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衣家村的路 一家人的路
2020-09-12 15:30:5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濟南9月12日電 題:衣家村的路 一家人的路

  新華社記者邵琨、吉玲

  山東棲霞多丘陵,連綿蜿蜒2500多座山峰的一處褶皺裏,有一個僅有50多戶人家的小村莊——衣家村。

  300多年前,衣家人的先祖為了躲避戰亂,來到這個“土匪都找不到的地方”。山巒護佑了他們的性命,卻卡住了他們的發展。

  今年80多歲的衣家村村民衣忠樂依然記得,10年前,村裏一戶人家的姑娘出嫁,村裏卻停不下前來迎親的6輛小轎車。“別説轎車了,走輛三輪車都難。”他説。

  衣家村在半山腰上,村裏的路是狹窄的泥土路,家家戶戶的柴草垛、垃圾堆隨處亂放。村中有路走不通,山上無路鬼見愁。

  建村300多年,村民仍然延續著靠山吃山的近乎原始的勞作方式,人均年純收入始終不超過5000元,貧窮似乎在這裏扎下了根。

  通往山上果園的山路是羊腸小道,有的地塊走一趟就得花一個多小時。村民世世代代種植的櫻桃、蘋果等運輸主要依靠肩挑手提。“上山推著小推車走都要仔細點兒,年年都有車翻溝、人受傷的事故發生。”衣忠樂説。

  道路不好走,山裏有一些地塊,村裏的許多人一輩子都沒上去過。有的果樹即使有了收成也無法收獲,村裏人眼瞅著運不下山的水果爛在山上。

  惡劣的生存環境下,村裏不少人將土地送給鄰居親戚種,自己外出謀生路,這讓本就人口稀少的山村變得人更少。總共57戶、100多人,其中長年在外打工的30多人,季節性外出打工佔全村勞動力的80%。

  2009年,17歲走出大山當兵的衣元良時隔30年後重新回到衣家村,當起村黨支部書記。“當時的村委會辦公室像被炸彈炸過一樣,沒有屋頂,屋裏的草一人多高。”衣忠樂説。

  2016年、2017年連續兩年大旱,衣元良自掏腰包為村裏買了4000元的救命水,可送水車硬是卡在山腳下進不了山。這一年,村民眼睜睜看著全村40%左右的櫻桃樹旱死。

  “路卡著脖子,再不改變,只有等死。”衣元良暗下決心,帶領村民來一場自我救贖的謀生之路。

  衣元良將自己做生意的錢貼到村裏,打了一口335米的深井。衣家人終于有水吃了,出水的那天,全村人比過年還高興。村民似乎看到了希望,群眾的心氣也被調動起來了。

  苦熬不如苦幹!

  從2017年開始,一支主要由70歲以上的老人組成的修路隊上山了,一幹就是一整天。70多歲的衣民拿著鐵鍬沿著路邊顫顫巍巍地鏟著碎石。他患有腦血栓,盡管幹活慢,卻不肯休息。他説:“大家都幹,我怎麼能坐著。我力氣不比你們大,但我不能停!”

  寒冬臘月,頂風冒雪,一天接一天,男的壘墻,女的墊沙。80多歲的楊淑蘭説:“我就是去幫忙搬石頭、墊沙子。書記把自己的東西都搭上了,咱能不幹嗎?”

  盡管有了群眾支持,但要在幾代人都沒敢動過的大山上開辟出一條路,困難遠超想象。山坡陡峭,以前沒有路。打炮眼的時候需要把繩子一頭係在腰上一頭係在樹上,有的地方要連放3炮才能打通,炮眼打了2500多個,炸藥用了3噸多。

  山路炸開後,村民一錘一錘碎石、一锨一鎬平整路面。歷時7個月,衣家人修成了一條長5.5公裏、寬5.5米的盤山路,砌起了3.5公裏長的路邊墻。

  衣家村村頭的村史館裏,卷曲變形的鐵錘、磨短了四五厘米的鎬頭、斷裂的錘柄,向人們講述著這段艱苦奮鬥的修路歷史。“石頭硬、鐵錘硬,不如衣家村人的意志硬。”衣元良説。村史館裏,還有一塊圍巾,上面繡著“衣家人,一家人”。

  路修通鋪好以後,衣家村在山頂上建了蓄水池,但不通電還是無法灌溉。後來,國網棲霞市供電公司投資360余萬元,幫助衣家村改造供電線路,新增變壓器,引電上山,架設滴灌設備,安裝智能設備,全村350畝果園實現刷卡澆地,生産有了保障。

  不到三年的時間,衣家村人依靠雙手解決了路和水的問題,發展起特色産業項目,開拓出集體、群眾“雙增收”的幸福路,成為“中國美麗鄉村百佳范例村”。

  汗水沒有白流。今天再走進衣家村,與過去已是天壤之別。在煙臺市委組織部、國網棲霞市供電公司等單位的幫扶下,水、路、電的難題徹底解決,村裏有了産業,通往鄉村振興的道路正在延展。

  這幾年,除了傳統的水果種植,衣家村發展起藏香豬養殖、桃樹種植等産業。預計到2020年底,衣家村可實現村集體收入100萬元,村民人均年收入1.6萬元。

  一場小雨過後,記者登上山頂。蓄水池旁,黨旗獵獵。俯瞰山下,煙雨繚繞。盤山路旁,“幸福都是奮鬥出來的”標語十分醒目。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加載更多
綠色墨脫
綠色墨脫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95111264856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