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旅遊業直面“生死大考” 企業承壓自救“危中覓機”
2020-05-11 08:45:47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旅遊業直面“生死大考” 企業承壓自救“危中覓機”

  7位領軍者口述:希望政策更加細化,人盡快流動起來

  “十幾年前我們扛過了非典,這次卻遠比想象的要復雜、要嚴重。”這是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的旅遊業從業者們的一致感受。很多業內人士認為,最艱難的時刻並未過去,未來國內遊的競爭將更加激烈。一方面,企業需苦練內功,靜待需求反彈,另一方面,也希望政策更加直接、細化,讓健康群體快速流動起來。

  目前,全世界的旅遊業幾乎都處于“停擺”狀態。世界旅遊組織近日發布的報告認為,旅遊業是全球受疫情影響最為嚴重的行業之一。預計2020年遊客數量將比2019年下降20%至30%,國際旅遊收入將減少3000億至4500億美元。

  可喜的是,剛剛過去的“五一”小長假,我國全國共計接待國內遊客1.15億人次,實現國內旅遊收入475.6億元。這意味著旅遊業防控型復工取得了新進展,旅遊市場和消費信心正在重現生機。

  “幾百萬的取消訂單潮水一樣撲來”

  從疫情大規模發生到1月29日,疫情導致的訂單咨詢量較往年增長405%。為應對這種前所未見的“巨浪時刻”,攜程整個服務體係運轉至極限,最高峰承壓是日常狀態的10倍。

  “記憶當中是從大年三十那天開始的。我們突然收到通知,所有旅遊人員禁止出境。如何通知所有消費者,讓消費者理解不能出行,要和目的地端供應商協商,要去跟航空公司交流……總的來講,在初始階段找不到方向,有點不知所措。”眾信旅遊董事長馮濱回憶道。

  去哪兒網CEO陳剛告訴記者,“不到一個月時間,幾百萬定單潮水一樣撲過來,都是要求取消定單、取消款項、退款。這個春節對去哪兒網來説非常特殊。我們的運營中心就設在武漢。身處武漢的同事們承受巨大的壓力,堅持了兩個多月時間。他們在電話聲中迎接春節的到來。為了做好用戶服務,每天還要工作十幾個小時。”

  疫情也使酒店業遭受重創。“沒有人流,我們的店就沒有生意。疫情初期,入住率同比下滑40多個百分點。”首旅如家酒店集團總經理孫堅直言,由于整個經濟商務活動的停滯,酒店經營遭遇了巨大困難。“在疫情期間,我們65%的店都關門。即使今天,我們的出租率也只恢復到50%左右。”

  近期,國內外已經頻繁曝出眾多旅遊企業市值斷崖式下跌、經營現金流枯竭、運營資金鏈斷裂,還有並購重組、停業關張、清算倒閉的現象與事件,運營資金壓力也壓得各家企業“喘不過氣”。據景域集團副總裁、驢媽媽旅遊網董事長王小松介紹,春節大量的退改及墊付為企業資金帶來了一定壓力。截至2月5日,佔用資金就已經達到了數億元。近日,途牛方面也表示完成了大部分的退款工作。

  同程國旅CEO楊佳佳此前發布的內部告別信中也指出,“疫情的黑天鵝事件,讓我們無法向前,甚至是毀滅性打擊。從公司股東角度看,運營資金壓力巨大,更有公司活下去的訴求,並尊重公司所做的調整決策”。4月20日,同程集團宣布啟動航空與旅行社兩大業務板塊合並。

  首旅如家在最新發布的財報中也表示,新冠肺炎疫情的發生及相關防控措施的實施對集團2020年第一季度的日常經營産生重大影響,收入和經營利潤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公司預計,2020年第一季度的凈利潤將出現虧損,虧損數額或為5.1億元至5.4億元。

  攜程集團也預計,2020年第一季度,凈營收同比下降45%至50%,運營虧損可能超過17.5億至18.5億元。攜程集團CEO孫潔坦言,這是攜程歷史上最困難的一段時期。

  “活下來是從業者的共同挑戰”

  如何活下來,如何健康地活著,這是當前旅遊從業者共同面對的挑戰。

  中國旅行社協會導遊專業委員會與攜程旅遊學院此前發表的一份“疫情下導遊生存狀態與職業發展需求”調查報告顯示,80%的被調查者“從事導遊工作、目前無業務”;10.6%的人從事導遊工作、兼顧做網上銷售等其他工作;8.4%被調查者已轉行或計劃轉行做其他工作。

  “在疫情初期,中青旅遨遊是最先發布應急預案的旅遊企業之一,我們發布的《特殊退改政策》也充分顧及了用戶的最大利益和感受,但是壓力和挑戰不言而喻。”中青旅控股副總裁、遨遊國際董事長高志權説道。為切實保障員工利益,中青旅遨遊與京東、寺庫等多家快消品電商平臺簽訂合作協議,代理銷售其商品。經過一個多月的時間,中青旅遨遊員工已經累計售賣超過1000萬元商品,初步解決了當下員工的生存問題。

