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詞繾綣,何處畫人間(圖文版)

編輯: 馬倩 設計: 馬倩 2018年09月05日 09:52:34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網數據新聞聯合浙江大學可視化小組研究團隊,以《全宋詞》為樣本,挖掘描繪出兩宋319年間,那些閃光詞句背後眾多優秀詞人眼中的大千世界。項目歷時半年,分析詞作近21000首、詞人近1330家、詞牌近1300個,意在為解讀中國古典詩詞提供新視角。

  萬水千山走遍

  宋代可考的詞人,多數在25歲上下的年紀即入仕並終身從政。為官遊歷、體察民情的經驗是豐富的創作素材。北宋都城開封是詞人們的偏愛之地。周邦彥就曾歌咏東京汴梁城“簫鼓喧,人影參差,滿路飄香麝。”杭州則是詞人最常造訪之地。從柳永到蘇軾再到辛棄疾,杭州城在詞人們的吟唱中繁華了整個宋朝。

  杜甫所言“文章憎命達”在宋代亦有所證,以北宋蘇軾、南宋辛棄疾為最。蘇軾在貶謫途中用激越的詞句書寫人間萬象,使得詞也能如詩一樣承載家國情懷。在柳永的婉約詞之後,他開創了豪放詞風先河。

  到了南宋,有辛棄疾與之呼應,並稱“蘇辛”。辛棄疾一生作詞數量為唐宋詞家之最,《全宋詞》中收錄達629篇,人稱“詞中之龍”。他少年抗金卻仕途坎坷,恢復中原的抱負終生未了。因而他的作品充滿著俠士的豪情和浪漫,卻也滿溢著難酬的壯志。

  在這個“學而優則仕”的黃金年代,還有一眾淡泊名利的隱士。北宋初年有林逋,梅妻鶴子,一生漫遊于江淮一帶。南渡之後,有婉約詞人姜夔,一生屢試不第、轉徙江湖、貧困潦倒;同時代還有豪放詞人戴復古,遊歷于長江兩岸,以“專業詩人”的身份體察民間疾苦。

點擊圖片查看大圖

  草木皆有情,詞即人生

  宋詞總有或濃或淡的迷茫和愁情。無論是柳永“酒醒何處”、陸遊“夢斷何處”還是李清照找尋“人何處”,亦或是辛棄疾“眾裏尋她千百度”,宋代詞人好像在不停尋找,而生命的歸宿終將在這廣袤人間。

  宋詞的絕妙之處在于其運用意象、借物抒懷的高超水準。宋詞慣常使用的意象中少有典故,多用花鳥草木、樓宇船舶等平淡景象。在《全宋詞》收錄百篇以上的詞人中,辛棄疾和吳文英最善用意象抒懷。他們的年代,一個剛剛南渡,一個即將滅亡,一樣的亂世,一樣的思緒萬千。但前者力圖建功立業,眼界寬廣;後者終生隱逸,情感細膩雅致,人稱“詞中李商隱”。

  正所謂“以我觀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透過意象看去,是宋代詞人豐富的內心世界。詞人們常沉思,有時還挾帶著現世的種種憂愁。北宋晏幾道,如其父晏殊,才華絕倫;少年中第,然家道中落,暮年淪為階下囚。他的世界,多沉浸在落花、枯草、小樓之中回味情人相思。而南宋末年的劉辰翁將思考上升為家國,一生著書立作,在山水草木之間安放無處施展的忠誠。

  春風化雨,歷久彌新

  詞與唐詩並稱“雙絕”。得益于其音樂天性,詞跳脫出詩的嚴整對仗,自帶獨特的節奏感,且遣詞造句更加口語化,利于抒發情感,營造意境。詞牌是配詞吟唱的曲調。它決定了詞的格律,也就是詞的平仄音韻和長短節拍。只可惜古曲早已失落,今人已無法聆聽舊時被和曲而歌的宋詞是何等綺麗動人了。《全宋詞》共收錄詞牌約1300個,詞牌浣溪沙、水調歌頭、菩薩蠻、鷓鴣天和滿江紅使用最為頻繁。本文篩選其中常見的詞牌,將其下的著名詞篇繪制出來,以期為宋詞提供新的賞析角度。

了解詳情,請點擊此處查看 PC版  互動版

010020050640000000000000011124031299472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