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冰天雪地和衣眠,踏實苦幹不退縮
2020-10-23 14:49:0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廣州10月23日電(記者陸浩)灰白色幕布前,87歲的老兵黃玉君正襟危坐。面對攝像頭,他用食指和拇指比出了望遠鏡的形狀。“望遠鏡”背後,是老人堅毅而篤定的雙眼。70年前的朝鮮戰場上,作為炮兵的黃玉君就是這樣觀察敵人的。

  黃玉君的家鄉在湖南寧鄉。1949年新中國成立時,剛滿16歲、還在上初中的黃玉君懷著滿腔熱血,報考了炮兵第一師27團8連青年幹部學校,成為一名志願軍戰士。

  隨軍一路北上。在佳木斯,黃玉君接受了為期半年的政治素養學習,從此將“踏實苦幹、永不退縮”作為自己的人生信條。

  1950年10月,黃玉君跟隨部隊跨過鴨綠江,趕赴朝鮮戰場。盡管一路上耳邊不時響起的槍聲和炸彈聲,但初生牛犢不怕虎。“來不及害怕。”黃玉君回憶起第一次上戰場的感受,“一聲令下,就得服從命令,完成任務。我們的目標只有一個:取得勝利!”

  戰場的勝利總是來之不易,需要歷經艱辛,破除萬難。

  時值隆冬,作戰條件惡劣。黃玉君回憶説,零下30多度的寒冷天氣,身上的棉衣棉褲根本無法保暖,困了就把玉米稈鋪在雪地上,人直接躺下去。“凍得手腳抽筋就起來跑跑步,然後再接著睡。”

  “最難以忍受的還是爬滿全身的虱子。”黃玉君説,整個冬天,部隊沒有洗澡的條件。説罷,他便做起了抖虱子的動作,“把殺蟲粉往袖子裏、褲腿裏噴灑,然後綁緊,等兩個小時後再松開,身上抖一抖,就會落下一地的虱子。”

  在朝鮮駐守了八個年頭,黃玉君最難忘的經歷是在老禿山。

  老禿山原名“上浦防東山”,被稱為“通往漢城(現名首爾)的門戶”,戰略地位十分重要。在這裏,黃玉君所在的部隊駐扎了八個月。

  當時,黃玉君所在的炮兵第一師27團8連對老禿山展開爭奪戰。此次戰役中,黃玉君作為偵察兵為指揮所提供偵察情況。

  孤身一人,黃玉君抵近距離敵軍陣地僅有300米的最前沿。寒冬的朝鮮,河水冷得刺骨,黃玉君需要蹚過兩條河流,運動到一個有利的位置,用枯草樹枝偽裝起來潛伏著,僅靠一個能看到1000米遠的望遠鏡,密切觀察敵方的一舉一動。

  “奪取老禿山可是大事!”從天亮到天黑,不眠不休,黃玉君絲毫不敢懈怠。

  經過半個多月的偵察,黃玉君清晰地掌握了敵方的地堡、坦克位置。拿到情報後,他馬上返回陣地報告。

  “排長深入敵後指揮炮兵,我們把敵人碉堡一個一個地打掉,然後步兵部隊一舉打退敵軍。”黃玉君激動地説,“沒有一個人傷亡!這場戰鬥贏得漂亮!”

  此役,黃玉君所在的連榮獲集體二等功。

  拿下老禿山後,炮兵第一師27團8連轉入陣地防禦,到1953年7月《朝鮮停戰協定》簽訂後繼續留守朝鮮,駐扎在西海岸阻擊敵人從海上登陸,直到1958年2月才班師回國。回國後,黃玉君輾轉數地工作,並于1993年在佛山順德退休。

  黃玉君説,打勝仗令人振奮,而戰爭中意志的磨煉卻讓其終身受益。“實實在在,勤勞苦幹,聽從指揮。”黃玉君説,這是他恪守至今的人生信條。

  回望過去70年,黃玉君表示,戰爭是十分殘酷的、無情的,“我為生活在一個繁榮、和平的國家而感到無比榮幸。”

  “世事更替,但踏實苦幹、永不退縮的精神永存。”黃玉君説。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加載更多
天山腳下稻花香
天山腳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6648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