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武漢:重啟“熟悉的生活”還有多遠
2020-04-13 08:11:10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4月5日,人們在武漢市吉慶街的“大排檔”雕塑旁吃熱幹面。 新華社記者沈伯韓攝

  在普通武漢人心中,與1月23日封城的巨大心理衝擊相比,4月8日解封意味著什麼?

  武漢人都期待這一天,“解封了,我就可以自由來去了”,市民呂曉宇説。

  市民楊曉一直盼著4月8日,“到了這一天,我離正常生活就更近了。人們出門上班,周末可以踏青,快遞有人送,樓下菜市場開門……真希望這樣的生活早點回來。”

  而在市民夏宇琪眼裏,這個日子的象徵意義大于實際作用:“它既不能標志武漢疫情徹底結束,也不會讓我放心大膽地走出家門。”

  無論如何看待這個日子,重新回歸正常生活,是所有人的共同心願。

  疫情形勢好轉,“重啟鍵”已經按下。生活在武漢的人們,此刻的生活和心態怎樣?真正回歸到正常的生活,還有多遠的路要走?

  “很多隔離點都已經撤銷,我也快回家了”

  3月28日,已經吃過早飯的石虎虎,發現樓下的熱幹面店營業了。

  “兩個多月沒吃熱幹面了,特別想!”石虎虎一邊等著熱幹面打包,一邊在小區業主群裏“放毒”——發布這家店重新開張的消息。一下子,群裏跟搶紅包一樣熱鬧起來。竟然有人穿著拖鞋衝下樓,直奔熱幹面店而來。

  石虎虎説,武漢的煙火氣兒,就是從吃上開始的。

  “現在叫外賣容易多了,叫上一份鴨脖鴨爪啃,幸福感簡直爆棚。”説起封閉在家的日子,楊曉印象中為數不多的閃光點,都跟吃有關。

  疫情暴發不久,魯仲珠就跑到隔離點做志願者,一幹就是兩個月。門口的馬路上,汽車和行人不斷增多,寓示著武漢正在一天天蘇醒。

  “現在公交恢復,餐飲超市逐漸復工,生活方便不少,大家心情都好多了。”魯仲珠身邊的親朋好友,生活都慢慢走上正軌。一些仍然封閉在小區裏的人們,雖沒預想的那樣重獲自由,卻也看到這樣的日子就在眼前了。

  “我們隔離點最多時有16個人,中間有進有出,現在只剩下4個人了。”武漢很多隔離點都已經撤銷,魯仲珠這個月有望回家了。

  魯仲珠也牽挂著武漢美食,“我想外出過早,吃正宗的漢味小吃。”

  疫情期間,張義一直在漢陽一個社區做志願者司機,從接送人群的變化中,他也感覺到武漢整體情況正在好轉。

  “之前經常接康復的病人出院,或者密切接觸人員離開隔離點,現在基本沒有了”,張義説。隨著公共交通恢復,超市重新對個人營業,他們現在的主要工作,變成接送行動不便的居民看病、買藥。

  “這樣繼續好轉,我們也快解散了。”張義很開心。

  陳韌在武漢建設集團工作,從一月下旬開始,先後參與了火神山和方艙醫院建設。目前,他正在下沉社區防疫。

  “社區居民對疫情的反應,沒有之前那麼恐懼了。”陳韌告訴記者,一開始,社區工作人員在門口站著,居民都不敢靠得太近,現在他們有時還會走過來,主動聊幾句。

  “擔心去趟商場,健康綠碼就變紅了”

