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這所中學走出三位中共一大代表 “黨史上最牛中學”的百年傳奇
2020-07-10 08:06:36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100年前,董必武等老一輩無産階級革命家創辦了武漢中學,成立了武漢地區中國共産黨的早期組織和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很多年輕學生在這裏接受了共産主義的啟蒙教育,以對國家和民族的擔當,走上了民族抗日救亡的道路

  穿越歷史風雲,99年前,13位代表聚集在一起,召開了中國共産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猶如一輪紅日在東方冉冉升起,照亮了中國革命的前程。

  鮮為人知的是,13位中共一大代表中,從武漢中學(原名:私立武漢中學校)走出了三位——董必武、陳潭秋、李漢俊。武漢中學作為培養革命骨幹的搖籃,堪稱“黨史上最牛中學”。

  私立武漢中學校舊址紀念館。記者李偉攝

  今年恰逢這所中學建校100年,校園裏沒有隆重的百年校慶氣氛,正處于疫情防控常態化下的校園,尤顯安靜。武漢中學由老一輩無産階級革命家、中共一大代表董必武于1920年創辦的。百年來,這所紅色革命學校,培養了數以萬計的優秀學子。記者近日採訪發現,武漢中學百年傳奇歷史中凝聚下來的“樸誠勇毅”的校訓精神,一直“在線”延續。

  英雄城市命名的中學

  深居武昌區糧道街上的武漢中學,是以這座英雄城市命名的一所中學。走進校園,看似不起眼的校內一角,幾間小小的磚瓦房,與現代化的校園有些不搭。這裏正是武漢中學的校史館,也是董必武等人于1920年創辦的私立武漢中學校舊址所在。

  一走進校史館大門,“樸誠勇毅”四個大字映入眼簾,這是由董必武確立的校訓。紀念館內的歷史圖片、文獻實物傳告著後人,這裏承載了武漢中學的百年傳奇:董必武、陳潭秋等人就是在這裏建立了武漢共産主義小組,它是中共湖北早期組織的主要活動根據地,也是傳播新思想和革命火種的發源地。董必武、陳潭秋、李漢俊三位一大代表,都曾在這裏授課。

  2018年學生志願講解員為新生講解校史館。武漢中學供圖

  武漢中學新生的入學第一課也要從這裏開始。校團委組織“弘樸”志願服務隊的學生志願者,為新生們講解革命傳統和校史教育,學生講給學生聽,用一種特殊方式傳承精神。高二(9)班的陳夢菡是一名校史館志願講解員,她仍然記得第一次走進校史館的那一刻,自己被微微昏黃的燈光感染,歷史與生俱來的厚重感,感染著她,令她覺得連館內的消防栓都帶有淡淡的隆重感。

  作為一名志願講解員,陳夢菡有了更多的機會進入校史館,接受講解培訓時,她多次凝視一張張寶貴的照片和資料。陳夢菡説,一種自豪感油然而生:這就是自己的學校,一所在民族歷史風雨飄搖中誕生的學校,一所為了新民主主義革命輸送力量的學校。它固然經歷過艱難的時刻,可猶如風雨後的青松翠柏,在狂風暴雨的洗禮後散發出不滅的青春氣息。如今,她更加深刻地感受到學校的榮耀,體會到成為一名具有紅色基因的名校學生的自豪。

  疫情期間,高一(2)班的曹永佳寫下這樣的感想文字:“倘若嫩芽遇上狂風,是一幅怎樣景象?如果青春遭到疫情,又是一番怎樣風景?疾風知勁草,患難見真情。年輕人雖説少不更事,但在病魔肆虐的緊要關頭,尚可見那遍布的青春力量與奉獻身影。”

  3月10日晚,正在看新聞的武漢中學教師鄢來所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視頻畫面中向總書記匯報東湖新城社區志願服務工作的紅衣女孩,竟然是他班上的畢業生謝小玉。

