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遊西溪·洪園
2020-04-02 10:29:24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郭香玉

  明代張宗子有言,欲尋深溪盤谷,可以避世如桃源、菊水者,當以西溪為最。他還提及,友人于西溪歸隱,自己未能赴之,猶有遺憾。而今,西溪·洪園主人盛情邀我重遊洪園,也了我的心願。

  歷史上的西溪濕地,比現在大五倍,因後來不斷開墾建設,面積逐漸縮小。西溪濕地當下有多大?不妨拿西湖比照,大概有兩個半西湖大吧。洪園是西溪濕地收官之作,佔總面積三分之一,近似一個西湖。洪園的荷塘就有50畝,夏日荷花別樣綻放,景致堪比作家孫犁筆下的“白洋淀”,壯觀而風姿卓約,惹不少遊人前往,乘涼、賞荷、聽哇聲四起,置身仙境,愜意悠閒地很呢。

  南方初冬,不冷不熱,甚是悠美益遊。乘船遊洪園,靜坐艙內,透窗望出去,塘裏片片仍鮮綠著的花草隨微風迎入人眼。那蓬勃著詩意的蘆葦蕩隨風飄舞,倒映在水中,如高人筆下的水墨丹青,妙曼氣息撲鼻爽眼。水面是平靜的,小船輕輕劃過,留下長長的波紋,陽光灑在波紋上,倣佛粒粒圓潤的珍珠如雨滴般落入塘中,鋪在池面,發著耀眼的光芒。

  這時,你會不經意的發現,遠處站在塘邊的蒼鷺,如木雕般一動不動,不知是在眺望船裏的人,還是船裏也有人在看蒼鷺。反正蒼鷺似是孤獨的,它只身呆呆立在塘邊,癡癡的看,似注意力都在人身上,而人的注意力卻在曼妙的風景中。這只蒼鷺是北方來這裏過冬的吧,我想,它選擇了洪園為落腳點,可見這裏的生態環境保護得多麼好,能給它足夠的安全感,讓它吃得飽,棲得暖,若再讓它不孤寂,它就會歡快地鳴唱啦!。

  賞景自然是少不得茶的。如我所願,船艙裏備了茶水和點心。作為北方人,我師承的永嘉人林冠夫先生,他一生嗜茶,所以,我每日飲茶的習慣也自然生成。船上的導遊説,給我們提供的是浙江本地徑山茶。徑山茶與徑山齊名,始植于唐,盛于宋,元、明、清時仍享譽不衰,據説北宋歐陽修給予此茶極高評價。有“茶聖”美稱的唐代陸羽,曾慕名至此,于徑山植茶、制茶、研茶,寫出了傳世名著《茶經》。聞此令我頓生敬意,懷著好奇,虔誠地打開杯蓋,立刻有清香之氣撲鼻。茶色透亮,如剛露頭的青竹。入口,淡淡悠香;回味,絲絲甘甜,果然是好茶。

  觀景、喝茶、聽故事,難得有這樣自在時光。緩緩推開船窗,略感一股柚子的清香氣彌漫入鼻。原來,是塘邊那片香泡樹散發的。香泡,名字很有趣,它是一種果實,長在樹上,形狀類似小柚子,個頭比柚子小許多,有點像柑那麼大。一個個香泡高高挂在樹梢,春去冬來,由綠色轉至金黃,十分誘人。它的果肉硬、味道酸,不可食,作去痰之用,或有效。果皮可醒神,摘下放于住室,香氣四溢。不遠處,有一大片清新脫俗的花,名為再歷花,花名更為清雅可人。碩大的綠葉形似芭蕉葉,葉色翠綠欲滴,配著亭亭玉立的枝條,像極了水中仙子。映在水中的倒影,更為優雅。此花不大常見,故有“水中天堂鳥”之美譽。

  船沿途前行,見幾十米外一圓形拱橋上站著幾個遊人,拿著相機在找尋入鏡頭可拍之景,尋來尋去,忽然瞄準了我們乘坐的這艘小船。此時的他們,很是興奮,一定是看我們的船駛入鏡頭而按下了快門吧。有時,陌生人彼此成為對方眼裏的風景,也是一種莫名的幸福呢!

  西溪·洪園與錢塘江一脈相連,説明洪園的水是活水。它清轍,透亮,想必水裏的魚徜徉其中,也是歡躍的。忽然,有人驚呼,“看啊,那兒有水鴨!”水鴨又名蜆鴨,學名叫綠頭鴨,古代稱為野鴨、晨鴨等,主要生活在河湖蘆葦叢中。乍一看,有點像鴛鴦。同船的一個貌美小女孩好奇地四處張望著找水鴨,樂嘻嘻的,聲音甜美,一個勁的問“在哪裏,在哪裏……”坐在她旁邊的小男孩便順手指了過去,一口南方音調,不緊不慢又不乏溫和的説,“瞧,看那兒,就在那兒待著呢,樹葉給擋住了。”女孩隨著男孩指的方向望去,大概是找到了水鴨,開心地樂了起來。趁他們找水鴨的瞬間,我拿起手機按了一下快門,悄悄留下了這溫馨一幕,心裏忽很暖。

  遊西溪·洪園,洪園宗祠是要提及的,洪氏家族的故事可在此一探究竟。杭州洪氏家族原是錢塘望族,歷經宋、元、明、清四代,800年間,輩出人才,有“宋朝父子公侯三宰相,明紀祖孫太保五尚書”之説,倍受皇帝重用,後賜西溪。洪園,便是明代尚書洪鐘晚年歸隱西溪五常時所建。現今,洪園以遺留詩文為藍本,故地重建,有洪府、藏書樓、蘿蔭書屋、槿蘺茅舍等,小橋流水,花木扶疏,分外雅致。

  洪園還有一處頗具文化氛圍的地方,便是鮑貝書屋。外觀氣派如宮殿,踏入之後,竟被一排排古色古香的復古書架、以及書架上的文學書籍所誘惑。亭廊走道懸挂著當代一些名作家的藝術照,或因在此做過客,為讀者做過領讀,方得“領讀人”這樣一個雅號,如著名文學評論家李敬澤、作家李浩等,還有一個就是書屋的主人鮑貝。偶得機緣造訪,我看到一個美麗文靜、穿著民族服裝的姑娘悠然煮著茶,待廊道上懸挂的照片與她本人自然重疊時,透過玻璃我指了指照片問,“這個是你嗎?”她疑惑地望著我,示意我進去。我跟她提起照片上某某人是我的魯迅文學院師兄,她顯然極為驚訝,原來,她也是魯院出身,早我幾屆,自然稱師姐。同行的友人見我們友好的談論著什麼,好奇起來,“你們真是師姐妹?”偶得這樣的緣分,不得不感慨人生海海,天涯何處不相逢啊。

  杭州的雨説下就下,撐起雨傘,聽雨聲輕輕敲打著船板,看雨點悠然滴落于水面,濺起茫茫水花,令人遐想聯翩。夜晚,或宿洪園木守酒店這頗具民宿風情、古典簡約之所。于園中散步,無憂無慮的走在鵝卵石鋪就的林蔭小道,感受浪漫之光的映射,看路邊嬌羞的花朵,著實惹人心兒都醉了。

  ( 作者係山東省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散文學會會員、中國報告文學學會會員。供職新華社·新華網 )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楓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清明時節粿飄香
清明時節粿飄香
武漢:熟悉的味道慢慢回來
武漢:熟悉的味道慢慢回來
春到武夷生態美
春到武夷生態美
多管齊下護林防火
多管齊下護林防火

01003010108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8037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