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招聘需求疲軟,求職意願走低,誰拉低了大學生就業率
2020-07-13 11:43:36 來源: 瞭望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職業技術學院近幾年用人單位需求量和畢業生人數大概是8:1甚至10:1,今年大概是4:1

  ➤5月以後,參加上海交通大學線上“雙選會”的企業數從最多時的500余家降到100家左右

  ➤有些學生寧願讓自己是一張沒有就業歷史的“白紙”,保留第二年還是應屆生的身份,也不願先找一份工作有個落腳點

  諸多努力之下,目前大學生就業數據仍不樂觀,一些大學畢業生就業率較去年同期有5~20個百分點的降幅。北京某高校截至7月4日的總體就業率為81.46%,比去年同期下降了7.98個百分點;上海高校截至5月末的整體就業率較去年同期約有15個百分點的下降。

  哪些因素拉低了今年的大學生就業率?如何進一步促進大學生就業?《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就此赴北京、上海、浙江、湖南四省市調研,帶來了“雙一流”建設高校、普通本科高校、專科院校等高校的一線報告。

  招聘需求走低疊加招錄節奏放緩

  從人才需方市場看,影響就業率的重要因素是人才需求走低。

  企業的用人需求下降。浙江機電職業技術學院副院長周純江説,近幾年用人單位需求量和畢業生人數大概是8:1甚至10:1,今年大概是4:1。前不久他們學校和對口支援的武漢光谷職業技術學院開展了一場雲招聘,往年一般會有160多家企業參與,今年卻不到100家。“企業需求萎縮,航空旅遊和外向型企業受到的衝擊更大。”周純江説。

  有些企業受疫情影響甚至出現招聘違約現象。比如中南大學30余個已簽約學生5月底被企業以“調整崗位”為由集體解約,被迫重新求職。這種情況在過去幾乎沒有發生過。

  另有部分企業存在“假招聘”。受訪高校表示,目前各地都在推動國企擴招,但普遍雷聲大雨點小,有的國企對外公布招十人,只發四五份面試通知,實際招用的只少不多。北京某高校學生就業指導中心負責人坦言,不少國企都下調了今年的用人指標,有的企業直接告訴學校只能按去年標準的60%招聘,且中小企業還多在裁員減薪。

  這些情況作用于學生身上,表現為投出的大量簡歷反饋寥寥。北京一高校就業創業辦負責人説,用人單位和畢業生目前都存在觀望等待情緒。用人單位希望等疫情結束後增加學生的線下考查,確保招聘的人才與企業有較高的匹配度;學生也希望等疫情結束後實地了解了企業再定是否入職,以確保工作順其所願。

  此外,十余所高校就業辦負責人表示,目前企業針對2020屆畢業生的招聘高潮已過,崗位需求發布數明顯降低,招聘節奏也開始放緩。

  上海交通大學就業中心主任顧希垚説,企業大規模招聘集中在3、4月份,今年以來,不少企業拉長了招聘周期,但進入5、6月後感覺明顯熱度已過。比如5月以後,參加上海交通大學線上“雙選會”的企業數從最多時的500余家降到100家左右,其中絕大多數企業僅是把發過的崗位信息再發一遍,且一半以上並不與學生在線互動。

  而備受學生青睞的國家公務員考試、地方公務員考試及事業單位招錄,今年也普遍推遲了2個月左右,多數報考學生不得不等待面試和錄取結果,部分未錄取學生後續的求職進程或受此影響。

  懶就業、偽就業、不打算就業交織

  影響就業率的另一個重要因素是人才供給市場。

  由于線上應聘成功率太低,部分畢業生求職積極性下降。長沙市某職業院校就業處負責人告訴記者,最近學校組織了一場線上招聘會,有9個企業參與直播,以往一個企業至少有100人報名,這次一共只有317名學生參加,是以往的三分之一,感覺學生對線上招聘失去興趣,主動性在減退。

