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年輕的消防指戰員們:赴湯蹈火 淬煉青春
2020-07-12 07:09:59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抗洪搶險一線,在重大災害現場,在抗擊疫情前沿,年輕的消防指戰員們——

  赴湯蹈火 淬煉青春(青春派·青春奮進新時代(18))

  有這樣一支隊伍,他們向著火場逆行,向著災難衝鋒,有災必救、有難必幫是他們的堅守。

  有這樣一支隊伍,他們始終在群眾身邊,小到開鎖、淘井,大到應急救援,為民服務的初心和承諾不變。

  他們就是消防指戰員。這支全國近16萬人的隊伍中,絕大多數都是年輕人。

  這群勇敢的年輕人,哪裏有災害就出現在哪裏,哪裏有危險就戰鬥在哪裏,哪裏有難事急事就幫扶在哪裏,他們赴湯蹈火淬煉青春,書寫著最美“逆行者”的職業榮光。

  ——編 者

  圖①:今年6月底,受暴雨影響,重慶市龍潭河沿線地區被淹。圖為消防隊員踏水背出受困群眾。肖樂峰攝(人民視覺) 圖②:在山東省煙臺市消防救援支隊培訓基地,消防隊員正在參加繩索攀爬比賽。孫文潭攝(人民視覺) 圖③:今年5月,甘肅省森林消防總隊張掖支隊開展了實戰滅火演練。圖為消防隊員奔赴演練火場。張小軍攝(人民視覺)

  “守護群眾安全,只能進不能退”

  都説“養兵千日,用兵一時”,但對消防員而言,是“養兵千日,用兵千日”。

  最近這段時間,貴州省遵義市消防救援支隊紅河北路特勤站的消防員李望,每天至少要出兩三次警,從早到晚連軸轉。“近期降水多,我們要24小時保持戰備執勤狀態,準備抗洪救災。”李望雖然年紀不大,已經從業4年,出任務超過千次。

  6月12日一大早,特勤站的警鈴突然響起,有突發情況!李望跟戰友們迅速穿好搶險救援服,快速檢查裝備,火速裝車出發,整個過程不足1分鐘。特勤站政治指導員張文淵告訴隊員,正安縣碧峰鎮發生洪災,首要任務是前往搜救失聯村民。

  洪水過後,道路受損,隊員們只能卸下裝備,徒步沿河搜索。“不是上山就是下山,大水一衝,很難找到路。”李望説,戰友們頂著30攝氏度的高溫,輪流抬著30多斤重的裝備包,踩著滑溜溜的石頭小心前進,“還沒走幾步,渾身黏糊糊的,跟進了蒸籠一樣,汗珠不停地往外冒。”

  艱難搜索了一陣,聽到有人在遠處喊,河對岸可能有人。張文淵隨即挑了幾個水性好的,準備蹚過去。河面差不多有20米寬,水沒到胸部,不借助外力很容易被衝走,下水的消防員拿著棍子,順著繩索,小心試探著往前挪。

  約半個小時後,戰友們陸續安全抵達對岸。整支隊伍沿著兩岸展開同步搜索。

  一天下來,大家都走了10多公裏的山路,不少隊員的腳磨起了泡,有的破了皮還出著血。但經過簡單處理,第二天繼續上陣。這群平均年齡不足25歲的小夥子,沒有人撂挑子喊累。“守護群眾安全,只能進不能退。”張文淵説。

  5天時間裏,除了搜救失聯群眾,隊伍還幫助受災群眾災後重建。“走的時候,許多群眾自發到路邊歡送。”李望説,返程時,大家疲憊的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這才是我們的價值所在,只要群眾平安高興,做什麼都值得。”

  消防救援意味著直面危險,要降低危險程度,只有嚴格訓練。除了接警出任務,其余時間李望和戰友們基本在訓練場上度過,每天有將近7個小時來練體能、學技術、提高隊員配合度。

  據統計,截至7月7日,全國消防救援隊伍共參與各類抗洪搶險救援3600余起,出動消防車5500余輛次、指戰員3.5萬余人次,營救遇險被困群眾7100余人,疏散轉移被困群眾3.1萬余人。

  圖為內蒙古大興安嶺森林消防支隊開展緊急登機訓練。張 棖 溫柏志攝影報道(人民視覺)

  “新時代的消防員,哪能沒有一身好本領”

  “火災一級,地點:××小區,出動車輛:水罐車、搶險救援車……”下午2點多,體能訓練剛進行了一會兒,營區突然電鈴聲大作,廣播裏傳來緊急通知。

  電鈴就是指令。南京消防救援支隊特勤大隊一站的幾位隊員,立即奔向車輛,換上消防救援服,向目的地進發。

  “身為消防員,最重要的是有衝上去的勇氣!”戰鬥一班班長趙傑,今年31歲,就已立下一等功1次、三等功3次。在趙傑的記憶中,他離死亡最近的一次救援,是2016年4月,靖江市丹華村德橋化工物流倉儲爆炸。

  當時情況有多危險?起火點是一個汽油罐,鄰近的兩個罐體還在持續輸送燃料,如果不將閥門關上,將波及周邊化工品罐區,一旦發生連環爆炸,後果不堪設想。關閥斷料,是滅火最關鍵一步。

