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消失”的小南海
2020-04-17 16:22:0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重慶4月17日電 題:“消失”的小南海

  新華社記者王金濤、周文衝

  群山環抱,一池湖水如碩大的藍寶石鑲嵌其間,湖中巨石嶙峋、形態各異,宛若仙境。這裏曾是重慶東南地區開發最早、名氣最大的風景區,如今卻幾乎不見一個遊客。

  近兩年,小南海景區不知不覺地在旅遊市場上“消失”了。

(圖文互動)(1)“消失”的小南海

  這是4月8日拍攝的小南海風光(無人機照片)。 新華社記者 王全超 攝

  160多年前,一場地震震斷高山上的兩座山峰,巨石飛落截斷溪流,形成了融山、水、石、島、峽等風光為一體的堰塞湖,這就是重慶市黔江區的小南海。借助自然稟賦,小南海先後獲得國家4A級旅遊景區、國家地質公園等多個旅遊“金字招牌”,2017年景區門票、船票收入達1300萬元。

  但小南海發展旅遊存在先天不足:作為市級自然保護區和黔江25萬人共享的飲用水源地,其對旅遊開發帶來的生態破壞極其敏感。黔江區生態環境局副局長駱相飛説,多年來,盡管小南海加強了生態保護,設置了水庫隔離網,取締了規模養殖,但農村面源污染、生活污水亂排等生態環境問題仍時有發生。尤其是湖面上的遊船和周邊農家樂帶來的污染,逼近了小南海的生態承載力極限,威脅到飲用水源地的水質。2018年下半年,黔江區決策層最終下定決心,旅遊發展為生態保護讓路,忍痛關閉小南海。

(圖文互動)(3)“消失”的小南海

  這是4月8日在小南海鎮新建村拍攝的生態污水處理池。 新華社記者 王全超 攝

  記者在小南海上遊的新建村看到,一個小型污水處理設施即將投用。小南海鎮黨委書記龐國軍説,這個鎮加大環保設施投入力度,新建了3個污水處理廠和30公裏污水管網,全面改造湖區農戶廁所,實行垃圾收運全覆蓋,在飲用水源地一級保護區范圍內開展禁釣、禁養(規模養殖)、禁排(污水)等行動,確保小南海的一湖清水得到最嚴格的保護。

  可景區“消失”的代價並不小,不僅門票、船票收入變成了零,而且湖周農家樂損失嚴重,收入減少了近90%。過去吃旅遊飯的原住民怎麼辦?黔江區決策層認為,小南海鎮綠水青山變成金山銀山的出路還是發展旅遊業,這就需要積極破解保護與發展的矛盾。

  于是,黔江區一方面嚴格保護具有保護價值的自然資源,另一方面在小南海自然保護區核心區之外發展“十三寨”景區。在“十三寨”,農民們自己表演土家族歌舞,自己經營各類山貨土産,一家家具有土家族風情的民宿紛紛開起來,那些擅長經營農家樂的農戶又找到了用武之地,會經營的,一年掙二三十萬元不成問題。

(圖文互動)(4)“消失”的小南海

  4月8日,一名當地導遊在小南海“十三寨”景區錄制宣傳視頻。 新華社記者 王全超 攝

  針對一些因生態保護限制不能繼續經營農家樂的原住民,當地政府嘗試引導其發展中藥材等生態産業,並開設扶貧車間,提供家門口的就業崗位。塘蓮洞村委會主任李紹才説,今年全村新種植了120余畝丹參,年底就會有收益。在新建村老街的一間手工紡織扶貧車間內,村民們正在趕制一批工作服。生産主管譚培峰介紹,扶貧車間共有28個工人,平均每月有1800元至3000元左右的收入。

(圖文互動)(7)“消失”的小南海

  4月8日,小南海鎮新建村村民在中藥材基地內勞作。 新華社記者 王全超 攝

(圖文互動)(2)“消失”的小南海

  4月8日,工作人員在小南海鎮新建村一個扶貧車間內編織土家織錦。 新華社記者 王全超 攝

(圖文互動)(5)“消失”的小南海

  4月8日,工作人員在小南海鎮新建村一個扶貧車間加工服裝。 新華社記者 王全超 攝

(圖文互動)(8)“消失”的小南海

  4月8日,工作人員在小南海鎮新建村一個扶貧車間內編織土家織錦。 新華社記者 王全超 攝

  如今,小南海的水越來越幹凈了。黔江也正在編制小南海自然保護地總體規劃,科學合理規劃發展項目,力求在生態保護前提下實現高質量發展。

(圖文互動)(6)“消失”的小南海

  這是4月8日拍攝的小南海風光(無人機照片)。 新華社記者 王全超 攝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消失”的小南海-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5871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