  眼下,封閉管理的社區還有很多,出門需要出示健康綠碼和復工證明。那些沒有復工證明的市民,一般只能兩三天出去一趟,購買生活必需品。

  楊曉已經在家待了兩個多月,“都已經習慣這樣的生活了。不過,有時又會感覺特別壓抑”。

  這些日子,她在朋友圈裏一看到外地朋友出門踏春,心裏就不是滋味。

  楊曉還不敢隨便出門——她在網上看到,有人去逛了趟超市,或者坐了趟地鐵,健康綠碼就變紅了,需要再隔離14天。

  楊曉所説的“健康綠碼變紅”,指的是在同一時間同一地點待過的人,通過掃碼被記錄在大數據中,如果有誰檢測出新冠陽性,其他人的綠碼也會隨之變紅。

  “病毒本身很可怕,為了避免這種麻煩事,上半年肯定不去逛商場。”她説。

  掃碼方便了管理,但也帶來種種不便。4月6日,蘇一在外面看見,由于一人一碼乘車,一位母親帶著孩子,卻只有一個手機,最後母子二人都沒坐上這趟車。

  還有一次,一位大叔手機運行慢,怎麼都掃不上碼,公交車等了他兩三分鐘後,只好開走了。

  “這類事情,每天都會在武漢的公交站點發生。”蘇一説。

  雖説武漢整體形勢在好轉,張義仍不樂觀,“畢竟還有那麼多無症狀感染者,我心裏沒底”。即便偶爾去超市購物,他都會挑人最少的午飯或晚飯時間去。

  3月31日,邱沙去楚河漢街的商場購買春裝,只有三分之一的店鋪開張。邱沙回憶,那天逛街的人明顯比平時少,他買好看中的衣服後,迅速離開了。

  張星星的家在武漢市江夏區農村,父母在自家一樓開了一間小賣部。疫情最嚴重時,家裏大門緊閉,鄰居敲門買東西都不敢應,生怕被感染。

  “那時菜不好買,我們家吃了好久的臘肉臘魚。”這是張星星記憶中,“臘味”吃得最多的一個春節。目前,新鮮蔬菜水果可以通過電商下單,平時也敢開門窗通通風,讓陽光照進來。小賣部也重新開張,只是門口放了長凳,顧客不再進屋選購。

  即便路障已撤銷,張星星一家的活動半徑,仍局限在自家屋子和屋後的菜園裏,“還是擔心被傳染,想盡量避免接觸人。”張星星説。

  “沒上班的日子,大部分人估計都沒啥收入”

  “我們二三月份工資,只發了百分之三十,四月份怎麼發還沒個説法。”對楊曉來説,疫情對收入影響比較大,現在手上的錢已經不多了。

  張義兩個月沒拿到工資了,“會按什麼標準補發,現在都不知道呢。”據他了解,在私營小企業工作的人,收入都因為疫情大打折扣。

  “沒上班的日子,大部分人估計都沒啥收入。”張義感嘆。

  從事少兒特長培訓的石虎虎,武漢封城至今,沒有一分錢進賬。“再拖兩個月,我們這個行業基本都得關門了。”

  “像繪畫、舞蹈、樂器演奏等課程,每年這個時候都是報名高峰期,現在沒生意了。”石虎虎告訴記者,做這一行還都有高額的門面費要付。

  石虎虎家門口就是一條小吃街,有上百家店。因為靠近大學,平時生意都不錯,租金也高。店主回去過年時,疫情還沒那麼嚴重,大家都在門口貼上“年後再見”之類的通知。但很多店到現在,也沒重新營業。

  “可能再也見不到他們了。”石虎虎唏噓不已。

  經過層層審批,王晴川的小公司3月下旬迎來復工。開工那天,他給員工發了紅包,補上了疫情期間的工資。

  “我們在武漢市最低工資標準的基礎上,加了些補貼發放的”,談起企業的財務狀況,王晴川壓力很大,“停産整整兩個月,租金要付,工資要付,業務流失,目前相當困難”。

  疫情期間,王晴川和妻子都染上了新冠,已先後治愈回家。“回來後,社區很關心我們,經常給我們送菜,有困難也會幫忙解決。”王晴川説。

  身體逐漸恢復,生活上也有人關照,王晴川心中仍有些許擔憂。按以往的習慣,他幾乎天天都去公司。如今,盡管已拿到健康綠碼,可還是在家辦公。他擔心員工介意自己得過新冠,更怕客戶知道這事,影響接下來的生意。

  這次,王晴川給所有員工投保了法定傳染病險。“不管怎樣,總算開工了。一切都在慢慢走上正軌。”

  “即便疫情結束,也沒辦法回到從前了”

  那些在疫情中失去至親的人,很難走出疫情陰影,回歸正常生活。

  説起自己熟悉的伯父一家,田牧依很難受,“他們家四人感染,兩人去世。即便疫情結束,也沒辦法回到從前了”。

  伯父家有一兒一女,女兒與13歲的外孫女嬌嬌,跟他們老兩口一起生活。一月下旬,女兒感染新冠,在家中去世。伯父、伯母和嬌嬌,也被傳染上了。

  當時武漢醫療資源特別緊張,一度求醫無門。還好有親戚幫忙在微博發帖求助,引發關注,三人才終于住進醫院。

  可惜伯父沒能撐過去,一開始大家都瞞著伯母。田牧依説,可伯母一直沒有伯父的消息,漸漸察覺出了不對勁,不停追問,最後不得不把實情告訴她。

  伯母受不了這樣的打擊,整個人都崩潰了。她不停地給親戚朋友打電話,有時要打七八個小時,並不停托人給伯父找最好的醫生。

  田牧依告訴記者,“她完全無法接受,伯父已經去世了”。

  “雖然身體在逐漸康復,但精神遭受了嚴重創傷”,田牧依很擔憂,“伯母已經出院,還在隔離中。不知道以後見到親人,能不能恢復。”

