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社區設計師:從民意中提取城市更新的“密碼” 
2020-09-07 09:27:35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南京9月7日電 題:社區設計師:從民意中提取城市更新的“密碼”

  新華社記者楊紹功

  華燈初上,南京姚坊門遺址公園附近的街巷裏,居民陸續出門遛彎兒了,在街角空地上跳廣場舞,在剛修好的塑膠步道上漫步……小區在出新,設施在改造,居民的生活節奏沒有變。

  一個年輕人沿著街邊走來——短袖短褲,背著包,夾著本子。他邊走邊看、寫寫畫畫,不時停下來與居民交談。有熟悉的人知道,那是他們的社區設計師閻欣,在工作。

  2019年5月,南京市啟動社區設計師計劃,邀請高校教授、設計院專家和藝術家為老舊小區改造出謀劃策。姚坊門附近0.92平方公裏的范圍將打造成江蘇省級宜居示范街區,來自江蘇省規劃設計集團有限公司的設計師閻欣受聘成為這裏的社區設計師。

  不搞大拆大建,聚焦存量更新,閻欣的新職業源于城市發展的新需求。在規劃設計集團,閻欣參與了不少大活兒,動不動就是上百平方公裏的新區規劃。現在,他要俯下身子,在“螺螄殼裏做道場”。

  “最重要的工作是了解居民的需求。”閻欣説,街區涉及4個社區、13個小區,有居民2萬多人。為了解街坊們要什麼,他設計實施了一係列活動。

  最直接的辦法是開座談會。一年來,他和社區幹部召集居民座談十幾次,筆記記了一大本。

  為了解孩子們的需求,他在周邊小學開展“我們的街道”主題繪畫作文比賽。綠樹、鮮花、小吃攤、運動場、老街巷……一個個關鍵詞從孩子們的作品中被提煉出來,作為設計參考元素。

  “掃街”、畫圖是閻欣的日常。早7點、晚7點,他要在街巷裏來回走,沿路觀察居民的活動特點,繪制街區人群行為地圖。他還選出不同年齡的居民代表,刻畫個人日常行動軌跡,利用手機大數據,畫出社區及周邊人流分布圖。

  幾張圖結合起來,居民的行為習慣和需求更明確了:街邊公園人們不願去,因為進出只有一條道,“半天才能繞出來”;大媽們喜歡聚在超市門口跳舞,因為那裏燈光更亮;小學門口總是堵車,因為車輛和等待的人們擠作一團……

  針對這些問題,閻欣開始設計:增加街邊公園的出入口,把通學路、林蔭路、健步道融為一體,把學校門口設計成候學區……

  不僅能把圖畫出來,還要把圖景變成現實,這是對這名32歲設計師最大的考驗。有一條路設計了智能停車收費係統,但街道考慮要穩就業,暫時仍採用人工收費。閻欣感受到了挫折,但他沒有退縮。無數次打電話,無數次跑現場,有時理解妥協,有時據理力爭。通過與居民、社區、街道、施工方、駐街單位反復磨合,他的設計不斷完善、逐步成真。

  57歲的金堯山莊居民夏桂平説,剛開始,大家心裏打鼓:“規劃院的設計師,不都是畫大樓的嗎,到我們這裏來能幹啥?”現在,生活環境得到改善,大家都覺得“這個年輕人有本事”。

  做社區設計師,沒有增加一分錢工資,卻多了無數瑣事,但閻欣覺得很值:“以前是從校門到單位門,現在站在了小區門口,感覺更接地氣、更自信了。”

  城市要建設更要管理,為城市設計“軟件”是設計師功力的體現。閻欣為街區設計了一個“微幸福基金”,由政府、企業、居民等共同出資,用于街區設施的小修小補。

  一位老人在小區單元門口種了棵樹,本來為增加停車位要砍掉,但老人提出可以自己養護,社區用“微幸福基金”提供管護補貼。樹留下了,更多居民受此鼓舞認領管護公共設施,共治共享的熱情激活了。

  “其實,人人都是社區設計師,都是社會治理的參與者、推動者。”閻欣説。

  據南京市住房保障和房産局統計,2016年以來,南京市已累計整治改造老舊小區近千個,約30萬戶居民從中受益。“十四五”期間,南京還將完成對2000年以前建成的住宅小區的改造。像閻欣一樣的社區設計師仍將繼續活躍在城市的大街小巷。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加載更多
綠色墨脫
綠色墨脫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460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