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丨兩千年“國道”之變
2020-09-17 17:40:44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昆明9月17日電 題:兩千年“國道”之變

  新華社記者王長山、彭韻佳、林碧鋒

  67歲的雲南鹽津縣銀廠村村民邵光前坐半小時摩托,來到豆沙關前的山腳下,沿著五尺道往上走。踏著斑駁的青石,有時還會踩進深深的馬蹄印窩。

  在向上走的過程中,視野開闊起來,五尺道、關河水道、內昆鐵路、G247公路和渝昆高速,在眼前的陡峭崖壁間並行排列。每到這一刻,邵光前就産生一種見證歷史的感覺。

  從始建于秦朝的五尺道算起,這5條不同時期的交通線路,並行在豆沙鎮豆沙關前,成為獨特的“交通博物館”,見證著中國西南大山裏的交通巨變。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統一中國後,在雲南設置郡縣,並開拓從四川宜賓至雲南曲靖附近的道路,因路寬僅五尺,故稱“五尺道”。五尺道的開辟溝通了秦首都鹹陽經四川與雲南東部的聯係。

  滔滔江畔,削壁千仞,箐深路險。循著崖壁,崎嶇五尺道蜿蜒起伏。

  “歷經2000多年風雨,五尺道蹄印深深,在此仍保留300多米,現在還是村民到鎮上的一條通道。”豆沙鎮文化站工作人員侯林説,五道並行既是獨一無二的交通景致,也是時代發展變遷的活化石。

  在山高水急的西南邊疆,開山築路十分困難。作為川滇的重要通道,五尺道在修建後一直發揮著巨大作用。

  邵光前從小就聽過“五尺道”的歷史故事,印象裏這段路有200多個馬蹄印窩,“以前馬幫都會走這條路。”現在,這條路也成為他到古鎮趕集常走的一段路。

  在五尺道旁,交通線路不斷出現,匯聚在豆沙關,遊人至此如入時光隧道。

  清朝至20世紀80年代,關河水道是豆沙鎮主要的交通線路,現存水運故道10.9公裏。林家渡是水運興盛時的渡口,在公路運輸興起前,承擔上下遊大宗商品的運輸任務。

  內昆鐵路在豆沙鎮境內全長10.5公裏,並設有一座車站——豆沙關站。內昆鐵路的建成通車對加強川滇聯係,促進當地經濟社會發展都起到極大促進作用。

  G247公路在豆沙鎮境內全長12公裏。它的修建,再次將西南邊疆小鎮豆沙關納入中國交通發展的宏圖中。

  渝昆高速豆沙段貫穿豆沙鎮全境,共16.8公裏,是豆沙鎮乃至鹽津縣重要的出入境通道,承擔大部分長途客貨運輸任務……

  分管交通的鹽津縣副縣長鄧駒對這裏的交通變遷如數家珍,更讓他高興的是現在鹽津交通的規劃和成就。

  “目前,鹽津縣公路裏程已達5600多公裏。”鄧駒介紹,自脫貧攻堅開展以來,鹽津縣累計實施通鄉油路及重要縣鄉道3條62.9公裏,行政村通道路71條908公裏,村組道路623公裏、窄路基路面加寬134公裏。

  同時,新建關河跨河大橋12座,改造完成大中小危橋及新建橋梁共計34座,覆蓋10個鄉鎮、94個行政村,使關河兩岸及全縣百姓結束了幾代人依靠溜索和渡船過河的歷史。

  2016年初,豆沙鎮長勝村林家渡橋建成,結束了鹽津縣建制村不通車的歷史。2017年,鹽津縣實現建制村通硬化路率100%的目標。

  “以前,村子不通公路,到豆沙關要步行4個小時。”邵光前見證了古道旁鐵路、國道和高速公路在幾十年間陸續建成,他的孩子坐火車或沿著高速公路坐汽車外出務工,現在,他也打算去山外的大城市走走。

  “路通了,心裏也亮堂多了。”邵光前笑著説。

  千年風雨,五道並行,交通巨變。五尺道上的青石板雖已斑駁不堪,但見證了中國交通在這個小小關口的飛速發展。

  站在豆沙關前,侯林説,其實不只五道在此並行,天空有飛機航路,身邊有4G信號,堪稱立體化的通道匯聚。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加載更多
秋日黃河美
秋日黃河美
綠色墨脫
綠色墨脫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6506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