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接受美國全國廣播公司專訪實錄
2020-04-30 12:55:48 來源: 外交部網站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2020年4月28日,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接受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資深記者馬靜(Janis Mackey Frayer)專訪。以下為文字實錄:

  樂:很高興接受你的採訪,這是我在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後第一次接受外國媒體採訪。我在美國紐約工作過近四年,看到曾經熱鬧喧囂的時代廣場、百老匯、第五大道如今空空蕩蕩,我真的感到很難過。我謹借此機會,通過NBC向正在與疫情戰鬥的美國人民、特別是紐約人民表達深切慰問。今天一早,我從新聞中得知,美國新冠病毒感染者已接近100 萬,令人痛心。在當前抗擊疫情的關鍵時刻,中美兩國應當擱置爭議和分歧,攜手應對共同的敵人——新型冠狀病毒。我相信,只有團結合作,我們才能共贏,才能改變世界。

  馬:接著您的開場白,我的第一個問題是,您現在是否覺得疫情這個問題已經被政治化了?

  樂:很不幸,現在有些政客把新冠肺炎疫情這個問題極大地政治化了,這是我們不願意看到的。當前形勢下,我們應該團結一心,共抗疫情,共克時艱,而不是相互指責,去搞政治操弄。

  馬:現在大家都在呼吁各方提高透明度,能否詳細介紹中國在抗擊疫情之初的時間線?從最早武漢疾控中心通報第1起病例,直到武漢被封城的這段時間,中國政府採取了哪些舉措?

  樂:中國的抗疫舉措是公開、透明、負責任的。中國沒有任何隱瞞疫情的行為,也沒有任何的延誤。我們已經全面公布了疫情通報的時間線。我想強調三個時間點:一是2020 年1月3日,中方開始定期向世界衛生組織以及美國等國家主動通報疫情信息。之後第2天,中美兩國疾控中心負責人就進行了溝通。二是1月12日,中國及時向世界公布了新型冠狀病毒全基因組序列,為有關國家確診、治療及疫苗研發等提供了重要前提。三是1月23日,武漢實施前所未有的“封城”,將一個1000多萬人口的城市“封控”起來。這是一個驚天動地、舉世皆知的行動。美國政府那時候就應該很清楚病毒問題的嚴重性,否則我們怎麼會“封城”?

  關于中國的早期疫情應對,我們已邀請世衛組織專家組來中國考察過,其中包括兩位美國專家。他們去了北京、廣東、四川和湖北進行實地調研,並提交了全面報告,高度評價中國的應對舉措。特朗普總統在同習近平主席通電話時以及在他的推特中,都高度肯定中國抗疫努力和透明度,認為中國提供的數據對美國很有幫助。

  馬:美國情報部門多次對中國通報的數據表示質疑。他們説中國幾次調整了確診病例和死亡病例的數據。那麼中國到底有沒有把數據報低了,這樣的猜疑是否有依據?

  樂:你剛才提到的美國情報部門,眾所周知他們的情報已多次給世界造成災難。當年他們説伊拉克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到現在也沒有找到。

  中方公布數據公開、透明、坦誠、真實,始終本著對歷史負責、對人民負責、對逝者負責的原則,經得起檢驗。我們沒必要去隱瞞,這些數據的背後是實實在在的人,是無論如何也隱瞞不了的。相反,有的國家把新冠肺炎説成是流感,這才是隱瞞。當前,中國正在全面實現復工復産,武漢已經解封,假如數字不實,我們敢這樣做嗎?我們對數據進行修訂,正是體現了負責任的態度,這也是國際通常做法。據我所知,紐約前不久也進行了數據修訂。質疑中國的確診和死亡病例數,是對14億中國人民,特別是數百萬醫護人員的極大不尊重!這些數字恰恰説明我們應對得當,反映的是“中國經驗”,而不是“中國隱瞞”。

  馬:那麼美國人民是否能對中國公布的數據100%有信心?

  樂:完全可以。

  馬:現在關于病毒的起源有一些猜測,也有各種各樣的論調,中國是否允許獨立的國際調查組到中國實地考察,研究病毒的來源?

  樂:有人説,人類千百年來,一直在同病毒作鬥爭,但從未真正戰勝過病毒。病毒是很狡猾的。病毒源頭是個嚴肅而復雜的科學問題,需要由科學家和醫學專家去研究。但現在有個奇怪的現象,有些政客是搞經濟的或是搞情報出身的,但談起病毒溯源問題卻繪聲繪色。明明真正的專家們都不認同新冠病毒源自實驗室,但有些政客卻一口咬定,還振振有詞地説病毒來自武漢的實驗室,這不是很可笑嗎?世界頂級醫學雜志《柳葉刀》上刊登權威專家的聯合聲明,指出新冠病毒來源于大自然,而非人工合成。我們要相信專家,而不是政客。我們應該尊重科學,而不是去搞陰謀論。

  關于國際調查,我們是坦誠、開放的,支持科學家之間開展科研交流,包括總結經驗教訓。我們反對的是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把中國放在被告席上,事先推定有罪,然後通過所謂國際調查來尋找證據。這種有罪推定式的國際調查我們堅決反對。剛才我提到,世衛組織專家組已第一時間到武漢考察。武漢病毒研究所也是開放的,自成立以來已接待過包括美國在內的各國科學家。日前,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還接受了外國媒體採訪,他説武漢病毒研究所既沒有意願也沒有能力制造病毒。

  馬:請問中方有沒有可能同意開展以科學為依據的調查,回應外界對中國透明度的關切,而且這樣的調查,是不是也能幫助其他國家更有效地應對疫情?

