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守望航班安全的機場“中樞指揮官”
2020-04-03 15:19:25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一線抗疫群英譜·圖文互動)守望航班安全的機場“中樞指揮官”

  4月1日,倪帥(左一)與運行指揮中心的工作人員商定航班保障流程方案。  新華社發 (劉惟真 攝)

  新華社天津4月3日電(記者劉惟真)眼前是12塊覆蓋機場各個區域的監控顯示屏與數據圖示,一側是能夠看到下方機坪實時動態的透明落地窗,在天津機場運行控制中心大廳裏,不同席位上的“指揮官”們正緊張而有序地工作著。

  從飛機降落在天津機場的一刻起,航班的協調安排與期間所有特殊情況的處置指令都是從這間大廳裏傳出的。這裏既是天津機場的“神經中樞”,也是34歲的天津機場運行指揮中心運行標準室主任倪帥連日奮戰的“主戰場”。

  作為目的地為北京的國際客運航班指定第一入境點之一,“火線上”的天津機場承擔起了嚴防境外疫情輸入的重要任務,並從3月中旬開始制定針對入境國際航班的專項保障方案。

  接到通知後,倪帥與中心工作人員立刻行動了起來。針對此前天津機場沒有保障過的空客A380等客機機型“新面孔”,倪帥緊急對機場的航空器保障能力、人員資質等進行評估,並根據不同的旅客類型在候機樓與機坪劃分出流行病學調查區、旅客等待專區、專用轉運通道等區域。

  擬定專項保障流程方案、設立北京分流航班專席、充分考慮可能出現的各種特情……經過一周的準備,天津機場各保障單位嚴陣以待,等待著第一架國際航班的到來。

  3月21日,首場“考試”如期而至。清晨7時17分,隨著莫斯科至北京的CA910航班緩緩降落在天津機場,一場保障硬仗隨之打響。

  從安排落地機位、海關檢疫人員登機測溫,到旅客分類分批下機、申報入關、開展流調並分流轉運,各主要環節的背後,離不開倪帥的指揮與協調,保證了人員銜接順暢、特情及時得到處置。此外,倪帥列出了針對入境國際航班的專項檢查單,將視頻監控按保障順序進行排序,目不轉睛地通過大屏監控現場情況,並詳細記下全程每個時間節點和航班情況。

  12個小時飛馳而過。在機上所有旅客都走完相應流程、航班飛離天津機場之後,倪帥這才長松了一口氣。

  當日的保障任務雖然告一段落,但倪帥仍沒有休息,而是迅速投入到下一架航班的保障準備之中。

  “我們是最先知道航班飛行計劃、機型、時刻表等信息的部門,需要首先對飛機所停機位資源、人員配置等進行布局安排。哪怕是一項細節的決策,都可能會對全天機場的保障情況造成影響,因此必須要細之又細、慎之又慎,經過幾輪的研討才能夠最終敲定。”倪帥説。

  經歷了21日、22日兩天單日承接一架國際航班的“小測”後,倪帥與機場的眾多工作人員迎來了一場“大考”。

  23日當天,天津機場單日需承接保障五架國際航班,大大縮短的航班間隔,使現場的工作人員壓力陡增。

  “航班和旅客數量一下子多了起來,我當時一手拿對講機,一手拿手機,在觀看屏幕監控的同時也關注工作群中發布的動態,隨時隨地都在溝通協調。”倪帥回憶説。

  雖然工作人員全力以赴,但最初受到人員和硬件設施條件的限制,國際航班的保障時間仍然較長。倪帥一方面保證各部門間溝通順暢,加快環節間的銜接進度,另一方面不斷參與改善保障方案,縮短旅客在機場的滯留時間。

  自接到保障任務以來,倪帥“身兼數責”,既要協調入境國際航班,也要兼顧國內日常航班的指揮工作,此外他還是機場應急預案的策劃“參謀官”之一。連日來,他不分晝夜地堅守在機場一線,很多天都沒能和家人團聚。

  “經常是淩晨三四點保障完當天的航班,就又要開始準備早晨六七點下一趟航班的保障事宜了。特別困的時候,我就在辦公室小睡一會兒,之後再繼續投入戰鬥。”倪帥説。

  雖然身體疲憊,但能夠為疫情防控工作貢獻一份力量,倪帥的心中充滿成就感。

  “疫情期間能夠做一名國際航班的幕後‘協調者’,我覺得很榮幸也很自豪。”倪帥説,“我只是天津機場防線上的一員,這些天感觸更深的是團隊協作所釋放出的強大力量。”

  截至4月1日,天津機場共保障目的地為北京的國際客運航班31架次,累計保障進港旅客9229人次,托運行李12749件。在機場、海關、航空公司、邊檢、公安等多個部門的協同合作下,在津入境國際航班的平均保障時間得以從前期的平均17小時左右縮短至6小時以內。倪帥正與他的“戰友”們一同築起疫情防控的嚴密防線,為降落在天津機場的航班保駕護航。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守望航班安全的機場“中樞指揮官”-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601125810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