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最後一公裏”的新徵程
2020-05-18 18:07:4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昆明5月18日電 題:“最後一公裏”的新徵程

  新華社記者吉哲鵬、龐峰偉

  又見“山鄉網紅”李華明。這位64歲的老漢勁頭不減,正忙著養烏骨雞、搞生豬代養,還向人打聽“直播帶貨”怎麼運作。

  李華明個頭不高,待人熱情,嗓門很大。作為2019年全國脫貧攻堅獎奮進獎獲得者,他的成名路是石漠山區一條一公裏多的水泥路。

  這條路挂在山崖間,衝出亂石堆,還劈開一塊十幾米高的巨石,在岩壁上留下刷著紅漆的兩個大字——“實幹”。

  李華明的家鄉在雲南省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西疇縣西灑鎮岩頭村,因位于懸崖峭壁之上而得名。

  西疇地處滇黔桂石漠化片區的核心區域,裸露、半裸露的喀斯特地貌佔75.4%,是雲南石漠化程度最嚴重的地區之一。

  由于從鄰村的岔路到岩頭村的最後一公裏路受阻于巨石和陡坡,出行難曾是全村人最頭疼的事。

  “當年我們賣豬,抬豬的工錢是豬價的一半;孩子們到村外上學,來回要走兩個小時的亂石小道。因為路險人窮,村裏的小夥子結婚成了大難題。”提起窮困往事,李華明有説不盡的苦處。

  “喊破嗓子不如幹出樣子”。為打通這“最後一公裏”的進村路,身為共産黨員、村民小組組長的李華明帶著15戶村民,2003年開始自籌修路資金,用雙手和鐵錘、鐵鍬向懸崖峭壁“宣戰”。

  修路何其難。村裏青壯年不多,就老老少少齊上陣;錢不夠了,就賣雞賣牛;不能用炸藥炸石頭,他們就打好炮眼,把膨脹劑放到裏面,慢慢把石頭撐裂。

  歷經磨難,2014年1月,這個“懸崖村”終于修通了最後一公裏的進村路。2015年,當地政府補助資金16萬元,村民投工投勞,把毛路澆築成水泥路。

  路通後,岩頭村裏具備了發展條件,實施了人畜飲水工程、村活動室建設和安居房建設等項目,村容村貌煥然一新,外地老板也到村裏流轉土地種三七。

  一傳十,十傳百,“最後一公裏”的故事激勵了不少群眾,他們的事跡被拍成微電影,李華明還入選了“西疇精神”宣講團,成了大山裏走出來的勵志“網紅”。

  雖頭頂“光環”,但李華明和鄉鄰不甘現狀,踏上了鄉村振興的新徵程:在村裏開辦“最後一公裏”農家飯莊,政府還幫忙引進烏骨雞、養豬等項目。

  “別看雞棚現在是空的,其實養大的4000多只烏骨雞前不久剛賣掉,賺了3萬多塊錢。”李華明笑著説,下一步要把烏骨雞的養殖規模擴大到15000只。

  路通後,村裏人不再抬豬下山,而是引進企業養豬,村民入股分紅,目前豬場存欄生豬近500頭,第一期分紅6萬元。

  “等不是辦法,幹才有希望。這是‘西疇精神’的核心內涵。”西疇縣委書記蔣俊説。

  像李華明這樣戰貧鬥困的“現代愚公”,在這片土地上比比皆是,還形成一個發展“不等式”:政府投入十來萬元,群眾跟著投工投勞、捐款湊錢,能幹出幾十萬元的事。目前,西疇縣的鄉村公路有3000多公裏,是全省平均公路密度的三倍以上。

  2019年4月底,雲南省政府宣布西疇縣達到脫貧標準,退出貧困縣序列。“脫貧摘帽是新起點,我們還要‘修’出一條全面脫貧與鄉村振興有效銜接的路!”蔣俊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鳥瞰珠峰
鳥瞰珠峰
海拔7000米以上的壯美景色
海拔7000米以上的壯美景色
中國國家圖書館恢復開放
中國國家圖書館恢復開放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61126001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