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習近平致敬的戰“疫”英雄|白衣執甲逆風行
2020-03-22 13:25:3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習近平致敬的戰“疫”英雄·醫務工作者篇

  新華社北京3月22日電 題:他們,白衣執甲逆風行

  開欄的話:

  3月10日,習近平總書記專門赴湖北省武漢市考察疫情防控工作時,向奮戰在疫情防控第一線的廣大醫務工作者、人民解放軍指戰員、社區工作者、公安幹警、基層幹部、下沉幹部、志願者以及各個方面的同志們表示崇高的敬意;3月2日在北京考察新冠肺炎防控科研攻關工作時,向奮鬥在疫情防控科研攻關一線的廣大科技工作者表示衷心的感謝和誠摯的問候。

  致敬,那些在抗疫一線不懼風雨、英勇奮戰、奉獻堅守乃至獻身的英雄!自3月22日起,新華社開設“習近平致敬的戰‘疫’英雄”欄目,每天選取一個群體,推出一組集束式報道,以“1篇文字特寫+1幅動漫圖鑒+1個微視頻”方式,生動反映各行各業、各條戰線牢記習近平總書記囑托,不懼風雨、頑強拼搏,堅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的奮鬥歷程。

  新華社記者

  這是以生命赴使命的熱血擔當——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4.2萬名白衣天使奔赴荊楚,各地醫務工作者同心聚力,在同病魔的較量中立下頭功。

  在這個沒有硝煙的戰場上,白衣天使一次次同時間賽跑,一次次從死亡線上挽回生命,不愧是最美的天使、真正的英雄,不愧是新時代最可愛的人。

  日夜守護重症患者,只為了一個個生命

  “沒有他們不分晝夜地守,就沒有我們的命!”現已脫離危險期的陳先生和王先生都已撤掉呼吸機,對日夜守護他們的程醫生、林醫生充滿感激。

  他們口中的這兩位醫生,就是武漢市第六醫院(江漢大學附屬醫院)的林傑和程波。

  1月19日,新冠肺炎疫情來勢洶洶,正在武漢協和醫院進修的林傑作為市六醫院第一梯隊“參戰人員”進入醫院隔離病區。

  “兄弟回來了,我必須助他一臂之力!”就在林傑上前線的第二天,醫院綜合三科醫生程波也緊隨其後,在第一線並肩作戰。

  隔離病區並不嘈雜,卻充滿著危險,這裏沒有硝煙,卻是與死神搏鬥的前線。

  1月21日晚11點,外科12樓隔離病區7床陳先生的監護儀報警。此時,他高燒一周未退,呼吸困難、嘴唇發紫、血氧飽和度只有80,情況十分危急。

  “馬上上呼吸機,加大氧流量……”正在病區值守的程波迅速決斷,立即搶救。

  這邊患者還沒有脫離危險,另一邊病房裏28歲的王先生也出現急性呼吸窘迫綜合徵。林傑發現後,馬上實施無創呼吸機等措施迅疾搶救,並密切盯守著患者的血氧飽和度不敢放松。

  直到淩晨4點,看著兩位患者血氧飽和度上升到90,兩人才稍稍松了一口氣。

  整整兩個多月,醫院外科12樓就是兩人的陣地。他們不言辛苦、並肩戰鬥,堅守在隔離病區,連醫院大門都沒有出過。

  “守在患者身邊,我才感覺踏實!”林傑一句簡簡單單的話,卻讓人聞之淚目。

  在武漢抗擊疫情前線,還有很多臨時組隊的“抗疫組合”,楊建中和周晨亮的“黃金搭檔”就是其中一組。

  “9mm,大瞳孔,生命瀕危,如轟塌的大廈,快得讓人混沌哀嚎,來不及反應或者思索,此時,真想讓生命多留一會兒……”3月16日,44歲的楊建中在微信朋友圈寫下《9mm》這首小詩。

  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東院區,是收治重症患者的定點醫院,10多支外省份醫療隊在這裏日夜奮戰。其中,新疆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急救創傷中心急診內科主任楊建中帶領的“重症小分隊”,同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東院區重症醫學科主任周晨亮團隊協同作戰、挽救生命。《9mm》詩中所述情形,就是他們在戰鬥中驚心動魄的一次。

  “那天查房的時候,我把手搭在病人腳背上測脈搏,發現上面已布滿紫癜,經快速評估後,認為雖然患者血壓正常,但實際上已經處于休克狀態。在立即給予液體復蘇等積極治療後,30分鐘後病人突然心率下降、血壓下降、瞳孔擴散,我當時量了一下,9毫米,散到邊了。”

  楊建中説,這在臨床醫學上非常罕見,好在病人心跳還在。經過長達5個多小時的搶救,患者的血壓總算穩住了。

  自那一天開始之後的半個月時間,這對“抗疫組合”帶領著兩個團隊,日夜守候觀察患者病情變化,隨時調整救治方案。

  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患者病情穩定中好轉,但新的問題出現了,患者需要氣管切開。醫院“氣切小分隊”隨即趕來實施手術,楊建中在一旁協同配合。“我和周晨亮主任達成了默契,插管、氣切這類高危操作,盡可能不是我上就是他上,我們要保護年輕醫生。”楊建中説。

