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永輝:
傳承,堅“定”不移
【《有話》第49期:傳承,堅“定”不移】每年6月的第二個星期六是我國的“文化和自然遺産日”,優秀的傳統文化是我們中華民族的血脈,復興優秀的傳統文化、樹立文化自信,對我們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有著重要意義。本期《有話》,邀請定瓷非遺技藝傳承人、全國勞動模范龐永輝為我們講述瓷器輝煌的歷史,分享定瓷的傳承發展之路。

  大家好,我是定瓷非遺技藝傳承人龐永輝。我認為傳統文化的傳承要從兩個方面去考慮,一個是通過對傳統的研究,我們可以更好地認清歷史、還原歷史,從中找到一些經驗;第二個就是在繼承的同時,生産出來的東西要適合我們當代的社會生活需求,讓更多的年輕人喜歡上我們當代的非遺産品。傳承優秀的傳統文化,就是要堅定不移地走下去。

  我出生在定瓷的故鄉河北省曲陽縣的一個小山村——龐家洼村,村東二裏就是古定窯的遺址。在方圓二十平方公裏的土地上依然屹立著十三垛瓷片堆,其宏大的遺存見證了當時定窯生産規模的一個輝煌。定瓷有色如玉、聲如磬、薄如紙的美譽,與汝窯、官窯、鈞窯、哥窯並稱為宋代的五大名窯,享譽世界。

  我的父親是當地的一位制瓷把勢,自幼我就在這種勞動的氛圍下玩耍、成長。如今,欣賞著定瓷溫潤靈動的釉色,挺拔俊朗的形制,卻始終無法撫平我們當代制瓷人內心深處的痛點。瓷器是我們中國勞動人民的偉大創造,是我們中華民族對世界文明的偉大貢獻。現如今我們依然是陶瓷生産大國,但我們的出口陶瓷卻成了廉價陶瓷的代名詞。在世界陶瓷大品牌中鮮見有中國陶瓷品牌,德國的梅森、英國的威基伍德等已成為世界級的奢侈品牌。

  回望歷史,我們的陶瓷也有過輝煌的歲月,中國瓷器早在漢唐時代即沿陸路和水路傳播到了世界好多的國家。宋代海運發達,在通往亞洲、歐洲交通路線上的主要地區均發現有中國瓷器。宋人趙汝適撰寫的《諸蕃志》,記載有近20多個國家與我們中國交易過瓷器;明代鄭和開辟了橫渡印度洋通往非洲東海岸的航線,中國的瓷器行銷也更加地廣闊;經人考察,在1602年至1682年間荷蘭的東印度公司販運的中國瓷器就有一千六百萬件以上。日本在唐代就開始派人到中國來學習制瓷,十一世紀中國制瓷技術傳到了波斯,又從波斯傳到了阿拉伯,歐洲人博特格爾于1709年才燒制出第一件白瓷。當時瓷器的價值超過了黃金,在歐洲被譽為“捏土成金”。十九世紀,伴隨著歐洲燒制成了骨質瓷,他們開始由陶瓷進口國變成了陶瓷出口國。

  擁有如此輝煌歷史的中國瓷器為何在世界上少了光彩?反觀歐洲瓷器的發展,或許我們能找到答案。一是國家的重大投入,歐洲貴族對瓷器的狂熱可以説達到了極限。自歐洲學會制瓷開始,歐洲各國就開始成立了皇家瓷廠,從事制瓷的家族都受到了很高的榮耀,有的人還被直接授予爵位。第二個原因就是創新發展的理念,歐洲陶瓷生産開始是以模倣中國陶瓷為主,很快地,他們以中國青花瓷的藍白為基調並根據自己的實用功能開發出了屬于自己的産品;到十九世紀初,他們對我們中國陶瓷的材料加以改良創燒出了骨質瓷。隨著工業革命的深入,他們發明了模具注漿工藝,開始大批量的生産,為他們創造了新的市場。第三個原因是品牌意識,皇家瓷廠在幾百年的持續發展中,樹立了恒久的市場信譽,還把單純的實用功能演化為同時具有觀賞性和收藏性的藝術品,大大提升了它的市場價值。我們要復興傳統文化,樹立文化自信,就要放開懷抱,從世界陶瓷發展的歷史中掌握規律,既要保護好自身的文化傳承,又要努力開拓創新。

  定窯白瓷溫潤如玉的釉色,象徵著我們中華民族含蓄雅致的品格追求;挺拔俊朗的造型,闡釋了北方人的堅毅、果敢的性格取向;瀟灑奔逸的刻畫裝飾,顯現了中華文化的率真與爛漫。它把宋代社會的方方面面物化于形,形成了一個活歷史,是我們認知歷史文化、傳承歷史文化重要的載體。原汁原味地恢復定瓷生産工藝,對我們真正地體味宋代文化與宋文化研究有著重大的意義。于是,我們專門成立了定瓷傳統工藝研究部,從事定瓷傳統工藝的挖掘與整理工作。從原料到燒成、從成型到裝飾、從功能到生活,真正認識到傳統定瓷的價值,還原定瓷的社會意義,並找到定瓷發展的科學規律。定瓷之所以在宋代,也就是中國瓷器的高峰期佔有一席之地,就是因為它具有社會文化、時代審美、最高工藝水平和最先進科技的綜合體現,所以我們生産的陶瓷在保留定瓷文化特徵的同時,對陶瓷工藝流程進行了大量的革新,把更多的、更先進的生産設備應用到了我們的生産當中。

  定瓷産業的發展,主要取決于年輕人才的輸入;然而定瓷之所以被列入非遺,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它的從業人員越來越少,面臨著斷代的危機。河北省曲陽陳氏定窯瓷業有限公司成立時,我是第一批工人,和我同時被錄用的有11個人,到現在只剩下了我一個。作為一門傳統的手藝要學精、學好,沒有十年、八年的工夫根本做不到;同時它又是個力氣活,你看著挺新鮮、挺好玩的,一個動作真的讓你重復幾十萬遍,首先就要克服心理上的寂寞感。所以,只有有信念的人、真正喜歡的人,才能真正的堅持下去。慶幸的是,隨著國家的發展、物質積累越來越豐厚,人們不斷地探尋著精神層面的滿足感,一些有擔當的年輕人開始通過勞動創造實現自我價值。這是我在十幾年前無法想象的。時尚和傳統不是對立的,如今傳統文化的魅力正在吸引著一批又一批有擔當的年輕人傳承並創新著當代的新時尚。

  國家為了復興優秀的傳統文化價值和文化産業也為從業者出臺了很多的政策法規,最重要的就是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産的評定與保護。很多國家級的非遺項目都在農村面臨著消失的困境,政府從傳承人到非遺項目,撥出專款加以傳承保護,這是一項了不起的工程!使我們的文化瑰寶得以延續,拯救了我們的文化脈絡。

  優秀的傳統文化是我們中華民族的血脈,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堅定文化自信是我們國家向更高、更強發展的基石。作為一位定瓷非遺傳承人,把定瓷一代一代傳承好、發展好,是我們的歷史使命和歷史責任。

01002005055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659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