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網”聚書香 “雲”遊四方
2020-07-30 07:57:39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高精度攝影留存文物圖像、“雲上圖書館”豐富閱讀生活——

  “網”聚書香 “雲”遊四方(大數據觀察·新産業新業態)

  數據來源:國家博物館、深圳圖書館、騰訊文旅、艾瑞咨詢

  核心閱讀

  點開“雲遊敦煌”小程序,莫高窟在眼前“復活”;一指一屏,漫步“雲上圖書館”,與書友共赴文化之約;3D打印精準復原,可拆裝、可運輸,雲岡石窟也能“説走就走”……

  近年來,受益于數字化技術的不斷拓展,文化資源實現了更好的保護和利用。數字化技術帶來新的展覽形式和用戶體驗,人們足不出戶就可以欣賞大好河山,盡覽文化之美。

  流雲飛花旋舞,飛天飄曳、彩帶飛環,在敦煌莫高窟,8K超高清實景球幕電影《夢幻佛宮》讓觀者宛若遊于洞窟,無不驚嘆這駭世之美。2016年,先後上線的中英文版“數字敦煌”資源庫讓30個洞窟的高精度數字化資源觸手可及。隨時隨地,點開“雲遊敦煌”小程序,經典洞窟全景漫遊,每一尊雕塑、每一幅壁畫,就連人物唇角笑意的深淺,都還原得分毫不差。

  當文化遇見數字技術,“雲端”之旅如何實現?文博數字化資源如何開發?文物保護有何新途徑?

  文物數字化,讓近1500萬人次雲遊敦煌

  “雲遊敦煌”是今年敦煌研究院與騰訊等推出的首個擁有豐富敦煌石窟藝術欣賞體驗的小程序。截至6月16日,該小程序總遊覽人次近1500萬,相當于甘肅2019年國慶假期全省接待量的一半以上。

  有著1650多年歷史的莫高窟,至今保有735個洞窟,4.5萬平方米壁畫,以及2400多尊塑像。屢創新高的遊客接待量,讓洞窟保護的壓力越來越大。

  能否通過數字化手段,讓敦煌石窟得以“永生”?2006年,敦煌研究院成立了專門從事文物數字化保護的數字中心,聯合科研院所協同攻關。“數字化,就是將洞窟、壁畫、彩塑等文物,通過高精度攝影錄像,生成數字圖像。”敦煌研究院文物數字化研究所副所長俞天秀説。

  進入較小的洞窟拍攝時,輾轉騰挪方寸間,既要保證拍攝的精度,還要避免傷害壁畫。“必須很專注、很小心。一天下來,累得要命!”敦煌研究院文物數字化研究所職工安慧莉説。

  文物數字化講究形狀、顏色、圖案無縫拼接。“莫高窟墻壁本來就不平,要做成平面圖像,會變形。怎樣將形變降到最低,我們也在一邊摸索,一邊創新。”俞天秀説。

  據了解,完成這項工作,需要投入大量人力。以一個80到100平方米的中型洞窟為例,10個人一組,全部完成數字化需要3個月。截至目前,敦煌研究院已完成了230多個洞窟的數據採集、100多個洞窟的圖像處理。

  “做好對文物古跡的修復和保護,是文博機構最基本的職責之一,而數字化本身就是對文化的保護,用先進技術讓文物樣貌永遠留存。”敦煌研究院副院長蘇伯民説,技術力量加速了博物館功能的拓展,線上“敦煌”與線下實地的莫高窟成為並行的文化空間。

  AR技術發力,“雲共讀”分享讀書樂趣

  今年的世界讀書日,深圳圖書館發起粵鄂澳“共讀半小時”閱讀活動,採用AR技術實現線上共讀,並且通過網絡平臺進行直播。

  “活動設立‘1+4+N’多會場,1代表AR線上共讀的總會場,4代表廣州、深圳、武漢、澳門4個主會場,N代表遍布粵鄂澳各地的所有共讀點。”深圳圖書館閱讀推廣部黃婧介紹,“共讀”活動旨在呼吁市民打開書本、品味書香,享受閱讀的快樂。

