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使談兩會)盧森堡駐華大使:我們最關注“十三五”規劃

2016年03月07日 14:07:12 來源:新華網

  新華網北京3月7日電 在2016年中國兩會召開之際,盧森堡駐華大使石泰嵋接受新華網獨家專訪。石泰嵋對亞投行的成立、“一帶一路”倡議的落實和中國更多地參與國際事務表示讚賞。此外,大使先生對中國經濟是否會遭遇“硬著陸”、如何面對歐洲難民危機等問題表達了自己的看法。以下為採訪文字實錄:

盧森堡駐華大使石泰嵋接受新華網專訪。新華網記者徐昕攝

  記者:大使閣下,中國進入一年一度的“兩會”時間,“兩會”是把握中國發展脈動的重要窗口。您作為盧森堡與中國交流最直接的紐帶,最關注今年“兩會”上的哪些議題?

  石泰嵋:兩會的整體氛圍讓我們很感興趣。此次兩會我們最關注的是“十三五”規劃:是否有新的內容出臺?規模如何?我們都還不了解,因為目前我們只知道大致內容。歐洲人對(中國的)改革、經濟效益、人民幣國際化、産能過剩、去産能、供給側改革等話題比較感興趣。我們將從兩會報告中了解詳情。還有一個外國人較少提到的重要話題,那就是扶貧。官方數據顯示,中國尚有7000萬農村貧困人口。我希望這也是兩會的討論主題之一。

  記者:今年是中國的“十三五”規劃的開局之年。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五大發展理念,其中創新居于首位。國際輿論認為,創新將成為新常態下中國經濟增長的新引擎,您認為未來五年,中國進行創新發展應該從何處發力?

  石泰嵋:政府財政的支持能夠促進創新的發展。因此,必須為創新提供合適的土壤。現在談論最多的是供給側改革,也就是經濟結構合理化。其次,必須為創新和教育投入資金,將更多資源投入到科技研究中,以實現更快、更好的創新發展。中國人力資源豐富,學校整體是很好的,必須努力保持這個優勢。創新還需保持一個開放的中國,讓更多中國學生留學國外,外國留學生來到中國,帶來更多觀點的碰撞交流。此外,關于創新,我認為教材、師資和互聯網也是重要的。

  記者:近年來,中國正在落實習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在您看來,目前為止,盧森堡從中取得了哪些收獲?又面臨哪些挑戰?盧森堡和中國又將在“一帶一路”的框架內進行哪些合作呢?

  石泰嵋:聯接中國與歐洲的想法存在已久。通過中亞、中東等不太穩定、欠發達的地區,實現中歐的互聯互通,是一個很棒的想法,歐洲對此非常歡迎。盧森堡尤其如此,我們也花了很多時間參與其中。盧森堡在金融方面有一定的地位。歐洲的資金往往通過盧森堡流入中國。我們還成立了長期投資中國股市的特別基金。同樣,中國將近一半的在歐投資借力盧森堡企業。不過最近,我們在實體經濟方面做得更好。盧森堡有一家空運公司,是全歐洲最大的。這家公司只經營空中貨運,不承擔客運業務,長期在中歐之間經營航空貨運,現在與河南達成合作關係,共同發展空運和貿易。航空貨運班次增加了近50%,如今每周有30次航班向中國運送貨物。航班途中經過中亞,並在中亞停留。除了金融、空運,我們也試圖開拓鐵路運輸項目。當我們提及絲綢之路時,通常是指鐵路項目。因此,需要重振北方經俄羅斯及南方經阿塞拜疆的鐵路線路。盧森堡正在同土耳其和中國河南省合作,開辟南部新線路。中國至歐洲的鐵路運輸比空運更便宜。運輸奢侈品、緊急物資時使用空運,其他貨物用鐵路運輸,雖然慢,但是相對便宜。兩種運輸方式是互補的並且都很重要。絲綢之路理念源于高層設計,但為所有的決策者、策劃者和實施者提供了新的活力。

盧森堡駐華大使石泰嵋接受新華網專訪。新華網記者徐昕攝

  記者:中國經濟目前已經進入“新常態”,中國經濟也正在進行結構性改革,特別是供給側改革。當前,海外有一些關于中國經濟“硬著陸”的論調。您認為中國經濟會出現“硬著陸”麼?您如何看待2016年中國經濟的增長前景?

