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匹夫有責
2020-04-05 09:28:4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港澳臺·香港故事·圖文互動)(3)匹夫有責

  在香港,阿MAY(左一)和朋友一起送月餅撐警(2019年9月11日攝)。新華社記者 李鋼 攝

  新華社香港4月5日電 題:匹夫有責

  新華社記者朱玉 仇博 梁嘉駿

  新冠肺炎疫情最嚴峻的時候,阿MAY拼命想去武漢。

  她要自帶口罩和食物去工作,自己住酒店,不給別人添負擔。這個香港家庭主婦瘋了似的要去武漢做義工。

  家人和朋友千勸萬勸:你好好待在家裏,自己不感染,不再增加一個病人,就是給國家做了貢獻。

  阿MAY只好待在香港的家裏,看著屏幕上的武漢。她不是閒得住的人,還是在想辦法幫助武漢。

  阿MAY是香港警嫂中的一員。她參與拍攝視頻,組織一群香港警察和警嫂,用流利或不流利的普通話,衝著鏡頭揮著拳頭喊:武漢加油!

  手機視頻拍得談不上好,剪輯更是新手,放上網的前一秒幾個人還在手忙腳亂地修改。但視頻放上網以後,依舊感動了許多內地網友。

  1月30日,香港警察和警嫂湊了33200元錢捐到武漢,收款人是湖北省慈善總會,交款人是微博上的港警和警嫂。附言只有10個字:港警警嫂湖北疫情防控。

  一位警察找到阿MAY要捐款,這是一個家庭經濟負擔非常重的基層警員,一個人要養著七八口人。

(港澳臺·香港故事·圖文互動)(2)匹夫有責

  在香港,阿MAY(右)與朋友聊天(4月4日攝)。 新華社記者 李鋼 攝

  她拒絕了這筆捐款,對那名警員説:我多捐點,就當咱倆的。

  還有一名香港警察,好不容易買到了兩盒N95口罩,自己卻舍不得用,到處問:“怎麼樣能寄到武漢醫生的手裏?”

  這位警察覺得兩盒口罩不足以表達自己的心意,又從網站上訂了防護服,他不知道防護服的正規名稱,一口一個“醫生袍”。他説,我們中國能打贏這場仗,就是給自己的最大禮物。

  阿MAY答應幫他忙。阿MAY説,這是香港警察和警嫂的心意,要讓武漢市民知道,我們支持他們。

  阿MAY想去武漢的原因之一,是她曾經直面過死亡:2014年9月,她被查出癌症。2017年,癌症復發並肺轉移。歷經劫難,阿MAY已經動過四次大手術。

  病到嚴重時,香港的醫生都婉轉地告訴她:如果疼,你來拿止疼藥吧……

  化療後掉光了頭發,阿MAY哭了。出院時她戴著假發,用圍巾遮著脖子上的傷口,搽上口紅。

(港澳臺·香港故事·圖文互動)(1)匹夫有責

  在香港,阿MAY逛市場準備做飯的食材(4月4日攝)。 新華社記者 李鋼 攝

  直到2019年春天,阿MAY才做完了自己最後一次手術。

  在2014年前,阿MAY自言不關心政治,喜歡被拍照,也喜歡背著相機去拍些花花草草。那一年的“佔中”,是阿MAY的轉折點。這個25年前從四川嫁到香港的女人站了出來,撐警,反“佔中”。

  去年初夏,阿MAY的身體正在術後恢復,而香港開始遭受重創。在香港警察遭受打擊的至暗時刻,她又站了出來。她舉著國旗上街,病弱的女人與反對派爭奪國旗,手指都被拗壞,腫成紫色。

  開了八九年的微博上,內容幾乎全變成了“撐警”。她的粉絲量迅速上升,迄今已有267萬。

  阿MAY看到了內地粉絲的力量,更知道香港警察的不易,她每天把網友支持的評論截圖給香港警察們看,又把自己認識的香港警察一個個動員到微博上:別灰心,來這裏,這裏有14億人支持你。

  在修例風波期間,香港警察時常會成為遭人攻擊的對象。那段時間,阿MAY不僅在群裏安慰那些已經戰鬥了幾十個小時的警察,撫慰那些天天受驚嚇的警嫂,有時候她還要衝下樓去保護自己住的警察宿舍——因為不時有幾個汽油彈被扔進院裏。

  內地的網友給他們寫信、寄心意卡,出于紀律和安全考慮,香港警察不方便在網絡上留收件地址。這樣,阿MAY變成了警隊中最著名的收件員,專門轉達那些飽含著心意的禮物。

  每天她會拖著小車去物流站,那些寫著收件人阿MAY的快遞箱中,往往放著給幾十名香港警察的小禮物,每個心意卡或小禮物都寫著名字,阿MAY負責把它們分發給真正的收件人。

  疫情嚴重時,阿MAY制止了粉絲們再寄禮物,要求所有給香港警察的禮物都轉寄武漢。

  內地給予香港警察的溫暖,回報到了內地警察的家人身上。河南駐馬店市的警察王維平因公犧牲,香港警嫂們知道後,代他一一實現想做而未做的事:去世的警察家裏出現了新的電視機、新的抽油煙機,孩子的手裏拿到了爸爸答應卻沒有來得及給買的書籍。

  疫情的高峰逐漸過去。阿MAY和香港警察和警嫂們又在想辦法,通過另一種方式幫助武漢盡快復蘇。

  他們的想法非常簡單而美好:疫情剛剛過去,武漢的遊客肯定少。咱們組團去給武漢打氣,去看望醫護人員。然後,在微博上為武漢宣傳,讓武漢的旅遊也慢慢熱鬧起來。

  一會兒工夫,阿MAY就收到了幾十個人報名。

  因為來回都要隔離一段時間,這個旅遊團短期內不能成行。但那些普普通通的心意,在疫情期間傳遞了溫暖。

  阿MAY的微博和微信,簽名欄始終有一句英文:我是中國人,我永遠愛我的祖國。

  因為撐警,阿MAY已經屢被暴徒起底。因此,記者不便寫出她的真名。

  大家都叫她MAY姐,一個充滿春天氣息的名字。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匹夫有責-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95111258158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