  手術後,病人病情仍然兇險。為了確保患者及時得到救治,那段時間裏,楊建中和周晨亮這對“黃金搭檔”及其團隊成員,輪流守在病人身邊,盯著監護儀器上患者生命體徵的細微變化,一點點調著參數,硬是把病人的命“守了回來”。

  從“辨證施治”到“一人一方”,盡全力治愈患者

  8個軟抄本,6個病區,200多個名字,症狀、用藥、檢查報告……在湖北省黃石有色醫院,這些持續更新的軟抄本記錄著江蘇對口支援黃石醫療隊3名隊員對患者的用心。

  “這個病人是7樓37床”“該患者77歲,因為沒有人陪護入院後一直情緒低落”“這位男患者因為床睡著不舒服給他換了病房”……説起每名患者姓名和情況,江蘇省中醫院呼吸科副主任魏瑜清清楚楚。

  記住所有患者名字和情況,靠的不是“最強大腦”,而是無數次的接觸、溝通。

  2月11日起,魏瑜和揚州大學附屬醫院主治醫師李曄、江蘇省中醫院主管護師高娟一道,在戰“疫”一線奮戰,每天工作超8小時。

  剛來時,面對近190名在院患者,三人花了三天時間對所有患者情況進行梳理,每名患者情況記在本上、爛熟于心。不僅如此,他們還將幾例有轉為重症苗頭的患者及時轉院。“絕不能讓病人任何症狀變化從眼皮子底下溜走。”魏瑜説。

  在這家醫院的確診患者均為輕症和普通型,三人分工合作,對重點病人採取中醫辨證施治——魏瑜問詢病人症狀,高娟仔細記錄,李曄為病人舌苔拍照。根據患者的不同病症,治療小組盡可能地對所有病人採取“一人一方”。

  打開李曄手機裏的圖庫,滿屏都是病人的舌苔照。“一個病人不止一張”,李曄説,多拍幾張,是因為戴著護目鏡常常有水汽,怕看不清病人的舌苔,而舌苔的特徵對醫生對症開方非常重要。

  不僅醫病,同時“療心”。一位女患者5次胸部CT都顯示肺部炎症基本吸收,卻總是持續低燒。問診發現,因為挂念家中孩子,病人心情著急煩悶。醫生在積極開導的同時,在中藥裏添加疏肝解鬱藥,經過幾天治療,患者情況明顯好轉。

  “從醫20年,黃石的工作經歷注定難忘。第一次穿上厚重的防護服、第一次戴著3層醫用手套號脈……看著患者的病情不斷緩解直至康復,真的很欣慰!”魏瑜説。

  堅持到勝利那天,摘下口罩定格最美笑容

  2月5日早上,武漢街頭,剛剛值完12小時夜班的武漢市肺科醫院ICU護士張美玲突然眼前一黑,倒在了回酒店的路上。

  等她轉醒時,鼻梁一陣劇痛。拍了CT確診是骨折,但由于醫院上下都撲在抗擊疫情上,一時無法手術的她,只得咬牙堅持。

  這堅持意味著什麼?每次進病房戴護目鏡,都有如刀割在鼻子上那般難受,但她並沒有提出撤下火線。2月15日,在醫院的多方協調下,張美玲接受了矯正手術。

  手術之後,張美玲問的第一個問題就是:“我能戴護目鏡了嗎?”醫生囑咐説,戴口罩一定要小心,護目鏡暫時肯定不能戴,最好休息。

  但就在第二天,張美玲又出現在科室。“不能戴護目鏡,不能進隔離病區,但我可以戴口罩在科室外圍,去配藥室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我想跟大家一起戰鬥。”

  張美玲的鼻子還有些淤青,但得知鼻子外形和呼吸不會受到影響,她已經很開心了。

  “我還沒有去看過武大的櫻花。等這場戰‘疫’勝利後,我最想和同事們相約看櫻花。到時在櫻花樹下,大家一起摘下口罩,定格我們的最美笑容。”張美玲説。

  3月18日上午,剛結束第二次醫學隔離觀察的蘭州大學第一醫院呼吸科副主任醫師濮家源回到家中,見到闊別近兩月的家人,臉上綻放出欣慰的笑容。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濮家源第一時間請纓,作為醫院發熱門診第一批醫護人員,在1月22日率先投入戰鬥。

  醫院發熱門診設立之初接診量大,濮家源有時一忙就是10多個小時。對于疑似患者,濮家源會拿一根棉簽棒,小心翼翼貼到患者咽後壁採集咽拭子,做病毒核酸檢測。

  這項工作往往伴隨著風險。一次,患者張口接受採集時突然咳嗽,濮家源雖然內心也擔心被感染,但仍繼續穩定雙手,確保採集動作幹脆利索。

  鏖戰堅守14個晝夜後,濮家源隨第一批醫護人員進行隔離。就在隔離觀察結束前,濮家源考慮到自己積累了一些經驗,再次請戰,毅然重回發熱門診。

  日復一日,臉上每天都會留下口罩勒痕,濮家源把它看作刻在臉上的勳章。

  雖然工作有苦有淚,但濮家源始終銘記:救治患者是醫生的天職,“當我看見全國疫情數字不斷下降的時候,我知道,勝利一定會到來。”(記者陳聰、廖君、邱冰清、潘瑩、梁軍)

  點擊進入專題>>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習近平致敬的戰“疫”英雄|白衣執甲逆風行-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8691125750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