  樂:開展國際調查要有依據。為什麼這個調查只針對中國?有什麼證據表明中國存在問題?為什麼不去其他國家開展調查?如果要反思,從科學角度看,有的國家出現那麼多確診病例、死亡病例和擴散病例,這其中難道沒有問題嗎?我們反對把國際調查政治化、對中國搞污名化。

  馬:我們聽到有媒體報道説,病毒起源可能跟美國軍方有關。這種説法在中國的社交媒體,包括中國官方的社交媒體賬戶上廣為流傳。請問這是中國官方觀點嗎?

  樂:在中國,不管是官方、民眾還是個人,都對美國一些政客借疫情肆意詆毀中國感到憤怒,可以説義憤填膺。他們有權利通過各種方式表達自己的義憤,提出質疑和反駁。中國的企業家、海關人員、外交人員等每天辛辛苦苦、加班加點設法為美方抗疫生産和籌措醫療物資。而我們聽到的、看到的卻是美國一些高官政客對中國的謾罵和詆毀。你們想想,我們中國人是什麼感受?更有甚者,美國共和黨的內部競選指南裏,竟然提示候選人在被問及疫情問題時直接攻擊中國。這種政治操弄已經到了赤裸裸、無底線的地步。對此中國人心裏沒法接受,當然要表達憤怒。

  馬:如果這樣的話,兩國是不是在爭先恐後進行一場傳播虛假信息的戰爭?因為美方説了這些關于中國的不實信息,所以中國也要將這些信息再回擊回去?中國官方是否允許媒體以及中國使領館的網站去傳播或者擴散這樣的信息?

  樂:你覺得應該對有關假消息搞國際調查嗎?中方的立場很清楚。因為病毒很狡猾,應該由科學家和醫學專家去解開這個謎,而不是由政客來做。

  馬:您剛才提到曾在美國工作過一段時間,請問您如何看待美國處理新冠肺炎疫情的方式?

  樂:美國國內的事我這兒就不説了,説了有“幹涉內政” 之嫌。但既然你問我,我想給美國政府提一個建議,就是今後美國一定要找準,誰是真正的敵人。2017年底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將中國定義為“戰略競爭者”,有些人據此將中國視為敵人,並拉開架勢要全政府、全方位對付中國。但現在發現,真正對美國構成威脅、迄今已奪走56000多美國人性命的是病毒,不是中國。中國是美國抗擊疫情的戰友和夥伴。如果美國在2017年將病毒等非傳統安全挑戰作為主要敵人來應對,那美國和世界可能就不會是今天這個樣子。

  我想起毛澤東主席的一句話: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是革命的首要問題。我希望美國今後要找準真正的敵人,不要再錯把戰友當對手。

  馬:現在很多美國人,不僅僅是美國政客,都在思考中國是否應該在一定程度上為病毒擴散成全球大流行病負一定的責任?

  樂:我首先要糾正一下,中國沒有造成疫情,疫情是天災,中國也是病毒的受害者,而不是病毒的同謀。中國是國際抗疫合作的貢獻者、合作者。病毒神出鬼沒,可能出現在任何地方。向中國追責、賠償純粹是荒唐的政治鬧劇。首先于法無據。國際上沒有哪條法律支持向首先報告疫情的國家追責,歷史上也沒有這樣的先例。其次于理不通。中國遭到疫情第一波衝擊,付出巨大代價和犧牲遏制疫情,為全球抗疫贏得了時間,積累了寶貴經驗,作出了巨大貢獻,應該得到公正對待而不是責難。既然要中國賠償既不合理也不合法,那同不法之徒敲詐勒索有什麼區別?要中國賠償無非是想把自身抗疫不力的責任轉嫁到中國身上,這種“甩鍋”把戲不得人心,也不可能得逞。

  馬:當前,尤其是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美國對華看法日趨負面。特朗普總統在競選時,似乎越來越多地在責難中國。在此背景下,您如何看待美中關係前景?

