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位“老司機”的自動駕駛“新生活”
2020-07-24 12:06:5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北京7月24日電 題:一位“老司機”的自動駕駛“新生活”

  新華社記者張超、陳旭

  “前方準備左轉”“行人識別穩定,避讓行人,直行”……在北京的一個自動駕駛測試園區,李鶴坐在駕駛員位置,雙手虛握著方向盤,“駕駛”著一輛橘紅色戴“旋轉帽”的自動駕駛測試車。他的同事坐在副駕駛位置上,時而望著前方,時而盯著腿上的電腦,不停地口述著路況。

  今年33歲的李鶴曾經是一位公交司機,在北京海淀一條固定的路線,開了近3年。如今,他供職于滴滴自動駕駛公司,從事自動駕駛測試安全員工作。

  自動駕駛測試安全員是一份全新的職業。2018年,李鶴入職的時候,全國從事自動駕駛測試工作的人員還不足千人。

  滴滴自動駕駛公司CEO張博介紹,自動駕駛測試安全員有兩項主要任務。首先是保證行駛安全,遇到緊急情況,安全員隨時接管方向盤,所以坐在正駕駛位置的安全員要目測前方,同時雙手虛握方向盤。

  “其次是要對自動駕駛係統在實際路況的反應做出評估和反饋。”張博説,這就要求坐在副駕駛位置的安全員手拿筆記本電腦,因為安全員隨時要對自動駕駛係統的反應能力“打分”,同時還要把路況口述給正駕駛位置的安全員。若載客測試,副駕駛安全員還需要引導乘客熟悉自動駕駛車輛的車內環境以及正確開啟訂單的行程。

  在測試場,李鶴和同事要測試紅綠燈、十字路口、行人闖入車道等各種場景,測試、記錄、反饋……讓自動駕駛車輛更智能、更舒適。

  時光倒回3年前。李鶴每天駕駛著333路公交車從安寧莊到西苑,往返4趟。令他羨慕的西二旗“碼農”是車上的常客,李鶴一直期待著跟他們一起工作。

  李鶴的妻子也在公交公司上班,遇到堵車或者節假日加班,夫妻二人經常到淩晨一點才能到家。妻子覺得長期這樣起早貪黑沒法照顧孩子,于是李鶴萌生了換工作的想法。

  李鶴在招聘網站無意間刷到滴滴自動駕駛公司招自動駕駛測試員,當時一看到“高大上”的職位名稱,就覺得自己不符合條件,也沒太細看。第二天再次打開手機,找到職位要求,他發現自己的條件可以滿足。

  李鶴還記得,辭職之前,他去徵求一位同事的意見。同事潑了一碗冷水:“自動駕駛靠譜嗎?”

  李鶴有些猶豫。三十而立,如果再不嘗試突破自我,以後還有機會嗎?開了3年公交車後,他決定走進高科技行業、互聯網公司,去嶄新的領域拼一拼。

  在滴滴出行北京總部參加了幾輪筆試、面試後,他被錄取了。第二周,他就被派到蘇州培訓。順利通過安全員培訓考試,他成為北京較早的一批“持證”安全員。

  在同事眼裏,大家都是“老司機”。然而,入職後他們依然需要進行兩個多月的理論和實車培訓,尤其是學習防禦性駕駛技能、自動駕駛係統軟硬件構成等。

  激光雷達、高精地圖、虛擬倣真平臺……李鶴開始學習一個個全新的概念。高強度的“魔鬼”訓練後,李鶴感覺自己“進化”了,成為自動駕駛係統的一部分。

  不過,教會徒弟會餓死師傅嗎?汽車都自動駕駛,安全性也提高了,駕駛員和安全員還有必要存在嗎?

  “不擔心會被自己推動的技術淘汰。”李鶴説,自動駕駛係統更新迭代快,都得通過安全測試。而且,自動駕駛車輛量産後,更多崗位會被創造出來,比如車輛運維、乘客服務等。

  目前,滴滴自動駕駛公司在全國各地共有100余位自動駕駛車輛測試安全員,年齡從20多歲到40歲左右不等。像李鶴這樣較早接觸自動駕駛的安全員人均駕駛時長已累計幾千個小時。

  除了滴滴出行,阿裏、騰訊、百度、文遠知行、馭勢科技、蔚來汽車等國內一批技術領先的科技企業都在加大自動駕駛方向的投入,越來越多的新崗位被創造出來。

  各地政府也為新技術、新經濟提供最好的成長土壤。北京、上海、蘇州等多個城市開辟了自動駕駛車輛測試區域,上海、長沙等地還給自動駕駛企業頒發了載人測試牌照。

  面對越來越好的發展前景,李鶴對未來充滿憧憬,幹勁十足。他期待用自己的駕駛技能一點點推動自動駕駛發展,讓更多人享受自動駕駛的成果。

  相關新聞:

  變身主播後,“90後”理財規劃師還有個大夢想

  規劃整理師:幫你過上井然有序的生活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加載更多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嘉陵江邊的“城市陽臺”
嘉陵江邊的“城市陽臺”
探訪元上都遺址
探訪元上都遺址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6280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