  “00後”謝小玉是武漢中學2018屆高三(2)班畢業生,目前就讀于中國礦業大學(北京)。疫情期間,她在社區做起志願服務工作,為居家隔離居民跑腿買菜、買藥、拿快遞、充水卡燃氣卡等。

  過去有人説年輕人是嬌滴滴的一代,但現在看,年輕人成了抗疫一線的主力軍,不怕苦,不怕犧牲。抗疫一線比其他地方更能考驗人。謝小玉説,自己是一名入黨積極分子,作為一名“樸誠勇毅”年輕學子,一名普通的大學生志願者,為疫情防控貢獻自己的力量是應該的,抗疫一線也是學校,志願服務就是課堂。

  7月1日下午,一場特殊的高中畢業暨成人典禮在武漢中學開場,500余名高三學子,步入成人門,接受師長們的“成人”祝福與囑托。特殊的日子,特別的儀式感,為特殊時期奮戰高考的學生們帶來特別的祝福。

  “十八歲,我們都應承擔起對于社會的責任,對于祖國的擔當。疫情中,一個個逆行者曾讓我們熱淚盈眶,他們的家國大義築起守衛人民生命的堅實屏障。而今的我們,也應學習他們的擔當,勇敢擔起祖國的未來。”高三(3)班的成思怡慷慨激昂地説。

  參與疫後首場高考的年輕人,這樣自謔: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讓“生于非典”的大家,被迫地“考于新冠”。人生這場直播,沒有回放功能,唯有勇毅向前。

  溯源紅色中學的建校史

  在校史館的“篳路藍縷 艱苦創校”板塊,一張老照片格外引人注目。照片上是一份手稿,紙張泛黃,字體遒勁。這是1963年董必武在回憶私立武漢中學校十大特點時所寫。

  據武漢中學團委書記江黛介紹,董老1963年回憶辦校特點時進行了歸納總結,比如學生報考費和學費都比當時武昌私立中學低;職教員是低薪或不支薪;幫助學生課外閱讀報紙書刊,促進學生注意國際國內的時事問題;迎接五四運動帶來的新思潮,啟發學生的革命思想等。

  作為中國共産黨的創始人之一,1919年,時年33歲的董必武寓居上海,通過研讀馬克思主義理論書籍,結合自己投身民主革命的經歷和思考,他明白要實行革命,必先喚醒和組織群眾。董必武與同在上海的湖北老鄉李漢俊等人經過精心籌劃,決定從宣傳新思想、提高民眾的階級覺悟入手,立即著手辦兩件事:一是辦報,二是辦學。

  1919年8月,董必武由上海返回武漢,開始了全新的革命事業。由于資金募集的困難,辦報的計劃中途擱淺,董必武將精力集中在創辦一所中學上。在董必武的艱辛籌措和眾多熱心同仁的大力支持下,私立武漢中學校于1920年3月正式開始招生。

  《董必武選集》中記載了董老于1963年所寫的關于武漢中學回憶錄,其中,董必武提到,因為當時武漢公私立中學不多,招生較易。當時董必武等人住在武昌巡道嶺湖北省教育會內,關于校址、校舍問題,湖北省教育會西北角有一所房子,曾辦過學校,房內有教室三間,辦公室一大間,風雨操場一個,還有大小幾個院子,有可供學生食宿用的兩排房間,教室內還剩存一些桌椅,房子雖僻陋,修補添置可以對付兩年。

  據董老回憶,開辦費因校舍現成,所需不多,大家商議在創辦人中募集,這樣,創辦人由董必武、張國恩、劉鼎三、李緘三、劉質如、倪季端、江文波、雷大同、劉覺民九人組成,除雷大同捐120元外,董必武等人各捐20元。