  愛彼迎也積極採取措施扶持平臺上的房東。記者了解到,目前愛彼迎已經在為“愛在行動”房東志願計劃參與者發放補貼、推出周租月租返傭活動,並且推出房東學院線上培訓覆蓋上萬人次。未來,還將面向全國品牌民宿上線房源預售預付活動,承諾提前將訂單實際應付金額的50%預付給房東,助力房東們提前鎖定收益,緩解現金流壓力。

  疫情重創之下,整個行業也積極抱團自救。3月5日,攜程宣布啟動“旅遊復興V計劃”,聯合百余旅遊目的地,萬家品牌共同投入10億元復蘇基金,促進旅遊消費。該計劃通過流量聯盟精準轉化、智能投放、精細化補貼等形式讓復蘇基金發揮最大效能,振興疫情影響下的旅遊經濟。

  “如何運用好時間,能夠讓自己,讓所有員工進行思考,等未來疫情結束之後,我們要把一些之前未能解決的問題在這個時間解決。比如説技術方面,管理方面,人員費用方面,我們都會重新梳理,這是最好的一個時期。”逆境之中,馮濱有著自己的思考。

  旅遊市場競爭格局發生變化,旅遊産業鏈條面臨重構。中國旅遊集團有限公司研究院院長雷海粟指出,疫情對于正處在由中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的旅遊業而言,進一步暴露出現階段我國旅遊産業規模效應不強、行業集中度不高、盈利能力偏低、抗風險能力較弱的突出問題。在很多業界人士看來,目前的低谷期,也不失為倒逼旅遊業走出“舒適圈”進行結構優化與調整的難得時機。

  同樣主動調整應對的還有多年深耕入境遊市場的中國旅遊集團旅行服務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介紹,公司根據疫情形勢對産品結構、銷售渠道、優劣勢等做出分析,主動調整入境遊業務方向;在出境遊業務轉型方面,發揮出境遊團隊産品設計、營銷和業務操作經驗豐富的優勢,倡導在全員營銷的基礎上摸索新的産品和銷售模式。

  解決了自身生存的問題,中青旅遨遊聚焦主業,重新審視旅遊市場。“觸類旁通,形式創新,打破既有組織結構,聚焦國內市場”,這是高志權指出的第二階段發展方向。通過對國內市場的分析和研判,中青旅遨遊方面表示,近期將以“一老一小”作為國內遊的核心用戶,深入挖掘其需求,努力為旅客提供有增值屬性的旅遊服務。為滿足客戶的旅遊價值訴求,中青旅遨遊將會研發多主題的國內遊産品。

  “疫情也將倒逼旅遊集團重新審視自己的核心競爭力,建立資源共享、客戶共有、價值共創的合作機制與運營模式,重構旅遊業生態係統。”雷海粟強調。

  “旅遊直播時代已來臨”

  當前,旅遊行業針對渠道升級、應用現代技術、工具等,在提升效率方面下功夫。

  疫情使得2020年成為旅遊直播發展的分水嶺。曾經對旅遊直播淺嘗輒止的商家,因為疫情對旅遊出行的抑制,也開始認真思考和實踐旅遊直播,借此與宅在家中的廣大“遊客”保持溝通。直播作為目的地、景區等與用戶建立連接的最佳線上場景,正在成為旅遊行業振興的催化劑。不僅如此,抖音、快手等泛娛樂平臺,馬蜂窩、攜程等旅遊平臺,中國移動和中國電信等運營商們紛紛入場,宣告“旅遊直播時代”已來。

  來自馬蜂窩旅遊最新發布的《旅遊直播時代——文旅生態洞察2020》顯示,4月以來僅馬蜂窩平臺的直播場次較3月同期增長108%,主播數量較3月同期增長58%。在針對商家直播意願的調研中,疫情之下,供應端商家最渴望通過直播“帶貨”來恢復元氣,並有較高的投入意願,超四成商家年直播計劃投入在1萬至5萬元左右。

  “旅遊直播不同于遊戲、電商直播,後者在室內場景即可完成,旅遊直播往往需要實地實景直播才能保證直播效果。這對平臺的資源調動能力是一個挑戰。”馬蜂窩旅遊研究中心負責人馮饒表示。

  攜程也在積極探索新的出路。從貴州“苗王”裝扮,安吉竹海古風白衣,到蘇州唐伯虎造型,多造型人設亮相直播,6場直播帶貨破億元,攜程集團聯合創始人、董事局主席梁建章最近變身“網紅”,成為關注的焦點。

