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踐諾大涼山
2020-05-08 12:09:39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成都5月8日電  題:踐諾大涼山

  新華社記者惠小勇、吳光于、李力可

  清晨,金沙江畔,霧嵐輕籠山崖。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雷波縣箐口鄉白岩溝村,36歲的第一書記曾柱銘又開始入戶家訪。

  脫貧攻堅進入決戰決勝最後階段,涼山州尚有7個貧困縣、300個貧困村和17.8萬貧困人口。

  上萬名來自中直、省直、東西協作、省內其他市縣、涼山本地州縣、國企民企、社會力量的幹部,正奮戰在大涼山深處沒有硝煙的戰場,踐行著脫貧路上“一個也不能少”的莊嚴承諾。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踐諾大涼山

曾柱銘開著自己的小轎車行進在雷波縣箐口鄉厥箕村的山道上(2019年12月12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江宏景 攝

  跨越85年的接力

  2018年7月,做完胰腺大手術不滿3年的曾柱銘,主動報名赴涼山扶貧。

  “我從小幹農活,走著泥巴路上學,讀大學時獲得了國家的勵志獎學金,一直有回報黨和國家的心願。”

  作為成都市成華區熊貓路小學的體育老師,扶貧能發揮什麼特長?“早上六點大家還在睡覺,柱銘已經入戶了,晚上八九點鐘,我們覺得累了一天,他又去入戶調查了。他下的是密切聯係群眾的‘笨功夫’。”雷波縣信訪局駐村幹部李永波説。

  古裏拉達大峽谷中,西南醫科大學來挂職的龍溝鄉黨委副書記夏紀毅帶來了自己的“拿手絕活”。2018年,他以科研資金為支撐,將自己研究多年的黃芩種在了海拔2450米的龍溝鄉。去年黃芩豐收,每畝收入達到5000元,他卻瘦了48斤。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2)踐諾大涼山

這是四川省冕寧縣彝海鎮彝海村彝海結盟新寨(2019年3月11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江宏景 攝

  “無論是‘笨功夫’還是‘拿手絕活’,都體現了新時期扶貧幹部全心全意為貧困群眾過上好日子的赤誠情懷。”涼山州委組織部幹部蒲博説。

  這份情懷與85年前經過涼山的紅軍何其一致!

  1935年,一支年輕的隊伍用解救被關押的窮人、肝膽相照的歃血結盟,向彝族同胞宣示“紅軍為窮苦人打天下”的宗旨。受此感召,彝族同胞護送紅軍走過布滿瘴氣的密林。當紅軍強渡大渡河時,隊伍中已有了近萬名生死相隨的彝族青年。

  在今天的彝海結盟紀念館裏,一塊木板上清晰可見當年紅軍的標語:“紅軍要幫助回夷謀解放”。

  主持彝海結盟儀式的“紅色畢摩”沙馬爾各的孫子沙馬依姑還記得,在20世紀60年代的困難日子裏,父母總會鼓勵兒女:“將來會好的,共産黨不會忘記這裏。”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3)踐諾大涼山

這是四川省冕寧縣彝海結盟紀念館(2019年7月25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王曦 攝

  國家民委的一份資料中記載,1949年第一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召開前夕,毛主席提議將“夷”改“彝”,並解釋説“‘彝’從字形上看‘房子’下有‘米’有‘絲’,意味著有吃有穿,過好日子。”

  伴隨中國革命勝利和新中國建設、發展,紅軍當年的諾言一步步實現。從“一步跨千年”的社會嬗變,到“跑步奔小康”的美好生活,大涼山巨變凝結著一代代共産黨人的接力奮鬥。

  2015年,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吹響精準扶貧、到2020年穩定實現農村貧困人口“兩不愁三保障”的衝鋒號。

  5年來,機關幹部、農技專家、學科帶頭人、企業骨幹……大涼山貧困村寨迎來了11000多位來自各行各業的扶貧幹部。

  與此同時,涼山已有23位幹部在脫貧攻堅一線獻出生命,140人因公負傷。身處和平年代,扶貧一線幹部義無反顧、無私奉獻的精神不遜先輩。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8)踐諾大涼山

這是位于昭覺縣四開鄉好谷村的涪昭現代農業示范園區(2019年12月10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王曦 攝

  走最難的路,啃最硬的骨頭

  在大涼山扶貧,除了推進産業扶貧、就業扶貧、教育扶貧、醫療衛生扶貧、易地扶貧搬遷、基礎設施建設,還要解決超生、輟學、自發搬遷等難題。

  “去最高的山,走最難的路。”是成都紀檢幹部邱婷來到普格縣大坪鄉時定下的目標。起初,家人覺得對于30出頭還未成家的姑娘,3年耽誤不起。她卻説:“生命軌跡上,沒有白走的路。”

  她走進了大涼山,也走進了許多人的生命。

  2018年10月,當她爬到海拔近3000米的堡裏村時,看到一個正在烤火的小女孩,湊近聊天,女孩笑著將一個烤好的玉米遞給一身泥水的邱婷。了解到女孩因故寄養在舅舅家沒有念書後,邱婷下山後第一件事就是去鄉中心學校找校長。一周後,愛笑的女孩噙著淚花走進了課堂。

  “女孩能上學,看起來是多個控輟銷號的數字,她的人生卻可能就此改變。扶貧落實到每一個獨一無二的生命上就變得具體了。”邱婷説。

  布拖縣阿布洛哈村是我國最後一個不通公路的建制村,三面環山、一面臨崖,山體地質復雜。為了修通3.8公裏的通村路,四川路橋投入了40多套設備、150多人的專業隊伍,其中包括5名博士、10多位高級工程師。2019年11月30日,還租用了一架“巨無霸”米-26直升機從縣城吊運設備,這在四川交通史上是頭一遭。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6)踐諾大涼山

