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我為父輩驕傲!我愛中國!——“飛虎隊”後人話美中友誼
2019-08-14 11:26:2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紐約8月13日電  通訊:我為父輩驕傲!我愛中國!——“飛虎隊”後人話美中友誼

  新華社記者吳小軍 韓芳 潘麗君

  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74周年之際,新華社記者採訪了部分中國空軍美國志願援華航空隊(飛虎隊)成員後人。他們對父輩和抗戰老兵富于犧牲的精神和美中人民浴血抗戰中結下的友誼表示敬意:我為父輩驕傲!我愛中國!

  二戰中的一抹亮色

  “在中國的經歷徹底改變了他的生活。短短幾個月,他對中國人民産生了深深的敬意,對他們在如此困難的環境中表現出的勇氣和毅力深表敬佩。”説起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父親在中國戰場的經歷,“飛虎隊”指揮官陳納德將軍的女兒辛西婭·陳納德(中文名陳美麗)這樣説。

  在位于新奧爾良的美國國家二戰歷史博物館,陳納德大幅肖像與麥克阿瑟、尼米茲等五星上將照片並列展出。1941年,陳納德奉命組建“飛虎隊”,與中國軍民共同抗擊日本侵略者。至1945年8月,“飛虎隊”擊落日本軍機2600多架,擊沉、擊傷艦船44艘,擊斃日軍6萬多人。

  “‘飛虎隊’有力地支援了中國抗戰。”美中航空歷史遺産基金會主席傑夫·格林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格林長期專注二戰和“飛虎隊”研究,多年來組織數百名“飛虎隊”老兵回中國參觀訪問,與中國有關部門在美國多地舉辦“飛虎隊”紀念活動,加深兩國人民理解和友誼。

  血與火的戰鬥情誼

  1944年5月,在中國漢口上空的一次戰鬥中,兩名“飛虎隊”隊員所駕戰機被日軍擊落。二人音訊皆無60多天後奇跡般地返回部隊。格倫·本尼達就是幸存者之一。他跳傘逃生。是新四軍戰士用擔架抬著他,冒著日軍槍林彈雨,突破重重封鎖,將他護送到重慶的美軍基地。

  談起這段往事,本尼達長子愛德華感慨地説:“在中國,人們把‘飛虎隊’稱作英雄,但我父親常説他不是英雄,中國人民才是真正的英雄,因為他們救了他的命。”本尼達沒有忘記中國人民,告訴家人要心存感恩、對華友好,“沒有中國人民幫助,就不可能有我們這個家。”

  同為“飛虎隊”老兵的詹姆斯·布賴恩特也常跟孩子們講起中國人民為美軍運送糧食和日用品,幫助美軍維護機場的往事。小布賴恩特説,父親常戴著印有“飛虎隊”或P-51野馬戰鬥機標志的棒球帽,雖然因年事已高沒能重返中國,但父親“對中國的感情一直深藏心中”。

  據統計,援華作戰期間,2193名美籍“飛虎隊”隊員在戰鬥中犧牲,200多名“飛虎隊”隊員被中國民眾營救,數千名中國人在營救過程中獻出了生命。

  和平友誼之橋長存

  陳納德去世時陳美麗只有8歲。參加“飛虎隊”紀念活動、聽老兵講述父親故事,成為陳美麗了解和懷念父親的一種方式。如今,陳美麗是美國知名中國傳統文化專家,長期致力于美中人文交流。她的許多學生因為學習中國文化而愛上中國,有些甚至決定去中國工作和定居。

  愛德華退休後,致力于促進美中民間交流。2011年,講述父親在華經歷的紀錄片《飛虎情緣》上映。愛德華常到洛杉磯一些學校為年輕人放映紀錄片,講述二戰往事。“對美中兩國來説,擁有這樣一段緊密聯係的歷史非常重要……我們有責任讓後代了解歷史,在此基礎上發展兩國關係。”

  小布賴恩特1992年首次到中國,隨後開始從事美中文化交流。今年2月老布賴恩特去世後,兩張來自太平洋彼岸的悼念海報進一步拉近了他們全家和中國的距離。中國志願者發起的悼念活動在多座城市接力舉行,收集了來自與他父親並肩戰鬥過的中國飛行員及家屬和志願者的200多個簽名。

  “我們知道你做的一切,我們將永遠銘記。”——發自肺腑的悼念詞令小布賴恩特感動不已。“70多年過去了,中國人民沒有忘記‘飛虎隊’老兵……我為父輩感到驕傲,和父親一樣,我愛中國。”(參與記者:張一弛)

+1
【糾錯】 責任編輯: 焦鵬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葵花綻放秋成景
葵花綻放秋成景
克羅地亞迎來高溫天氣
克羅地亞迎來高溫天氣
生態中國·七彩雲南四時春
生態中國·七彩雲南四時春
古堡前的愛丁堡國際軍樂節
古堡前的愛丁堡國際軍樂節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874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