山路。“我家住得算近,騎毛驢都得一個多小時。”父親買買提居瑪説,冬天上學往返兩頭見星星是常事。山路難行,每個人都得帶上午飯,一塊苞谷馕,再加兩塊酸奶疙瘩,算是最好的食物了。要喝口熱水,還得出去撿牛糞,添在教室裏的火爐裏。

  上學的日子苦,長輩又認定“牧民的兒子只能是牧民”,買買提居瑪小學五年級就只好退學放牧。那些年,日子不怎麼好過,守著畜群,一家人平日裏也不怎麼舍得吃肉,“那時候家裏的開銷全指著牛羊産羔,有幾家舍得宰了吃?”

(圖文互動)(8)兩代帕米爾高原牧民的上學路

  買買提居瑪·阿布都熱合曼夫婦將兩個即將返校的兒子送出門(3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丁磊 攝

  幸好,父輩的苦日子沒再延續。前些年,硬化路面通到了村裏,政府為了讓牧民子女得到更好的教育,將偏遠山區的初中生和部分小學生集中到縣城寄宿就讀。因為這項惠民政策,木達力別克兄弟倆進了全縣數一數二的雪松中學,不光食宿全部免費,老師也不會再像牧區教學時那樣——“一個人教完所有課程”。

(圖文互動)(6)兩代帕米爾高原牧民的上學路

  返校學生在木吉鄉校車接送點等待校車(3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丁磊 攝

  不過,走出深山到縣城,路上還是花好幾個小時。好在,兄弟倆每年開學都能坐著“專車”返校。3月23日,新疆中小學全面開學復課。阿克陶縣組織教師和醫護人員分乘校車,深入4個偏遠山區鄉免費接1190名學生返校。在過去的10多年間,往返高原牧區的校車,常常出現在牧民的視野裏。

  當天早飯後,媽媽幫著兄弟倆收拾行李,除了書本和衣服,還要讓他們帶上包好的酥油、酸奶疙瘩。木達力別克不肯帶吃的,“學校食堂飯菜品種多、吃得飽,校內超市裏啥都買得到。”

  幾年前,一家人遷入新居。因為買買提居瑪當上了護邊員,每月有2600元的工資,加上草場補貼和放牧收入,今年家裏買了“新車”——一輛二手越野車。收拾好行裝,買買提居瑪開車把兄弟倆送到校車接送點,給他們當了回專車司機。

(圖文互動)(4)兩代帕米爾高原牧民的上學路

  交警前導車和校車行駛在通往阿克陶縣城的山路上(3月24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丁磊 攝

  午飯時分,兄弟倆坐上了黃色的校車,在交警前導車的帶領下向縣城進發。出山進城的主道是國道314線,早些年的砂石路面顛簸不堪,還常被山洪、泥石流衝斷。2017年,這條公路完成了升級改造,新建的隧道和大橋讓災害頻發的路段不再危險難行。

(圖文互動)(7)兩代帕米爾高原牧民的上學路

  阿克陶縣雪松中學學生在上語文課(3月25日攝)。新華社記者 丁磊 攝

  山越來越遠,路越來越寬,太陽還沒有落山,兄弟倆的“專車”已駛入縣城,穩穩地停在了校門口。這裏,是他們走出深山、讀書求學的目的地,也是他們未來走向遠方、追逐夢想的出發點。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焦鵬
兩代帕米爾高原牧民的上學路-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795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