  嬌嬌也在隔離,“這孩子真可憐,小時候父母離婚,爸爸就不管她了。這次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又失去了媽媽和外公。”田牧依心疼地説。

  3月22日,嬌嬌更新了自己社交賬號上的狀態——“所有痛苦我一人扛,假裝堅強……”,田牧依看到後很難受,“我們也沒辦法,她只能自己承受這一切了”。

  田牧依還憂心嬌嬌的未來,“本來,他們家庭收入主要靠伯父和嬌嬌媽媽。伯母的退休工資低,現在精神又不大正常,她將來的生活都很成問題。”

  “雖然嬌嬌的舅舅會照顧她,但他只是垃圾處理公司的一名普通員工,工作辛苦,收入也不高,還有老婆孩子要養。”田牧依嘆息。

  4月4日,全國哀悼日。邱沙在長江邊,看到一位阿姨捧著一束花走過來,靜靜佇立了一會後,把花投進江中,又對著江水鞠了三個躬。

  那天,在江邊在街頭,他看到三三兩兩的武漢市民祭奠親人。“看著這些人,真的特別心酸,武漢這段時間太難了。”邱沙不知道祭奠場景背後,有多少無法彌合的傷痛。

  “候診廳沒人插隊,沒人喧嘩,大家都在耐心等待”

  4月4日這天,夏宇琪和朋友捧著鮮花,去武漢市中心醫院後湖院區祭奠李文亮醫生。“他去世的那晚,是我最難受的時候。我和家人一人坐一個角落,默默地捧著手機流淚。”

  中心醫院門診處在進行消殺,不能進入,夏宇琪和朋友繞了一個大圈,才找到獻花的地方。“很多人在那裏默默駐足,我們憑吊時也陸續有人加入。還有外地人在附近花店網購鮮花,托他們送過來。”

  3月28日,呂曉宇去醫院眼科門診做檢查,“在武漢住了這麼多年,這是我體驗到最融洽的醫患關係。”

  “候診廳沒人插隊,沒人喧嘩,大家都在耐心等待,輕聲説話,看完病都會説句謝謝”,在呂曉宇看來,這樣的場景,跟他之前去過的所有三甲醫院,都大不一樣。

  “真希望災難中建立起來的相互體諒,能成為常態啊。”呂曉宇感嘆。

  三月中旬以來,武漢醫院的普通門診逐漸恢復。“説明醫院新冠救治壓力減輕,作為普通老百姓,聽到這個消息很安心。”陳韌説。

  “醫院防護工作很到位,門診醫護人員都是‘全副武裝’”,呂曉宇後來做了一個眼科小手術,術前,他還按要求進行了核酸排查。

  “物理隔閡已開始打通,心理上的隔閡呢?”

  4月6日,在武漢市江漢區新唐萬科廣場一樓大廳,蘇一久久無法平靜——一個尚未復工的糕點櫃臺裏,標示牌上面寫著“新鮮每一天。生産日期:2020年01月23日”。

  糕點櫃臺的生意停留在1月23日,之後再沒有開張。武漢這座有著一千萬人口的城市,也在那一天切斷所有對外交通,公交地鐵停止運營,小區逐漸封閉管理……

  如今,武漢解封,這家糕點櫃臺何時能開張,他的經營者還好嗎?

  蘇一不敢去想這些問題,一場疫情,已經改變了太多東西。

  “珍惜生命,看淡名利。”聊起疫後心態上的變化,王晴川説了這8個字。

  “父母過去很節省,現在終于知道要吃好點,健康比什麼都重要。”張星星很欣慰。

  現在的武漢,即使在相對擁擠的地方,人與人之間,也會下意識保持距離。

  “人們的物理距離遠了,心與心更近了。連陌生人之間,也能感覺到更多的體諒。”夏宇琪説。

  夏宇琪對疫情結束後的生活是有信心的。“但我仍然擔心,或明或暗歧視湖北人的現象”,她告訴記者,“反正我這一年是不會出湖北省了”。

  “我們武漢人有這樣的力量,讓生活一步步恢復正常”,呂曉宇説,“更重要的是,其他地區能不能真正接納我們。這是徹底走出疫情陰影的關鍵。”

  “4月8號之後,武漢和其他地區的物理隔閡已經開始打通,人們心理上的隔閡呢?”呂曉宇很困惑。

  (應受訪者要求,部分採訪對象為化名)(記者劉夢妮)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武漢:重啟“熟悉的生活”還有多遠-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8691125845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