  部分學生呈“懶就業”“偽就業”狀態。顧希垚説,“懶就業”的學生就業意願很低,“學院急,他不急”;“偽就業”的學生看似在網申,尋找就業機會,實則是走過場,心態如“買彩票”,中了就中了,沒中也無所謂。“個別學生找工作,更像是應付學院和輔導員;有的幹脆對學校推送的崗位信息不聞不問,簡歷也要輔導員幫寫、幫投。”上海第二工業大學招生就業處處長經曉峰説。

  與此同時,部分家長對孩子就業不積極也表現得“很大度”。受訪高校老師説,面對單位通知學生實習,學生家長認為疫情有風險,不願放孩子出去,甚至説“晚點就業也沒關係”。

  當前校園疫情防控舉措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約了學生求職。記者了解到,高校目前大多仍處在“只進不出”或“只出不進”狀態。學生進出校門極度不便,若需要先實習才有機會就業,就不得不自費在外租住青年旅社、賓館等,負擔更高昂的求職成本,部分學生被迫因此放棄了實習和後續的錄用機會。

  還有一些畢業生今年就沒打算就業,而是致力于明年“二戰”考研、考公務員、專升本、出國留學等。上海杉達學院招生就業辦主任張劍萍説,學校試圖做這部分學生的工作,希望他們先就業再擇業,或者先就業再“二戰”,但有些學生不太能接受這種做法,他們寧願讓自己是一張沒有就業歷史的“白紙”,保留第二年還是應屆生的身份,也不願先找一份工作有個落腳點。

  此外,由于今年擇業期延長兩年,外加研究生擴招,也可能促使更多畢業生選擇等疫情結束甚至明年再找工作。

  多所高校就業辦負責人擔心,更多學生不就業,有可能使壓力疊加到下一年,加劇明年的就業壓力。據悉,目前已有不少企業公布了2021年的招聘計劃,給未就業學生造成很大心理壓力。

  7月2日,北京大學2020屆畢業生在畢業典禮結束後拍照留念 任超攝/本刊

  緊抓最後窗口期

  2020屆高校畢業生的就業窗口目前正在持續收窄,受訪人士建議,盡快推出係列務實舉措促就業,掃除畢業生求職的各項障礙。

  首先,要科學統計今年的大學生就業率,酌情對“二戰”考研、考公務員、考專升本、海外留學等不願今年就業的畢業生予以確認,不列入就業率統計,以使數據更精準。

  其次,適當拉長就業工作時間線。經曉峰等人建議,可延長學生辦理畢業離校手續的時間至8月末。在此基礎上,通過優化校園疫情防控舉措,讓有就業意願且尚未就業的學生返校入住,既方便其面試和實習,也便于學校精準開展就業指導;對于不返校學生,高校也應開展“不斷線”的就業服務。

  同時,應考慮推後高校發布初次就業率的時間,把截止日期從8月31日後推一個月,並設法將高校2020屆就業指導工作延長至11月末,即向國家統計局上報最終就業率前的最後一刻,這樣更便于獲得真實的高校就業情況。“畢竟今年很多企事業單位的招聘節奏都放緩了。”經曉峰説。

  再次,相關部門和地方應繼續鼓勵企業發布崗位,尤其要讓國有企業承擔好社會責任。有受訪人士建議,就業督查不應僅僅針對高校,當前形勢下,可考慮把國有企業納入督查范圍,杜絕發布崗位走形式和“假招聘”。

  此外,也要不斷優化線上招聘平臺,提升招聘精準度和匹配度。北京科技大學招生就業處處長尹兆華表示,線上招聘平臺信息龐雜,建議在推薦崗位時分地區、分行業、分學歷、分專項等,“類別越具體匹配越精準,成功率越高”。

  部分企業建議,高校應加快提升就業信息化水平,開通網上簽約功能,為企業提供更高效便捷的信息服務;校園招聘平臺應優化簡歷係統,做好各渠道信息整合和匹配,並跟企業網申係統對接,便于將簡歷直接導入企業招聘係統,提升效率。

  (採寫記者:吳振東 魏夢佳 謝櫻黃筱 潘旭)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佳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夏日古鎮風光美
夏日古鎮風光美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9211126230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