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條大河”流淌出的故事
2020-10-17 20:48:01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長春10月17日電 題:“一條大河”流淌出的故事

  新華社記者趙丹丹

  “一條大河波浪寬,風吹稻花香兩岸,我家就在岸上住,聽慣了艄公的號子,看慣了船上的白帆……”在長春電影制片廠第十二放映室,《我的祖國》作曲劉熾之子劉欣欣一邊唱起父親的作品,一邊講述著“一條大河”流淌出的故事……

  歌曲《我的祖國》,是長影拍攝的抗美援朝故事片《上甘嶺》中的一首插曲,穿越時空,已經傳唱60余年。

  劉欣欣介紹,當時,《上甘嶺》導演沙蒙要為影片創作一首插曲,要求極高——我要人們因唱了這首歌,記住這部電影。他找到了老朋友劉熾,並特別強調要以民歌曲調為主調,以此表現無數最普通的志願軍的英雄氣概。劉熾答應了沙蒙的邀請,卻又額外開出個條件,如果不請喬羽作詞,那麼作曲這件事就“不開工”。

  當時喬羽正在外地,沙蒙每天一個電報,最多時一天三個,督促喬羽趕快啟程來長春。喬羽終于來了,從構思到成稿,用了整整10天。

  沙蒙看到歌詞,覺得甚好。只是覺得“一條大河波浪寬”有點小氣,問喬羽為什麼不寫“萬裏長江波浪寬”,豈不更有氣勢?喬羽説,長江氣勢雖大,畢竟只有長江邊生活的人才有體會,可能會讓沒見過長江的人在心理上産生距離感。而從對祖國的體會看,不管你是哪裏人,家門口總會有一條河,只要你一想起家,就會想起這條河……沙蒙聽後立即拍板,“就是它了!”

  歌詞完成了,劉熾卻“失蹤”了。他躲在長影小白樓招待所的一個房間內,幾乎斷絕和外界一切來往,專心搞起創作。招待所的服務員告訴來訪者,飯他不下樓吃,送上去;信和報紙他不看,攢起來;誰來他也不見,擋在樓下。為了免于叨擾,劉熾幹脆在門上貼個“劉熾死了!”

  專注于創作的劉熾知道,這首歌要唱給上甘嶺的志願軍戰士們聽,他必須要找到最親近普通人民的、最接近民歌體的音樂旋律,繼而進行改編和創作。他從100多首廣為人民喜愛的歌曲中選出20首,又從20首中選出10首,最終挑出一首,反復體會旋律,尋找創作靈感。

  劉熾曾在一次採訪中説,有八個字可以概括坑道裏志願軍的內心,“純潔、深情、火熱、優美”。“我的曲調就是寫這八個字。寫到副歌時,我好像置身于坑道中,和戰士們一起唱著,一起被鼓舞著,一起流著淚。”

  作詞、作曲都堪稱完美,誰來唱呢?在當時,很多知名歌唱家被請來試唱,但都無法令劉熾完全認可。最後,喬羽想到了剛調來中央歌劇院不久的郭蘭英,于是郭蘭英便被推薦來試唱。她一開口,那種甜美、親切、樸實無華的嗓音,便使劉熾和在場的聽眾們深深折服。劉熾情不自禁地説:“就是她!”在現場的導演沙蒙早已淚濕了雙眼……

  錄音後僅兩天,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便播放了這首歌曲,而當時電影《上甘嶺》還沒有上映,全國聽眾都沉浸在“一條大河”的歌聲中,無數人都在哼唱著“一條大河波浪寬……”

  劉欣欣感慨地告訴記者,在他看來,“一條大河”記錄著70年前抗美援朝志願軍舍身為國的英雄壯舉,更記錄著70年來祖國的日益強大,“在這片溫暖的土地上,到處都有和平的陽光。”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加載更多
天山腳下稻花香
天山腳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624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