  石泰嵋:我認為需要規避兩個誤區。首先,不應該聚焦于具體的經濟增長率。增長率的制定不是一勞永逸的。經濟學不是一門精確的科學。例如,盧森堡每半年會對經濟數據進行核查,即使政府想要實現一定的經濟增長率,現實往往事與願違。因此,更重要的是要保持經濟的健康增長,負債不宜太多,結構合理,保持長期增長的同時不能對環境造成太大破壞。這些話題在中國已經被熟知,並被廣泛討論。第二個需要注意的是,不要試圖做出精確的診斷。硬著陸、軟著陸、或其它説法,這些都是很難預測的,因為這不只取決于中國,還取決于世界經濟。世界經濟有很多問題。總的來説,這與美國的利率有關。美國還會加息嗎?美國加息將會帶來什麼影響?過去,利率長期保持低水平,給歐洲,尤其是美國帶來了充分的現金流,而中國利率相對較高。現在,發生的變化帶來了不平衡,而過去充裕的流動性可能會産生泡沫繁榮。這些變化是各國央行研究的主題。現在仍有不少資金在流動。其次,原材料價格、中國産能過剩影響著國際貿易。不僅僅是中國,巴西、印尼、澳大利亞同樣對世界經濟産生影響。此外還需要觀察歐洲。歐洲內部問題,如政府轉變、南歐經濟緊縮,還有英國退歐問題,都會影響到宏觀經濟。因此,我不會得出“硬著陸”的結論,而是世界經濟總體處于不穩定狀態。中國是一個開放的經濟體,與外界聯係緊密,因此也會暴露于外部風險。所以各國央行、政府、財政部長需要進行對話,以降低風險。我們需要多溝通和交流。

  記者:自2012年首次闡釋“中國夢”以來,習主席在各種國際場合反復闡釋“亞太夢”、“非洲夢”、“拉美夢”、“世界夢”等,有力地傳遞了中國的發展理念。您如何看待這一理念?您認為中國可以在哪些方面與盧森堡互利合作,共享發展機遇?

  石泰嵋:我們都夢想著經濟增長更好、更有力、更利于兩國發展。盧森堡可以在服務業、金融業方面提供幫助。金融方面,中國已有六家大型銀行在盧森堡建立分支機構,還有一些其他的中國銀行正在籌備中。這對中國金融業國際化、人民幣國際化非常有幫助。我們也在大學教育領域,如科研方面,做出了很多努力。我們與北京的大學、上海的大學,如復旦大學合作,正在進行的一個數學教材項目,與密碼學的基礎研究相關。我們將繼續深化合作,以期共同發展。由于兩國相距甚遠,語言存在障礙,社會環境也有諸多不同,中國的盧森堡留學生不夠多。我們嘗試鼓勵他們來中國。如今,在盧森堡的中國留學生變多了,我們對此表示歡迎。我們鼓勵中國學生來盧森堡留學。

  記者:2015年,盧森堡以非區域內國家身份,成為亞投行的初創成員國之一。您如何看待亞投行的成立?亞投行的成立將為盧森堡帶來哪些益處?

  石泰嵋:我們熱烈歡迎成立亞投行的倡議,並迅速決定加入其中。2016年1月,盧森堡財政大臣皮埃爾·格拉梅尼亞來華參加亞投行開業儀式,並發表講話。習近平主席、中國外交部長和中國財政部長也出席了此次開業儀式。作為區域外代表,我們財長提及亞投行的幾大原則,並歡迎中國的這一倡議。以中國的能量和財政為支撐,我們相信亞投行的建立將具有積極意義。它將促進亞洲地區的發展。正如亞投行創始國提出的,亞投行的原則是“廉潔、機構精簡、綠色”。亞投行將減少官僚主義行為。它將是綠色的。另外,我們一直提出讓私營部門參與亞投行的融資,我認為中國財政部長也同意這一原則。這一點很重要。亞投行並不是一家公有制銀行。亞投行開展項目過程中,應廣泛集納私人領域資本。僅僅有其他國家資本或中國資本,或結合兩者都是不夠的,必須廣泛動員國際私人領域資本。而且,為了確保向同一個方向努力,亞投行應與現存的其他國際金融機構密切合作,如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就雙邊名義而言,盧森堡並沒有享受到利益。因為我們不是亞洲國家,不能從區域發展中直接受益。但我們也是亞洲開發銀行的成員,為亞洲地區的發展做出了貢獻。中期來講,我們也將受益,因為經濟增長了,人們會購買歐洲和盧森堡的商品,並投資歐洲。所以,從長期來講,這是積極的。我們並不尋求直接在亞投行中擔任職務或者參與子項目。我們在亞洲開發銀行也同樣如此。整體來講,亞投行的成立將促進發展。