  樂:美國國內的確有一些對華負面論調。與此同時,很多有識之士都在呼吁中美要加強合作,反對“脫鉤”和“新冷戰”。我們始終認為不能用一次選舉來定義和處理如此重要的一組大國關係,更不應為了大選“甩鍋”中國,破壞兩國合作,造成兩國人民對立。這樣做極其短視,也不負責任。中美之間矛盾分歧再大,也大不過兩國人民的福祉和對美好未來的追求。中美完全可以開展合作。美國提出“讓美國再次偉大”,中國要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這兩個歷史進程完全可以並行不悖,中美完全可以相互成就,實現共同“偉大”。我們要有這個智慧和信心。千萬不要被極端勢力帶偏方向,帶錯節奏,葬送兩國人民的前途命運。

  對于下一步中美關係發展,我認為,雙方首先要落實兩國元首達成的共識,共同推進以協調、合作、穩定為基調的中美關係。具體來講要做到“三要”、“三不要”。即一要保持兩國領導人經常溝通和兩國有關部門的對話和協調;二要深化雙方各領域務實合作;三要加強兩國在多邊領域的國際抗疫合作。“三不要”就是不要對中國搞污名化、把疫情政治化;不要人為破壞、幹擾兩國合作大局;不要借疫情搞零和競爭。

  馬:特朗普總統宣布暫停對世界衛生組織的資金支持,這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世衛組織和中國走得近,中方對此有何回應?

  樂:世衛組織很好地履行了自身職責,表現得很專業、務實、高效。它不以任何一個國家為中心,而是以人類的健康和生命為中心,得到國際社會廣泛好評和讚賞。除了美國,我沒聽説有哪個國家的領導人、或是哪個國際組織對世衛組織有什麼不滿。美國暫停向世衛組織供資是不理智的。在當前抗疫戰爭的關鍵時刻,美國應該集中力量抗疫,而不是將炮火對準世衛組織這樣一個協調國際抗疫鬥爭的機構。美國政府這麼做,實際上是站到了全世界的對立面,而且還會對世衛組織協調全球抗疫行動、挽救生命的努力,特別是對非洲等發展中國家抗疫鬥爭造成嚴重幹擾和破壞。我不知道美方遵循的是什麼邏輯。

  馬:在疫情全球蔓延的背景下,中方對于過去幾個月本國抗疫努力是否感到滿意?

  樂:過去幾個月,中國經歷了非常困難的階段。我們成功遏制住了疫情,積累了不少經驗:一是以人為本、生命至上。為了挽救生命,我們不計成本、不惜代價,甚至也沒太多考慮經濟損失。人都沒了,錢還有什麼用?我們始終將挽救生命放在第一位。在武漢,我們甚至挽救了10多位百歲以上的老人。

  二是守望相助,一方有難,八方支援。武漢是這次疫情的“震中”,全國各地匯集了4萬多醫護人員馳援武漢,我的家鄉江蘇省就去了2800多名醫護人員。武漢一家醫院有位名叫甘如意的護士。她春節期間回到300公裏以外的老家探親。當得知武漢“封城”需要醫護人員的時候,她義無反顧趕到武漢參加戰鬥。因為當時已沒有交通,這個20多歲的女孩,騎著自行車加步行,4天3夜走了300多公裏。這個故事讓我感動至今。

  三是積極開展國際合作,我們向世界馳援,同時也得到了國際援助。中國給世界提供了各類天文數字的防護物資,其中口罩就有200多億只,防護服、護目鏡等也有幾十億個。

  從這次疫情防控中我們也學到了很多經驗。在醫療方面,我們採取“四早四集中”、中西醫結合、聯防聯控等舉措,有效控制了疫情,挽救了生命,治愈率達到93.5%。現在我們開始復工復産,應該説得益于這些有效的舉措。

  當然,這次疫情也暴露了我們的一些短板。比如,面對這場前所未有的疫情,我們的醫療專家和物資的戰略儲備不足、基層防治機構基礎設施建設滯後、部分重大疾病治療藥物自主研發能力薄弱、公共衛生教育的普及以及人們防控的意識還不夠強等等。所以,我們要不斷改進工作,不斷完善重大疫情防控體制機制,健全國家公共衛生應急管理體係。

  人類就是在同各種疾病災難的抗爭中成長發展起來的。天花、黑死病、埃博拉、H1N1流感等等,每一場重大流行病都給人類留下寶貴經驗和教訓。

  馬:國際上有批評聲音説,中國一開始應對疫情時反應慢了,特別是對“吹哨人”噤聲,並在他們發聲後中方反應也不夠及時。請問中方如何讓國際社會相信已從疫情應對中汲取了教訓?

  樂:我覺得比起有些國家,中國的反應是相當迅速的了,尤其考慮到我們是第一波遭到疫情衝擊。我可以舉個例子, 1月23日武漢“封城”的時候,美國只有一個病例。3月13 日美國宣布進入國家緊急狀態時,確診病例達到1600多例。世衛組織中有很多美國專家,美國政府完全了解疫情情況。但這期間相隔整整50多天,這能怪中國反應慢嗎?時間都去哪裏了?

  馬:最後一個話題,關于朝鮮勞動黨委員長金正恩的健康問題。現在媒體就此有一些報道,考慮到中國和朝鮮關係非常密切,請問您對此有何回應?

  樂:我沒有任何消息可以提供。我不知道你説的這些所謂消息源自哪裏。我認為,媒體在涉及一國最高領導人的報道方面,還是要慎重、嚴肅。

+1
【糾錯】 責任編輯: 謝艷 張若晨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勤勞脫貧的雙手
勤勞脫貧的雙手
春暖雪域 色林錯“解凍”
春暖雪域 色林錯“解凍”
杏花盛開
杏花盛開
深夜勞動者
深夜勞動者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0521210598838