  此次活動以圖書館代表和社會各界代表為領讀人,粵鄂澳三地近150家圖書館、超過430個共讀點參與其中。

  除了“雲共讀”,深圳圖書館還搭建“雲上圖書館”,豐富市民的閱讀生活。在“雲上圖書館”,讀者可以獲取海量數字資源,憑借一張讀者證,幾乎將整座圖書館“裝”進手機。讀者再也不用為了寫論文翻閱厚重書本,通過一條網線即可便捷查找。

  為了給讀者提供舒適的數字閱讀體驗,深圳圖書館近期還推出“數字閱讀館”,這是一個基于微信小程序開發的線上數字閱讀平臺。從以前的一大早排長隊等待開館,變成現在的深夜泡一會兒“數字閱讀館”,讀者線上閱讀熱情高漲。開通僅一周,平臺訪問量約3.6萬人次,資源訪問量超34萬次。

  “宅家逛圖書館,不僅僅是疫情影響下的無奈之舉,未來可能會成為一種新的閱讀方式。”深圳圖書館辦公室主任肖永釤表示,在今年的疫情期間,深圖暫停到館服務兩個月,但讀者館外訪問數字資源25萬人次,與2019年同期相比上漲21%,館外下載資源240萬兆,同比上漲58%。

  3D打印復原,雲岡石窟“動”起來

  6月12日,“魏風堂堂:雲岡石窟的百年記憶和再現”展覽在浙江大學藝博館開幕,展品包括世界上首個可拆卸3D打印數字化石窟,這是等比例復原的雲岡第十二窟。

  2016年8月起,浙江大學文化遺産研究院就與雲岡石窟研究院合作,對第十二窟進行高保真三維數字化信息採集,歷時3個月進行了52站三維激光掃描,並拍攝了55680張照片。經過攝影測量計算和人工交互三維處理後,合作團隊建立了第十二窟的高保真彩色三維模型。

  “為了讓文物走出去、動起來,雲岡石窟研究院近年採用激光掃描和3D打印技術,已經等比例復制了第三窟、第十二窟、第十八窟,實現了可拆裝、可運輸,隨時可移動行走。”雲岡石窟研究院副院長崔曉霞説。

  3D打印佛像包括五個基本步驟:數據採集、切塊分析、數據調整、打印運輸、拼合上色。其中,數據的採集和處理是前置環節的重要步驟。雲岡石窟研究院數字化工作室主任寧波介紹:“雲岡石窟的佛像屬高浮雕,有濃縮的空間深度感,比如文物佛像的耳朵,立體感很強,這也意味著掃描和測繪難度更高。”

  “‘形、質、色’,缺一不可。雲岡石窟所在地山西大同地處‘塞外’,這裏的砂岩有獨特的顆粒感,要打印出這樣的質感,後期必須要噴砂上色。”經過一年多反復篩選,結合材料的防老化、憎水性、耐火性、硬度等綜合指標,最終採用了高分子有機化合材料,該材料硬度高、輕便性好,打印的石窟可以保存到50年後,並且能抵禦酷暑、大風和火災的威脅。

  數據採集的成果可以實現“一魚多吃”。3D打印一方面讓文物走向全球各地,另一方面也能利用數據進行網上建模,實現移動端的雲上展覽。目前,通過手機微信端即可登錄雲岡石窟,進行全景VR觀看,近距離欣賞千年前的塞外石窟文化。截至今年6月22日,雲岡石窟數字化室全景漫遊總瀏覽量約為32.1萬。(記者 喬棟 王錦濤 姜曉丹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加載更多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嘉陵江邊的“城市陽臺”
嘉陵江邊的“城市陽臺”
探訪元上都遺址
探訪元上都遺址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66611263018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