一架米-26重型直升機在布拖縣阿布洛哈村吊運挖掘機(2019年12月5日攝)。新華社記者 江宏景 攝

  今年6月,路就要打通了。“這是一條艱難無比的‘天路’,更是試煉交通扶貧初心的‘心路’。”四川路橋集團涼山項目部經理趙靜説。

  據統計,2016年以來,涼山州累計新改建農村公路1.39萬公裏,增加101個鄉鎮、1918個建制村通硬化路。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5)踐諾大涼山

這是布拖縣阿布洛哈村通村公路(2019年12月29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江宏景 攝

  路通了,貧瘠的土地變成了希望的田野。來自江油市農業農村局的農技師熊瑛在布拖縣帶領鄉親們種出了桃、李、杏和藍莓。被譽為“涼山西伯利亞”的土地,成了一片豐饒的沃土。

  2018年6月,佛山市禪城區委常委徐航來到涼山昭覺縣挂職副縣長,開啟新的“趕考”徵程。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7)踐諾大涼山

  這是一張拼版照片,上圖為:昭覺縣三岔河鄉三河村一個易地扶貧安置點(2020年4月20日攝,無人機照片);下圖為:昭覺縣三岔河鄉三河村村民原來居住的土坯房(2020年4月20日攝)。新華社記者 江宏景 攝

  “怎麼和少數民族打交道、農村工作怎麼做,都是新考題。”兩年裏,徐航與當地幹部配合促進佛山與昭覺攜手,從勞務輸出、産業合作帶領彝族老鄉脫貧奔小康。今年為應對疫情影響,佛山市禪城區企業還定向接收了752名昭覺農民工。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9)踐諾大涼山

  在位于昭覺縣四開鄉好谷村的涪昭現代農業示范園區,當地村民在蔬菜大棚裏勞作(2019年12月10日攝)。新華社記者 江宏景 攝

  在布拖縣覺撒鄉,64套安全住房、通村公路等16個項目原計劃2月初開工,但由于疫情推遲了時間。這急壞了國家能源集團派駐布拖縣覺撒鄉脫貧攻堅專職副書記楊永林。2月5日,他從成都冒雪自駕600公裏返回覺撒鄉。一邊給老鄉們做好疫情防控宣傳,一邊協調施工單位進場,同時還組織群眾就近務工,發動種植茵紅李……面對疫情防控和脫貧攻堅重擔,這位藏族漢子説:“再難也得上,沒有退路可言。”

  踐諾,永不停止

  5年前,涼山州尚有11個深度貧困縣、2072個貧困村。通過艱苦卓絕的精準扶貧,涼山已實現1772個貧困村退出、80.1萬貧困人口脫貧。2020年,涼山將全面攻克脫貧攻堅戰最後堡壘。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0)踐諾大涼山

這是四川省布拖縣龍潭鎮幸福村(2019年12月11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薛玉斌 攝

  “當年國民黨對彝族群眾是驅趕,共産黨則是主動接近。我們和革命先輩間隔了幾代人,但我們依然做著同樣的事:走近群眾、發動群眾、依靠群眾。”雷波縣公安局局長李鯤説。4年前,他告別了工作近20年的成都市公安局,來到雷波,一手抓公安工作,一手抓脫貧攻堅,在修路、建房、發展産業的工地上摸爬滾打,他感嘆自己從局長幹成了“村長”。

  這兩年,曾柱銘因控輟保學、拆舊房挨過罵,在運核桃的夜路上多次遇到塌方、爆胎,但挨家挨戶發現問題、盡心盡力解決問題的決心從未動搖。如今,箐口鄉厥箕村的“95後”第一書記李軻把他當成了榜樣,也學會了和農民拉家常、幹農活。

  金沙江畔的幸福村摘掉貧困帽後,曾自掏腰包修路、帶領大家種植青花椒脫貧致富的村支部書記拉馬爾且成了村裏最窮的人。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1)踐諾大涼山

  四川省布拖縣龍潭鎮幸福村支部書記拉馬爾且(左四)和村民商討來年種植青花椒的規模(2019年12月11日攝)。新華社記者 薛玉斌 攝

  兒子在成都念大學,上學期拿不出生活費,他給孩子帶了30多斤苦蕎面去學校。兒子問他為什麼不能申請助學金。“我告訴他,爸爸是幹部,不能麻煩國家。”

  今天,除了湖水波光依舊,彝海村已難覓舊時模樣。

  2016年,中國人民解放軍戰略支援部隊在此與當地彝族同胞再次“結盟”,啟動為期5年的定點幫扶。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4)踐諾大涼山

彝海結盟紀念館管理員沙馬依姑在彝海村前留影(2019年9月7日攝)。新華社記者 孫瑞博 攝

  如今,“紅色畢摩”沙馬爾各的後代仍住在彝海。沙馬依姑從1986年起就一直守護在結盟聖地,現在擔任彝海結盟紀念館管理員。

  他説,這是見證過先輩諾言的地方,無比神聖。他對自己也有一個諾言——這份守護,要世世代代。

  相關鏈接:

  “七遷”出深山——貴州瑤鄉之變濃縮極貧地區脫貧攻堅奮鬥史

  紅土地上的“綠色減貧”決戰——大別山“將軍縣”金寨脫貧紀實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趙文涵
踐諾大涼山-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957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