  “説一點不害怕是假的。如果我犧牲了,父母怎麼辦?剛結婚半年的妻子怎麼辦?”趙傑坦言,領到任務的一剎那,他也經歷了短暫的恍惚,但是“面對火災,我們不上誰上!”這個堅定的念頭很快佔了上風。

  趙傑和隊友迅速穿戴好隔熱服衝進罐區。這時,另一個罐體上方也開始著火。沒時間了,起火罐體的閥門必須立刻關閉!水槍掩護冷卻著他們的身體,水炮阻擋著水面上漂浮的流淌火,趙傑等三人跳進齊胸深的水中,強忍劇痛摸索,拼盡全力擰緊了閥門。

  “當消防員,既要有勇也要有謀!”1983年出生的站長助理崔彥彬加入消防隊伍19年,參與滅火救援3000余起,屢立戰功的同時,他還喜歡鑽研改進滅火方式。

  “滅火水槍通常是直柄的,在一些場合不太便利。” 崔彥彬説,氧氣會加劇燃燒,開門救援只能先打開一條縫隙,直柄的水槍很難打到左右。“要是水槍可以拐彎就好了。”崔彥彬想。他和隊員們一塊研究,在原有水槍頭上組裝一個帶有弧度的新槍頭,接上水帶就可以使用。

  隊員們的創造力在這之後便被激發出來:多功能消防梯、萬能消防扳手、裹在水帶外的耐磨包布……只要是工作中用得上的好幫手,大家就開動腦筋制作出來,讓滅火救援更高效更安全。

  “新時代的消防員,哪能沒有一身好本領?”説這話的羅忠臣1994年出生,是全站公認的繩索專家。通過多年的救援經驗總結,羅忠臣發現在消防車難開進的老小區,繩橋救援是關鍵手段。三四年間,羅忠臣廢寢忘食地查閱資料、請教專家,在訓練塔與道旁樹木之間搭建繩橋,平日裏反復練習。在2015年的一次高層小區火災救援中,羅忠臣利用繩索與滑輪的配合,成功將被困群眾安全轉移到另一棟居民樓頂。5年以來,羅忠臣通過繩橋,救援群眾13人,成功率100%。

  “在抗疫中出一份力,沒有愧對這身‘火焰藍’”

  “武漢是我的第二故鄉,武漢人民最需要的時候,我不上誰上?”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剛而立之年的武漢消防支隊硚口大隊副大隊長周晉傑,瞞著家人第一時間寫下請戰書。1月31日,他接到緊急任務:和其他7名年輕的戰友一起,火速組建火神山消防救援站。

  火神山醫院總建築面積3.39萬平方米,安排床位1000張,還設有配電房、液氧罐區、醫療物資倉庫等易燃易爆區域,消防任務不可謂不重。他們幾個人不僅要進行消防設備安裝和安全監督檢查,還要給醫護人員和病人進行消防安全培訓,並定期穿防護服進入重症病房開展消防檢查。

  “8596步,9562步,10548步……”這是那些天,火神山消防救援站消防員吳雨航的微信運動每日數據。這個運動量在平常不算什麼,但全天身著密不透風、近10公斤重的全套防護服,在一個小小的方艙醫院內走出這麼多步,足見其工作強度。

  “大姐,您的毛巾不能挂在消火栓上,存在安全隱患。”“同志,最近總有人把水倒在地下的電纜槽內,這樣很不安全,一定要提醒他們呀!”……每次進方艙,吳雨航都要反復提醒安保、醫護人員和病人注意防火安全。他們不厭其煩的細致履職,保證了一個個守護生命的“方舟”安全運行。

  到了3月份,轉運醫療廢棄物成為最具危險性的任務之一。武漢市消防救援支隊主動請戰,抽調特勤大隊12名消防員,緊急成立了“醫療廢棄物轉運黨員突擊隊”, 分成3個小分隊,承擔起武漢市主城區40個街道、95家醫院的醫療廢棄物轉運任務。

  這12名隊員中,年齡最大的40歲、最小的24歲,他們參加過無數次大大小小的滅火救援行動,但像這樣轉運醫療廢棄物的任務還是第一次。每次轉運,隊員們都要穿好全套防護裝備,包括防護服、防護鞋、護目鏡、面罩、口罩和頭套、手套,將醫療廢棄物從醫院儲存間一袋一袋搬出來,放進黃色轉運桶內。對廢棄物種類、重量等逐一登記,全面消毒後,再轉運到處理站。

  一桶醫療廢棄物輕的有20多公斤,重的超過80公斤。普通人穿著密不透風的防護服,即使站立不動都會不停地冒汗,隊員們還要把一桶一桶的廢棄物搬上車,運到三四十公裏外的處理站,再一桶一桶地卸下來,體力消耗可想而知。累還只是其次,最大的考驗是要面對看不見、摸不著的病毒。

  盡管他們防護很到位,工作時也小心謹慎,但險情仍然時有發生。3月18日,在武漢市第四醫院轉運醫療廢棄物時,特勤大隊一站站長助理陳建的防護服,不慎被破損的轉運桶劃開了一條長口子,好在發現及時,戰友們找來醫護人員進行了專門消毒,並更換了防護服。

  穿著嚴實的防護服,連續工作五六個小時,不能上廁所,隊員們只能不吃不喝。“在抗疫中出一份力,沒有愧對這身‘火焰藍’。” 突擊隊員夏涵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夏日古鎮風光美
夏日古鎮風光美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6226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