  在加大技術應用方面,首旅如家方面介紹,公司引入區塊鏈技術、客房Mini消毒櫃及全新升級的送物機器人等創新科技,為“放心酒店”再添智能化、科技化的硬核手段。

  在出入境遊産品銷售渠道方面,中國旅遊集團旅行服務有限公司介紹,公司在利用現有國內遊營銷渠道的同時,利用以微信公眾號、抖音號為代表的自媒體渠道作為發力的重點,擴大自媒體粉絲量,提高轉化率,打造出有一定知識性、趣味性、潮流感、時尚感的自媒體“網紅”産品銷售。

  “讓健康的人盡快流動起來”

  疫情發生以來,中央和地方都迅速出臺了諸多政策,為中小企業渡過難關給予很多扶持。

  “初始階段,政府部門迅速出臺了一些政策,比如説最重要的就是銀行要為企業進行有效的低息貸款。隨後出臺的幫扶措施比如社保緩交、保障金的退還、房租的適當減免等,給予我們很大幫助。”馮濱介紹。

  王小松介紹,疫情期間各級政府都出臺了扶持政策,暫退保障金。“驢媽媽旅遊網光這一項就退款金額千萬,起到了一定作用,堅定了企業的發展信心。”

  “旅遊業與地方政府的發展訴求高度吻合,地方各級政府對旅遊業的重視程度與日俱增。另外,一些有利于旅遊業發展的細化政策正在陸續出臺,這對于我們來説是一個積極的信號。”愛彼迎中國總裁彭稻表示,目前政府部門已經陸續出臺相關政策,從稅收和資金補貼等多個方面對旅遊企業給予一定的支持,有助于行業和市場的穩定以及快速復蘇。

  孫堅表示,站在企業的角度來説,企業也希望這些政策可以給予企業比較直接的補貼和幫助,幫助企業渡過難關。未來可以更加充分地給予消費市場拉動、刺激,賦予更多的支持,助力整個市場恢復。

  “最近,我們也向北京文旅局提出了申請,比如説是不是可以協調金融機構提供一些無息的貸款,用于我們員工工資的發放。我相信政府會逐步幫助我們這樣的企業去落實。”馮濱認為。

  “五一”小長假前夕,多地再度出臺係列扶持政策,進一步落實金融扶持政策,幫助文旅企業紓難解困。假日期間,上海、重慶、江西等多地還推出面向市民的各項旅遊優惠措施,進一步助力旅遊業的恢復。

  “旅遊市場靜待需求反彈”

  “進入自救的狀態,我們目前最大的挑戰是缺乏人員流動性。旅遊休閒行業主要是異地消費人群,異地消費還有一些障礙。”孫堅坦言。

  記者了解到,截至目前,首旅如家正積極做好防控疫情和復工復産工作,所屬酒店90%以上恢復了經營。在經營方面,首旅如家積極採取各項措施,結合試點成果及馳援武漢醫護人員酒店的抗疫經驗,推出了“放心酒店”及係列産品。“現階段酒店工作的重點第一是安全,安全放心是永恒的話題。”孫堅強調。

  4月22日至23日,中青旅遨遊分別在北京、上海、山西、重慶等地同步推出省/市內首發團。在北京,中青旅旗下北京古北水鎮正式開業。由中青旅遨遊組織的古北水鎮一日遊首發團迎來了第一批客人;在上海,中青旅遨遊上海公司將啟動房車和寵物遊雙團首發。

  “五一”期間,旅遊市場更是超預期增長,消費信心穩步回升。鐵路每日發送旅客500萬人次,較清明節假期日均發送旅客量增長32%。民航旅客運輸量日均63.2萬人次,較清明節假期日均運輸量增長56%。由于跨省旅遊業務尚未恢復,旅遊市場以自駕遊、周邊遊、本地休閒遊為主。中國旅遊研究院調查數據顯示,勞動節期間選擇自駕出遊的遊客比例達到64.1%,創歷史新高。

  “旅遊總的來説還是非常剛需的一件事。去哪兒積累了多年的實力,我們有信心和供應商一起走出疫情,並且我們相信這是一次短期事件,應該和我們的供應商和客服等待經濟的恢復,等待旅遊需求的反彈。”陳剛表示。

  “我相信在最困難的時候,也是最積極、最向上的時候。”馮濱表示,“等疫情結束,我希望帶領我們的團隊去看看英雄的城市武漢,借鑒武漢人對戰勝疫情的堅定決心,給我們找到更多發展的動力。”(記者 韋夏怡)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郭香玉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垃圾分類在社區
北京:垃圾分類在社區
三峽水庫持續騰庫防汛
三峽水庫持續騰庫防汛
樂享“五一”假期
樂享“五一”假期
倫敦亮燈致敬醫護人員
倫敦亮燈致敬醫護人員

01003010108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967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