  記者:歐洲面臨著諸多危機,如難民危機和英國退歐危機。歐洲正在解體嗎?您認為歐洲的未來如何發展?

  石泰嵋:盧森堡外交部長是歐洲最有資歷的外交部長。他工作已經15年了。他最近發出警告,這可以從各大媒體了解到。他指出現在歐洲的確存在問題,一些政府通過聲稱(歐洲的危機)並不是他們造成的,歐盟才是問題的始作俑者,從而試圖贏得人民的支持。只要他們當選,就可以限制歐盟的作用。我們完全不認同這一觀點。歐洲是一個大家庭,因此必須在歐洲這一“大家庭”框架下解決問題,而不是背離這個家庭。家庭這一觀念,也是中國人常談到的。某些國家政府偏偏想做“獨行俠”。我們覺得這樣的競選或者公投並不是一個好的選擇,這會給歐洲帶來問題。這暗藏著巨大的危險。我們認為不應該在邊境上設立障礙和鐵絲網。在歐洲,邊境基本是開放的。緊急情況下,我們也會關閉一些邊境區域或者建立緩衝帶,以阻擋過多的難民。甚至,在這個過程中,還會面臨設置更多新的邊境阻礙的風險。開放的邊境曾是歐洲最大的優點之一。做這些(關閉邊境)僅僅是為了阻止難民的到來,而阻止他們本身就是非法的,因為我們所有的國家都簽訂了保護難民的聯合國協定,有保護他們的義務,因此應該讓難民過境。不過我們需要檢查他們是否是真的難民,從而接受他們、拒絕他們或者遣返他們回原國家,而不是建造鐵絲網。我們政府對此清楚地認識到,這非常危險。但我不認為歐洲正在分崩離析。歐洲曾經歷過一場重大的危機——歐元危機。2008年美國爆發經濟危機,極度失衡的金融給歐元區唯一的合法貨幣帶來了災難。我們剛渡過這場危機,現在又面臨著另一場危機,這次不僅是貨幣層面,還觸及到我們的價值觀:開放邊境,保護人權,甚至讓非歐洲人享有同歐洲人一樣的人權。因此,這場危機可能比以往更重要,但是從我們的角度,我們努力在“家庭”內部尋找解決辦法。眾所周知,過去的一年裏,有太多的人口流動,我們希望在一段時間的混亂甚至是恐慌之後,局勢能穩定下來,希望我們能成功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在敘利亞、伊拉克,有資金支持難民營;在希臘能夠在當地處理難民和尋求庇護者問題,然後在歐洲能夠大家分擔問題,更好地分配難民。這是個多面性的問題,不容易解決。不能説歐洲正在解體,而是説歐洲尚未找到可行的解決方法,因為問題真的非常復雜。

(總策劃:田舒斌 策劃:劉加文 終審:劉加文 採訪:徐渠 吳耀輝 編輯:劉佳佳)

    【專題】外國大使談兩會:

   阿盟駐華大使:6.9%的經濟增長率也比很多發達國家強

   塔吉克斯坦駐華使館臨時代辦:中國經濟“硬著陸”觀點站不住腳

   愛爾蘭駐華大使康寶樂:中國經濟基本面依然強勁

   哈薩克斯坦大使:我們一直高度關注中國“十三五”規劃

   約旦駐華大使:中國總能提出一些創造性的倡議

   新西蘭駐華大使:中國提出經濟增長的創新理念意義非凡

[責任編輯: 林杉]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6751287799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