  “為湊足經費,數九寒天,董老典當了自己身上的皮袍,換來20元錢。”江黛説,這一典故,學生志願講解員每年都會重點講給新生聽。

  各項辦學手續都辦齊後,私立武漢中學校于1920年春季招考了兩班學生,開始照章教課。記者在武漢中學校史館內看到,按照1925年編印的《私立武漢中學校學則》,課程設置方面,全校除開設國文、數學、物理、化學、歷史、體育、圖畫、樂歌、手工等學科之外,還在不同年級開設公民學、博學、近代史、人生哲學等必修課。

  此外,初、高中兩級均採分科選科制,設普通科、職業科,還從規章制度上強調體育和思想品德應達到的“標高”,“體育及操行成績不合格者,雖修滿規定之學分亦不許畢業”。

  曾任湖北省政協副主席的謝甫生于1921年至1924年在私立武漢中學校讀書。他曾回憶稱,董老親自擔任首期兩個班的國文教員,陳潭秋、李漢俊、惲代英等人都在學校授課,如擔任社會科學教員的李漢俊講經濟學,會分析資本主義的性質、特徵,編寫政治問答讀本,並解答“什麼是蘇聯的新經濟政策”等問題。正是在武漢中學的學習,提高了自己的政治覺悟,促使自己走上了革命道路。

  “進步青年”陳潭秋在五四運動期間表現積極,經黃岡老鄉董必武介紹,在思想上接受了共産主義。1919年秋,23歲的陳潭秋從國立武昌高等師范學院(武漢大學前身)英語部畢業後,到武漢中學擔任英文教師和班主任。

  1920年秋,董必武在武昌撫院街寓所裏秘密召集陳潭秋等人,發起成立了共産主義研究組。1921年7月,陳潭秋、董必武一起去上海參加中共“一大”。

  “當時,董老創辦的私立武漢中學校走出三位中共一大代表,成了一段佳話。”武漢中學校長楊定成説起這段歷史十分自豪。

  在董必武等人的努力下,私立武漢中學校每年兩班結業,招兩班新生,學校常年保持8個班學生的規模,直到1928年國民黨桂係軍閥攻奪武漢,才把學校封閉。當時的武漢中學採用白話文教授國文課,“男女同班”更是衝破封建禮教禁錮的創舉。據董老回憶,當時為了對付上級檢查,學生報名時不注明性別,從而帶頭開了“男女同班”的先例。

  董老曾在《私立武漢中學校簡記》中説:“學校第一批學生于1923年結業,1924年考入國立武昌師范大學的就有四名,當時的國立武昌師范大學收生很嚴,湖北的中學結業生常有一校一年沒有錄取一名的。”

  武漢中學更是成為培養革命骨幹的搖籃,不少師生先後加入了中國共産黨和社會主義青年團。據統計,學校教師中有五位成為武漢共産主義小組的成員;在1927年冬爆發的鄂東“黃麻起義”總指揮部的十名領導人中就有五名畢業于武漢中學。1965年,武漢中學在原址復學,學校繼承革命先烈的精神,發揚老一輩革命家的優良傳統,目前是湖北省重點中學。

  紅色基因如何永保“在線”

  站在武漢中學校史館內,面對或意氣風發或恭肅嚴整的董必武照片,重溫一段厚重的歷史,人們很容易接受穿越歷史風雲的昭示:青年人了解中國共産黨創建的光輝歷史,學習和汲取老一輩無産階級革命家的品德、情操和精神,並沿著由他們所開啟的道路繼續前進,具有重大意義。當代青年,只有心懷天下,樸誠勇毅,才能尋找到自己的人生定位。

  董必武以“樸誠勇毅”為該校校訓。原來,“樸誠”正是董老家訓,按董老自己的解釋,“樸就是樸素,也就是艱苦樸素;誠就是忠誠,誠實;勇就是勇敢;毅就是有恒心,有毅力,能夠堅持”。

  楊定成解釋,“樸誠勇毅”這一校訓,從性格品質方面規定了做人的準則,既包含著中華民族講修身重節操的優良傳統,又體現了共産黨人的人格追求,通俗凝練地表現了馬克思主義的人生觀和價值觀,曾指引許多有志青年走上了救國救民的道路。

