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直面疫情,需要提高心理“抗挫力”
2020-08-01 07:22:30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疫情防控常態化下,持續的壓力降低人們對不確定性因素的耐受力,社交模式改變更是阻礙了人們情緒的宣泄——

  直面疫情,需要提高心理“抗挫力”

  “大夫,我最近乏力,體溫一直在37℃左右,沒超過37.3℃,還會腹瀉,整宿睡不著覺,我是不是被傳染新冠了?我沒和疫區的人接觸啊。”韓小娟在好大夫在線小程序上給義診大夫留言説。結果被回復説,“不是,你可能只是感冒,還有些焦慮,建議你去醫院驗個血,同時做下心理輔導。”

  韓小娟這種錯覺,並沒讓線上的全科大夫感到意外。身體不舒服,大部分人都覺得是“病毒”在作怪,殊不知還有些是因為心理作用。

  國家精神心理疾病臨床醫學研究中心一份對全國范圍5萬余名居民線上調查報告顯示,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大眾精神心理健康問題突出。其中,抑鬱佔總體人群的27.9%,焦慮佔31.6%,失眠佔29.2%,急性應激症狀佔24.4%。

  7月21日,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表示,新冠疫情目前還在全球泛濫,中國的疫情受全球疫情的影響,在未來出現疫情是一種常態。這種情況下,民眾該如何保持心理健康?

  生病了怕去醫院就診

  韓小娟一直堅稱自己是“無症狀感染者”。最近的一周裏,她在8個在線問診平臺上陸續問診。“我是腹瀉,肯定是不典型症狀,要不是怕感染,我早就去檢測了,肯定是陽性。”韓小娟説。她的家人覺得她在無理取鬧。

  36歲的韓小娟是一個品牌服裝沈陽門店的售貨員。復工後,韓小娟堅持每天回家用75%酒精擦手、擦鞋底,外套用噴壺噴消毒液,先洗澡再進屋。而且,她還要求全部家人照做,誰要是落下某一步,她就會大吼大叫,直至做到為止。雙手變得幹燥敏感,外套、襯衫被消毒液浸褪了色。盛夏在戶外,韓小娟寧可大口喘著粗氣,也不摘下口罩。疫情暴發至今,她沒去過一次醫院,更不用説去餐館。白天,每隔兩小時,她會測一遍體溫。到了晚上,她會刷上四五個小時的手機看疫情新聞,然後度過翻來覆去時睡時醒、醒了又睡不著的夜晚。

  家人覺得她只是感冒,一直勸她去醫院就診,好對症下藥,可她就是不肯,“我又沒有防護服,去醫院看病萬一被感染了怎麼辦。”近兩日,她的失眠加重,偶爾眩暈。

  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孫博告訴記者,韓小娟很有可能得了焦慮症。從公共場所回來反復洗手消毒、一頭疼腦熱就擔心自己感染新冠病毒,對醫院等公共場所恐懼、生病也不願意去就醫、晚上時常失眠,這些都是對病毒蔓延引發的負面情緒的表現。

  “疫情期間,人們處在應激狀態,會出現恐慌、擔心、焦慮、多疑、憤怒、激惹、衝動等常見的心理反應。但在我國疫情防控平穩的現狀下,還出現這些症狀,而且加重到影響正常工作和生活,就需要就醫了。”孫博説。

  壓垮“焦慮者”的,是每一根稻草

  “我又在焦慮什麼呢,疫情都控制住了啊。”劉嘉媛總會反問自己,而又止不住的囤貨。25歲的劉嘉媛單身,在出租屋裏囤了120個口罩、2L的75%酒精,還有她一年都消耗不完的卷紙、挂面和罐頭。

  劉嘉媛覺得自己對疫情防護有正確認知,但同時在黑龍江、吉林、北京、新疆等地出現疫情後,原本放下的心,揪起,放下,又揪起。劉嘉媛回想日常説,自家小區人員可以自由出入了,一部分的公共場所的測溫卡點成了擺設,很多餐館、生鮮超市等人員密集場所內,顧客都不戴口罩。“麻痹松懈的人越來越多,這讓我沒有安全感。”劉嘉媛説。

  孫博分析説,“疫情重來,人們採取的心理防禦被擊潰。原本相信病毒得到控制,面對疫情再次發生,會再次受到打擊,而且更為強烈。”

  日常中,人們多少都有些負面情緒,這些負面情緒得不到疏解就會憋出“內傷”。疫情會讓負面情緒一次次衝撞人們的心理防線,最終崩塌。在經歷持續幾個月壓力之後,很多人對痛苦和不確定性因素的耐受力變得很低。

  韓小娟的焦慮來源于生活環境的改變。疫情後,她和丈夫從家庭月收入1萬元降為4000多元,可每月的房貸、水電消耗等生活成本沒有降低,兩個兒子的教育支出也沒有減少。“我家的好日子太脆弱了,哪天我和我愛人有一個失業,房貸就斷供了。更不用想著萬一哪天家裏有個人再感染上‘新冠’,所以我處處謹慎,不敢出錯。”韓小娟對記者傾訴。

  除了個人的焦慮,疫情常態化也讓人産生了社交焦慮。楊旭每年一到夏天的周末,幾乎周周有“飯局”。有的是維係人脈關係的酒局,有的是三五好友聚起來暢飲到淩晨的“發泄局”。楊旭告訴記者,他天生愛熱鬧,平日裏喜歡和朋友打成一片,至今半年沒聚餐,好友微信裏聊上三五句就結束了,心裏會有疏離感,覺得自己失去了信任。

  增強心理韌性,適應“新常態”

  “面前有一塊大石頭擋住去路,為什麼你要撞得頭破血流,繞過去就可以啊。”孫博説。在做心理輔導時,他總是解釋負面情緒出現的正常性和焦慮的功能,指導人們學會接納負面情緒,不要為負面情緒的出現而自責痛苦,因為石頭的出現不是你的過錯。

  在長期擁有負面情緒的情況下,人們要學會給自己減壓。“放松挂在每個人的嘴上,可真正懂放松的人不多。深呼吸、冥想、聽音樂可以放松心情,但其實放松需要不斷的刻意練習和真切體驗。放松是在練習中通過意志將注意力從負面情緒上轉移,關注自己的需要,體會軀體和心靈的壓力釋放。”孫博説。

  “心理韌性”,也叫“抗挫力”,是指在面臨逆境、不幸、挫折及其他壓力情境下,能夠有效適應的能力。心理韌性除了能夠幫助個體在壓力中保持正常的心理和生理機能,避免傷害,還能使個體獲得成長和積極發展。孫博建議,可以嘗試呼吸放松、瑜伽、正念等任何一種能接受的方式。比如可以在一個環境舒適陽光明媚的角落靜靜發呆,可以培養一項新的興趣愛好或運動項目,甚至可以多看幾場電影、多讀幾本書。必要時,也可以找人傾訴,尋求支持。

  遼寧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所長王磊認為, 不只個體需要“韌性”,團體、社會也需要“韌性”。良好的社區復原能力會讓個體更有安全感。面對疫情的反彈,各級單位和社區都迅速響應、迅速排查、及時通報,會讓普通市民覺得安心不少。

  隨著疫情波動,人們的心理和情緒的波動會相應發生。在變化面前,只有學會適應、接受和應對,才能有助于適應疫情的“新常態”,並泰然處之。(記者 劉旭)

  (受採訪對象要求,部分為化名)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加載更多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嘉陵江邊的“城市陽臺”
嘉陵江邊的“城市陽臺”
探訪元上都遺址
探訪元上都遺址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3115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