  武漢中學退休教師謝吉麟感慨,這些年,武漢中學變了,變大了,變漂亮了,其內涵也變得更加豐富多彩。自學校1920年建校以來,在校訓“樸誠勇毅”思想指導下的“人格教育”理念卻沒有發生變化。

  武漢中學推行的“人格教育”是該校傳承的重要辦學精神之一。早在建校時,董必武就定下這個基本教育理念。楊定成説,多年來,學校始終將“人格教育”貫穿在教育教學活動中,融入到校園文化之中、融入實踐活動中,形成了以“學生成長導師制”和學生課余黨校、少年團校、家長學校和學生值周校長制、值周班長制、家政值周制和學生幹部競聘制的“三校四制”等為載體的“人格教育”工作品牌。

  “了解紅色革命校史,知曉‘樸誠勇毅’精神,堅定青年學生樹立理想與信念。”江黛告訴記者,武漢中學持續多年開展“樸誠勇毅”四星評比活動,在評比過程中,發掘培養一批團員中的優秀典型學子。

  高一(11)班關淑婧曾被評為“毅之星”,堅毅的品質在她的身上生動呈現。她出生十個月後便被確診為成骨不全症,俗稱脆骨病。而患有這種病的患者最突出的特點便是骨密度極低,極易骨折。

  面對疾病的堅毅,在關淑婧步入武漢中學後更加凸顯,也逐步轉變成攻克數理化難題的堅毅品質。關淑婧説,是武漢中學培養了自己的堅毅品質,教會了自己忍耐,教會了自己樂觀地克服困難,也教會了自己成長……

  武漢中學黨委書記曹雙華説,為了讓紅色基因融入學校紅色課程建設,武漢中學不斷推進“紅色”進入學校課程總規劃,班會晨會校訓課程、最美思政課、歷史課深挖校史傳承……

  在今年七一成人禮上,曹雙華面向高三學子説:“在全國人民堅守執著的精神感召下,我們每位師生雖然身處疫情中心,但我們沒有退縮、沒有消沉,而是堅守一隅書桌,奮戰特殊的高考衝刺。這是疫情期間帶給我們的最大的精神財富,我們要牢記疫情期間堅如磐石的中國共産黨的領導,牢記挺身而出的共産黨員,牢記自強不息、開拓進取的奮鬥精神,跟隨時代的腳步,奮鬥不止,永遠跟黨走。”

  一席話,掌聲雷動,是500余名“樸誠勇毅”學子們的內心價值認同。

  經歷熏陶,武漢中學的畢業生們早已熟諳母校的紅色基因:100年前,董必武等老一輩無産階級革命家創辦了武漢中學,成立了武漢地區中國共産黨的早期組織和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很多年輕學生在這裏接受了共産主義的啟蒙教育,以對國家和民族的擔當,走上民族抗日救亡的道路。星星之火,從武漢中學點燃,歷史也銘記了武漢中學青年的責任與擔當。

  高三教師葉莉感慨地説,這個特殊的學期,也給年輕學子們留下了特別的記憶:學校課堂被“搬到”網上,老師化身“網絡主播”遠程上課;考生在家上網課復習備考;高考時間推遲一個月……這場疫情是個大課堂,通過線上教學、線上考試,已經教會年輕人一個道理——唯有直面困難方能戰勝困難。人生不可能永遠一帆風順,年輕人遲早要勇敢地走出“溫室”,走向“遠方”。

  百年前,私立武漢中學校的窄窄一道門,成為通向新時代的大門。

  現今已斑駁的牌匾與墻垣,見證著一代代武漢中學人接受風雨洗禮的模樣……新時代的武漢中學人,正從“樸誠勇毅”的校訓裏尋找方向,不忘初心,矢志前行。(記者周甲祿、廖君、李偉)

+1
【糾錯】 責任編輯: 周楚卿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夏日古鎮風光美
夏日古鎮風光美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24101126219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